风味 第445章 葱爆肉(求月票)

小说:风味 作者:爱喝陈醋 更新时间:2022-06-12 00:59: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最终这些人也没有进去,毕竟里面现在正在比武大会,就算他再疼痛难忍也不敢强闯进去。

  更何况朴正秀先前明显的能够从里面那些人的目光中看出他们对自己的敌意,包括一向被人赞颂公平严明的樊仲秋也对他们没有什么好印象,所以此刻在自己势弱之时强闯进去实非明智之举。

  四下张望,他们看到不远处有一个酒楼,这让他不禁眼前一亮,当场拔腿就朝着那边冲去,也顾不得自己的那些弟子们。

  因为他看那酒楼的规模好像并不大,通常这样规模不太大的酒楼里面的坑位也十分有限。

  那些弟子们在看到师父拔腿就朝着一个酒楼冲去,纷纷眼前一亮,强忍着腹痛也紧随其后。

  可是跑着跑着,他们又感觉肚子里实在是难受的不行,如果继续剧烈运动的话,很有可能会后方失守,从而导致全线溃败。

  因此很快场景又变成了七八个人在后面面露菜色,痛苦的捂着肚子,然后努力的朝着酒楼的方向而去。

  可又是这样走着走着,后方有一些弟子忽然想到了酒楼里的坑位有限,如果落在后面的话,很有可能就会占不到茅坑,那样一来岂不是就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了?

  因此心中一狠打算快跑两步先行到达,但是收获和风险的比例是成正比的,想要获得的越多风险也就越大,这个第一个想通的弟子发足狂奔,可当他刚刚到达酒楼门口,忽然一阵快意袭来……

  在后世有人研究出了一种羊群效应,就是一個人如果在做什么非常有渲染力的事情的时候,其他人也都会不由自主的跟从着对方做出同样的事情,或者是说出同样的话来。

  而现在也是如此……

  只有朴正秀作为师父忍耐力要比那些弟子们强……

  ……

  话分两头,在没有了朴正秀带领的跆拳道馆之后,今日下午的比试便只剩下了津武门、龙虎门、形意门还有八极门这四家。

  这次先上场的是龙虎门,只不过这次他们最先派上去的并不是罗盛,而是另一名弟子,这名弟子原本在龙虎门的时候是大师兄,但后来罗盛来了之后,他便退居二线了。

  虽然退的心不甘情不愿,但谁让龙虎门一向以实力为尊呢?

  虽然罗盛在津武门里只能做二师兄,但是来到龙虎门之后,他的实力便是龙虎门的弟子中实力最强的,所以自然要做大师兄。

  再加上罗盛本人也十分要强,虽然因为背叛师门的事情导致口碑一落千丈,可在武学上他还是相当自律的。

  每天都会练习到最后一个才离开演武场,而到了早上所有人起来准备去进行晨练的时候,罗盛已经挥汗如雨了。

  而渐渐的,他们的对罗盛的印象也开始发生了转变,不管外面传的如何,罗盛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刻苦勤奋修炼的大师兄,于是开始纷纷在私下里猜测会不会是津武门那边出了什么事情,比如对罗盛进行打压什么的,才导致罗盛叛出师门?

  也有人去问过,但罗盛一直都没有说。

  而那个去问的人便是原本龙虎门的大师兄,现在龙虎门的二师兄石浩。

  同样的他也没有得到答案。

  但心态却和其他弟子一样,从一开始的不屑质疑转变为敬佩。

  今天到了下午他第一个上场也是为了后面的罗盛节约体力,毕竟他们真正的对手并不是面前的形意门,而是津武门。

  当初在津武门当中纵使是罗盛这样的天赋绝伦之辈,也只能排在第二,这便足以说明唐德春的实力如何了。

  再加上钱虎虽然有些其貌不扬,可实际上还是相当能打的,以及沈三的儿子沈文,虽然年纪还小,在头脑方面也比较容易冲动,可似乎继承了沈三的武学天赋,年纪轻轻的便也已经开始崭露头角。

  所以石浩不能让形意门过多的消耗罗盛的体力。

  石浩上场之后直接不留余力的开始发动强烈猛攻,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之后,击溃了对方三人。

  到底是形意门没落了,在石浩击溃的三人当中有一人正是形意门这一代的大师兄还有老三和老四。

  再剩下的就只有老二和老五。

  他们两个别说是单打独斗的和罗盛比了,就算是加起来也不是罗盛的对手。

  所以罗盛最后轻而易举的将他们击败。

  而津武门这边也采取了同样的战术,只不过是由沈文来打头阵。

  对上了八极门的三弟子,只是大家都是三弟子,可沈文还是要厉害一些的。

  战胜对方的三弟子之后便又是二弟子上场,到了二弟子,沈文明显感觉对方就难对付的多了。

  于是他开始在心里盘算着八极拳属于短打拳法动作,虽然没有什么华丽的招式,但在简单的行动之下,发力相当迅猛。

  打法也是硬打硬,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对方以寸劲击打弱点之处。

  而且攻击方式也多种多样,挨、帮、靠、挤、崩、撼等等……

  只是最后沈文还是战胜了对方。

  但经此一战之后他也没什么余力了,只得在对方的大师兄上场之后举手投降。

  八极门采用的是三二一五四的顺序,沈文下场之后换上来钱虎直接对上了对方的大师兄。

  钱虎的打法也是大开大合,拳拳到肉,而且打起来似乎整个人都感受不到痛觉似的,十分狂暴,而对方的大师兄在八极拳的领悟上虽然也不弱,但不管是身体素质还是对于武术的理解都不如钱虎。

