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还开着,洛薇面红耳赤!

  这一幕若被人撞见,不得了!

  洛薇挣扎了一下被他按在脑袋两边的手腕,“放开!”

  “要我现在办了你?!”男人又生气地问。

  洛薇看了眼病房门那边,“等下外面的人进来了啊,你要现场表演给其他人看么?松手!”

  傅沉渊眼底里的怒焰这才一点点消褪,最后又暴力地捏起她下颌,咬着牙道,“以后别再跟我提什么死不死,这个地球的人灭绝了我孩子的妈也会活着,听到没!!”

  洛薇愣了一下。

  傳沉渊说完狠狠地吻了洛薇的唇一口,才松开了她,离开了床上。

  洛薇坐起来,擦了一下唇,靠,莫名其妙!

  这种时候还不忘占她偏宜!

  “这里怎么回事?”傅沉渊睨着这病房的情形又问。

  “我手中有一个乔蕾昨晚打电话的录音,其中一个她是打给露易丝的。”洛薇说。

  傅沉眉头看着下压,形成深深的褶皱。

  “乔家那个佣人招供了,是乔蕾她让人撞我外婆的,我准备在警方带走她之前跟她问问录音里的事。”洛薇又说,“接着我就感受到了窗外的危机感,乔蕾跑出去时就被打中了,开枪的人目标是我跟乔蕾两个人。”

  一开始她以为是有人要杀乔蕾灭口,但看到后面那利用子弹反射的力道时,她就明白了,对方的目标包括她!

  “傅总,您和夫人怎么样?!”外面保罗大声问。

  “没事!”傅沉渊提高音量。

  “我们的人很快会到对面那座大楼了,你们先不要出来!”外面保罗又说,因为开枪的人可能还瞄准着这边,出去还会有危险。

  洛薇看着傅沉渊手中的枪,想着自己平时也还是配把枪比较方便时,傅沉渊看着刚才打在那电视边框上的子弹痕迹,“是职业杀手。”

  “当然是,一般匪徒哪有这么准的枪法,连反射弧都能计算!”洛薇国外维和的时间里见过各种枪手,但都没有这种枪法,“我听说一个叫‘响尾蛇’的杀手,对方就有这个本事。”

  “不是他。”傅沉渊说。

  ‘响尾蛇’已经金盆洗手了,不可能再接活,更不可能接杀他妻子的活!

  洛薇马上说,“你怎么知道不是,我听说‘和平联盟’军的战友说......”

  “是他的话,不可能连开几枪。”傅沉渊笃定道,“会一击毙命!”

  洛薇想了一下,诺兰是说过那个‘响尾蛇’出手向来只用一枪,从不开第二枪!

  “那就奇怪了,难道有第二个这种枪法的人?”洛薇看着那电视边框上的两个子弹印子,疑惑了一会又道,“算了,这个录音你听一下吧!”

  说着她点开了手机上乔烨发来的录音。

  傅沉渊听着乔蕾对露易丝说的话,眉头锁得更紧了,洛薇笑了笑说,“你这几年任由露易丝留在z国,没有跟她算以前的账,也许就是看在她现在是你那个孩子的母亲的面上吧?但眼下看来,她跟乔蕾也有勾结,并且乔蕾电话里还说让她帮她去找那副市长夫人,以及还要让她去杀谁。”

  说到这,洛薇看着傅沉渊高大的背影,“你觉得,乔蕾让她帮忙去杀谁呢?”

  傅沉渊脸色一片阴鸷,无法形容的可怕!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