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洛薇掉头离开这病房,向后挥挥手,“那就麻烦你了啊,趁警方过来之前我最后去跟乔蕾谈一谈!”

  病床上的费桑目瞪口呆,本来看到眼前这个比媒体照片上还要惊艳漂亮,仿佛凡人无法触及的乔洛薇,他就只顾在一边看了!

  而听到这乔洛薇后面的腹黑,又着实令他惊得说不出话来,能被乔蕾偷掉设计作品夺走继承位,他还以为这首富夫人是个傻白甜!!

  果然他们乔家就没有傻白甜!!!

  乔译听到洛薇的话,缓缓回头向费桑看过来——这个唯一知道他安装了窃听器的外人!

  “我什么也不知道!”费桑马上表示,“你跟你那个首富夫人表妹在说什么?我这两天耳鸣,什么也听不清......”

  洛薇来到乔蕾病房门口时,护士正从里面出来。

  “她腿怎样?”洛薇问护士,免得怎会警察过来时乔蕾又说腿伤在身。

  “恢复还可以,不过石膏还没拆。”护士说。

  “那影响警方带走审讯么?”洛薇看着这病房开着的门问。

  “只要不移动腿就没事。”护士答。

  “好,知道了。”洛薇说,在护士走后,走进这病房。

  病房里的乔蕾已经听到了洛薇在外面问护士的话,此时看洛薇进来,她绷得像僵白的石灰。

  “乔洛薇你就这么想让警方抓走我么?但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犯了罪,那个佣人已经承认了是她让人撞了奶奶。”乔蕾冷道。

  洛薇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看护,“出去。”

  这是乔大老爷家里请来照顾乔蕾的看护,因为考虑到乔蕾行走不便。

  而且乔大夫人怕她整天呆在病床上闷坏了,还准备了一把轮椅,可以让她到走廊走走,而现在乔蕾正坐在轮椅上。

  看护不知是明白洛薇是乔家的继承人还是震于她的威慑,看了看乔蕾,顾忌地出去了。

  乔蕾看着看护出去了气恼道,“你听谁的?我有让你走么?!”

  “把门带上。”洛薇又加了句。

  看护把门带上了。

  乔蕾脸色难看地冷盯着洛薇,“乔洛薇你什么意思?!”

  “我只想告诉你,你在乔家受宠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洛薇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以往你多风光,有多自我为中心,现在就要尝受你不知感恩的代价!”

  乔蕾冷冷地哼了哼,“所以从我身上夺走那些东西,乔洛薇你现在很得意是么?”

  “看来你还是没认清现实,你所说的我从你身上夺走的东西,原本就不属于你。”洛薇盯着乔蕾依然带着清高的脸,“你一个抱错到乔家的人,还想要继承乔家?这不是笑话么?就算我没有回到乔家,只要你的身世问题一旦曝露,乔家的继承人也不可能再继续由你来当!”

  哪怕由她三个表哥共同掌管乔家,也不可能让她乔蕾来当!

  “所以不就是因为你乔洛薇,我才会落得现在这步田地的么?!”乔蕾眼睛突然发红了,死死地恨恨地盯着面前变得比四年前更惊艳的洛薇,她突然控制不住地吼叫起来:

  “若不是你回了乔家,我现在还是乔家的继承人,奶奶会疼我,整个乔家都得让着我!我依然是那个京都最有名的名媛!让人羡慕的乔家继承人!!”

  洛薇眯眼睛,“你明知道你不是乔家的血脉,现在还认为该让你继承乔家?”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