  以至于二人就在这样硬碰硬的战斗中,钱虎不断的前进,而对方则是不断的后退。

  “是你认输还是我把你打下去?”在将对方逼到擂台边上的时候,钱虎忽然停下了动作询问道。

  “我认输!”对方干净利落的举起手来,因为他再打下去迟早也是输,而且钱虎刚才那么问其实已经算是给他一点体面了,而且在先前比武的过程中,他还是能够感觉到钱虎的游刃有余,这就说明现在钱虎所展现出来的并不是真正的实力!

  而后面的二人钱虎也是轻松拿下,至此津武门和龙虎门便已经确认了跻身前两名。

  只不过他们的这一场胜负之争还要等到明天。

  接下来比赛的便是后五门开始争夺名次了,只不过由于螳螂拳的掌门吃了那些高丽人的饭之后吃坏了肚子,此刻正在茅厕里面蹲着呢,所以他们集体弃权。

  掌门都不在那还打个毛,他们每年也就是能靠掌门上上分,虽然打不过前面的门派,但是打一打后面的门派还是没问题的。

  而在后续的比试中,也还是有一些可圈可点的门派的,比如咏春拳馆。

  他们的实力一直都很强,在上午的时候只不过是由于一些人员安排上的失误导致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被分在了后面,否则的话他们的综合实力也是可以和龙虎门还有津武门硬碰硬的。

  只是虽然被分到了下五门,但咏春拳馆的人并不甘心,因为每年的比武大会都有一些特殊的规则,那就是排在第六名的武馆可以继续向上发起挑战。

  如果能够战胜第五名,那他们就会成为第五名,而在成为第五名之后,他们依旧可以继续向上挑战。

  就这样一直到失败为止。

  这也是为了杜绝实力强劲的武馆因为某些原因没有排到前面去。

  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机会,毕竟就算是在第一回合失利,如果能在后续之中拿到第六的话,便还有机会重回前五名。

  至于前几年的津武门没有这样做,是因为当时的津武门纯属是在摆烂了。

  掌门直接不参加比武,他们五名弟子就算是都赢了,那也不过只能是平分而已。

  所以自然没有那个必要。

  而下午螳螂门直接弃权,咏春拳馆卯足了劲想要弥补先前的缺憾。

  于是随着敲锣的声音,一场场比武再次打响。

  陈年和孙福全在后厨里光是听着这外面传来的阵阵呼唤叫好的声音都感觉肯定热闹的不行。

  如果可以的话,陈年太想去外面看看了。

  之前只能在电视台上面看这种比武,可这些比武一旦上了电视多多少少是会有演戏的成分的,而且那些比武大多都是现代格斗,肯定没有这个时期各个门派之间的比武一样百花齐放。

  所以没有办法看到外面的陈年只能在屋子里想着如果把马大师拿到这个时代来,还能不能大放异彩?

  毕竟那闪电松果五连鞭可是绝对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复制的存在!

  可能就连马大师自己也无法复刻这一招!

  讲究的就是一个变化,所谓过手过心不过脑,正是如此。

  而且除了马大师之外,还有气功闫大师一手隔山打牛,那叫一个摧枯拉朽,结合了力学原理,将力的传递作用展现的那叫一个淋漓尽致!

  来到这个时代,大概也能开宗立派成为一代宗师吧。

  就在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陈年不知怎么的又想到了先前和孙师傅下棋的场面,他当时完全没有想到孙师傅的棋艺居然那么高超!

  这水平放到现在,那应该都能去当职业选手了。

  这让他不禁有些好奇:“师父,你下棋怎么这么厉害呀?”

  “厉害?我感觉也就是一般,马马虎虎。”孙福全在说这话的时候十分平静,而陈年则是看得出来孙师傅好像确实是这么想的,他确实觉得自己的棋艺好像就是马马虎虎。

  因为孙师傅如果想要装逼的话,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可就算如此,陈年还是觉得师父有点凡尔赛了。

  “师父,您是从嘛时候开始下棋的?”陈年不禁又问。

  “下棋啊,大概是从三十多岁的时候吧,以前我也不识字,只是跟着师父学菜,后来发现不认识字很吃亏,所以才开始学,可那会儿又没有什么学习的地方,只能是从路边的老头那儿看。

