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芝芝一听到洛薇的声音从那里传了出来,马上小嘴一扁,眼泪盈眶地就要跑过去,“我不要,我要妈咪!”

  一双大手将她抱了起来,她小腿蹬着。

  傅沉渊将乔芝芝给了尤曼,“把芝芝和霄儿先下去!”

  “去对面那栋楼把人找出来!!”傅沉渊又双眸阴鸷地交待身后的保镖。

  “是!”

  除了保罗和佐伊以外,其他的人都冲去电梯那边准备去对面那栋楼了。

  警察见医生把乔蕾推去抢救了,其中一个警察打电话给他们局里,“医院这边出事了,有人袭击了嫌疑人,马上调派人手过来!”

  傅沉渊拧着眉,浑身散着着可怕慑人的气压,眼前没有人敢再冲去那病房门口,所有人都站在两边的走廊上!

  病房里洛薇正想着怎么出去时,突然她眼眸放大,看着对面墙上的电视。

  电视屏幕映出了她的位置!

  洛薇身体迅速往旁边床上一扑,与此同时,一颗特制子弹打在那电视的金属边框上而后向洛薇的方向弹射过来!

  “啊!!”

  洛薇震惊地叫了声。

  这弹射的方向算得很准!

  若不是她受过对子弹的感应就中弹了!

  尤曼两手抱着乔圣霄和乔芝芝离开时,乔圣霄看着后面,傅沉渊冲进了他妈咪在的那间病房。

  洛薇刚躲开一颗弹过来的子弹,对面电视屏幕上又映出了她扑到了床上的影子,洛薇立即又翻下床,伸出手抓起床边的椅子——

  一道身影冲了进来,抱着她往后一倒!

  咻!

  子弹擦过傅沉渊手臂打在墙壁上!!

  洛薇震惊地看着傅沉渊时,傅沉渊拨出腰间的枪对着电视‘砰砰’开了两枪,电视屏幕立即碎了!!

  整个病房终于安静了下来!!

  只剩下他们的呼吸!

  “你进来干什么?”洛薇看着他,“不是让你把我霄儿芝芝带走的吗?他们人呢?!”

  “尤曼带他们下去了。”傅沉渊右手依然握着那只漆黑的枪,双眸锐利得如暗夜里的聿。

  而他左手还在洛薇腰上,仿佛随时将她护在他的羽翼下。

  洛薇反应了一下,将腰间他的手扒开,“那你也不必进来,万一我出事,圣霄和芝芝也还有父亲!”

  傅沉渊神色定住,脸色突然黑得吓人地往洛薇盯过来,眼神令人胆战!

  洛薇将手中那把准备用来砸电视的椅子一扔,“再则我也不会死,只是没必要两个人在这里冒险。”

  话落她下颌猛地被捏住,抬起!

  对上傅沉渊那双骇人的墨眸!

  “你再跟我提死试试看?”他冰冷的声音阴沉吓人,咬紧着牙,“别怪我不客气!”

  洛薇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刺激了他,让他突然这么反常地暴戾,洛薇推搡开他铁钳似的手,“别跟我发狠,你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靠!”

  她身体猛地被他压在了身后的病床上!

  傅沉渊高大的身躯在上方笼罩着她,遮天蔽日地挡住了灯光,黑暗可怕的眸锁着她,“我若对你不客气,早把你办了!”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