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我继承又怎么了?”乔蕾又眼眶发红地笑起来,“我国外名校毕业,又从小继承了奶奶的衣钵,整个乔家除了奶奶以外我的乔绣手艺最高,我这么优秀聪明乔家有我这个继承人不是更好么?”

  “所以说你是自私到极至的人。”洛薇回应她这话,“你只顾你自己的得失,你完全没有为乔家着想过,你还好意思说你来继承乔家?”

  “你要说起你的乔绣手艺,我不否认,毕竟我外婆打你从小就教你,还叫来乔绣公司最好的绣娘当你的老师。”洛薇又笑说,“如果在这样的重点栽哉下,你都毫无所长,那才奇怪了!”

  “但我现在的乔绣你也知道是什么水平吧?别忘了,我才学了多久。”

  听着洛薇的最后一句话,乔蕾眼睛更红了,手指甲紧扣地发白!

  有时候人最恨最羡慕不来的,就是你花几年十年乃至从小学的技艺,但有天赋的人却用是短的时间赶上了你!

  洛薇看着乔蕾恨得发红的眼睛,又说,“不好意思,我这人最大的特长,其实就是学东西快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强。”

  所以不只是时装设计,建筑设计,她去学别的估计也能学出一定的成绩来!

  “这大概......是天意吧!”洛薇想了想,叹说道,“我成长坎坷,明明是名门血脉,但却儿时走丢在洛家当了那么多年的养女,受尽了委屈,好不容易走了点运嫁了个有权有势的男人吧,但却总是受你们这些人的迫害。”

  想到自己和傅沉渊,洛薇又笑了笑,“我与傅沉渊这么多年,聚少离多,都是因为你们这些自私自利的小人,所以上帝就给我开了另一扇天窗,让我有你们艳羡不来的才能。”

  “而且让我在巴塞罗那认识外婆,又阴差阳错回到乔家,我看也是天意!”洛薇往椅子上靠着,平静地微笑着对乔蕾说,“因为我若是不回到乔家,乔家岂不是要落到你这个外人手中了是么?!”

  有些事,仔细回想,走得再坎坷也是有失有得,冥冥中自有注定!

  哪怕绕了弯路,最后也回到了她该回到的地方!

  “乔洛薇你这话说得,好像我没若没有乔家就什么都不是一样!”乔蕾又清清冷冷地提醒洛薇,“你别忘了我的亲生父亲可是高.官,就算当年没有抱走,我乔蕾现在也是高.官之女!!”

  “所以你现在就是咎由自取,明明拿了张最好的人生牌,却在你的贪婪自私下打得稀烂!”洛薇美眸更是冰冷,“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让人去撞我外婆,哪怕你当不了乔家的继承人哪怕被逐出了乔家,你的亲生父母也会认你,你回到那缪家也依然是你所说的高.官之女!”

  乔蕾听着洛薇的话,越来越难受,越来越不甘,“对,原本是这样,可我不甘心!我在乔家这么多年被当作继承人培养长大,凭什么你乔洛薇一出现我就得让步?凭什么别人就要给你让步?!”

  “你不甘又怎样,你再不甘心不属于你的东西也不会属于你,还有我提醒你这不是你让不让步的事!”洛薇不客气地告诉她,“这些年你在乔家受尽荣华富贵,你已经赚了,却还不知感恩想害死我外婆,所以你现在的下场就是活该!!”

  “哈哈哈!”乔蕾又突然笑起来,“但奶奶现在没死吧?那你凭什么就来指责我?再说了让人撞奶奶的人又不是我......”

  “不好意思,你的好日子到头了,那个佣人已经招供了。”洛薇说。

  乔蕾脸色一变,突然又僵笑起来,“你是想套我话么?”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