  一般他们在走子的时候都会喊一下,所以我就经常去看,渐渐的他们又会说一些飞象支炮上士下马之类的,我就渐渐的跟着他们在那边记下来,回去之后又找人问他们这些字怎么写。

  就这样渐渐的也就学会写字了,但也觉得下棋挺有意思,一开始就是和那些老头下,总输,天天输,但到了后来偶尔也能赢上一两把。

  又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我赢的次数明显就变多了,再到后来那些老头已经下不过我了,每次我过去他们都不让我坐,只能站着看。

  所以后来我又换了个老头团,接着跟他们下棋,我下棋就是这么练会的。”

  陈年一听,心想好家伙自己在学下象棋的时候那是在新手村,对手都是自己的初中同学,大家起步其实也都差不多。

  而师父一开始就是地狱难度了啊,街上的那些老头都是下了一辈子的棋的,能跟着他们开始下棋,开始练这起步就比自己高太多了。

  但孙师傅说完之后又不禁看向了陈年:“不过你也不错,现在要是把你丢到那些老头堆里,他们也下不过你。”

  孙师傅一生阅人无数,下过的棋大概也仅仅次于他做过的饭菜那么多。

  所以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陈年棋艺其实已经很强了,而且又是在这个年纪。

  如果自己在和陈年下个一年两年的,说不定对方就能够超过自己。

  这不是高看了陈年,而是年轻人的学习天赋就是这么强。

  如果再给对方头上加一个天才头衔的话,那对方的进步就更快了。

  而陈年在被夸奖了之后,也不禁感到有些开心,毕竟师傅都拿自己和那些街边老头比了,这无疑是对自己的一种认可。

  “你那边红烧肉准备的咋样了?”忽然,孙师傅问道。

  “差不多了,等一会儿锅熬开之后我再加点黄酒,然后就能大火收汁。”陈年回答道。

  “那行,你帮我再去切点葱,大葱斜切成葱丝,但不要太细了。”孙师傅说到。

  陈年听后,点了点头,当即放下手中的筷子拿过一根已经洗好的葱便,开始在面板上笃笃笃地切了起来。

  就这样没过十分钟,陈年就把从变成了葱丝。

  而一根大葱全部切成葱丝也相当不少了。

  陈年看着孙师傅现在好像是在做葱爆肉,先前已经抓好了葱姜水对肉进行腌制,现在大概是要开始炒了。

  经过葱姜水少许盐适量淀粉腌制出来的肉外表看起来光滑无比,虽然整体的状态看起来有些黏糊,可这不过是在加了淀粉之后的正常状态而已。

  孙师傅又往肉盆中倒入了一些油,然后继续用手进行抓拌。

  “用淀粉上浆了之后最好再倒点油封住,这样下锅之后就不容易散开,不过你记住在炒这菜的时候千万不能火候过头,要不然肉柴葱糊满嘴苦味。”孙师傅一边做菜一边讲解道。

  而陈年则是点了点头。

  之所以用调料进行腌制然后再加入淀粉,是因为想让肉片再在出来的时候滑嫩一些。

  要是在时间上过了火候,虽然外表滑,可吃起来却不嫩了。

  会发硬发干。

  “还有啊,葱爆肉其实吃的就是那股葱香味儿,所以葱得多放点,有的人不爱吃葱,每次吃这菜的时候就挑着肉吃,但是因为葱的大部分味道其实都进入了肉里,所以不吃也没事儿。”

  “师父,我还是很喜欢吃葱爆肉里面的葱的。”陈年说道,“被炒过的葱软软的,吃起来也不辣,反而带着浓浓的酱香,我个人感觉葱爆肉不光是肉下饭,就连葱也很下饭。”陈年听到孙师傅说的话之后也不禁说到。

  而孙师傅则是点了点头:“我也爱吃,但我平时是不吃葱的,也就是葱爆肉里的葱我能吃。”

  就这样陈年和孙福全不带地在厨房里一边忙碌着一边聊着天,同时,这对师徒也更加了解对方。

  人在忙碌的时候时间过得非常快,很快就到了饭点。

  厨房的门打开,但这时陈年看到外面的比武依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现在是哪个门派和哪个门派在比陈年也看不出来,只能看出台上这二人比相当激烈。

  果然这种比武看起来要比电视上的更加精彩啊!

  现在场上的两名选手一个人用的是拳,还有一个人主练的是腿。

  大家的攻击方式各不一样。

  拳法沉重,腿法凌厉。

  同时这二人身形又相当的敏捷,不断的见招拆招,你来我往。

  可眼下陈年也不知道他们比到什么程度了,转头看了看得到了孙师傅允许的目光之后,陈年便小跑进了比武场中的角落,然后又来到了津武门众人的身边。

  “各位,现在比到哪里了,咱们什么时候开饭?”

  “现在是最后一场了,大概再过一会儿就能打完。”唐德春说道。

  “好,那我能不能在这边看会儿?以前我从来没看到过这种比武。”陈年好奇的问道。

  只不过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身体却早已站定在那里,目不转睛的看着擂台之上,“关于唐德春先所说过的那些,陈年就只听清楚再过一会儿和最后一场几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