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罗曼史 0001 老子才值五十两?

小说:修仙罗曼史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2-01-14 15:29: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冬至,西域祁连山下。

  疏勒河安静地流淌,水面上飘着一层从大雪山带下来的冰碴子。

  它们迫不及待地汲取着罕见的毒辣日光,不断碰撞、碎裂成更小的、闪闪发亮的冰晶,将疏勒河点缀成一条镶满金刚碎钻的仙绦。

  黄沙蓝天格外分明,一阵又一阵生猛有劲的狂风抓起戈壁滩上的砂石肆意挥洒。

  今天有着难得的好天气。

  河滩边,三个纨绔公子装扮的壮汉手脚被缚,跪倒在地。

  越接近地面,被风刮起的砂石颗粒就越大,三人露出的脸和手都被乱飞的石子擦破了皮。

  另有四人身着短衣棉袄以半月型站位将他们仨围住,其中一个身着红花绿叶缎面披风,异常醒目。十余丈外一个七八岁的小儿牵着四匹瘦马和一只小马驹遛弯望风。

  一边是冰冷的河水,一边是马匪,三个壮汉无处可逃。

  “啧,就派三个来,瞧不起我?”

  等风稍作停歇,红花绿叶披风的马匪啐了口嘴里的沙子,蹬起一脚,将其中一个跪着的壮汉踹翻在地。

  说话之人叫飞鸿。

  他是祁连山斗神岭匪帮马尾堂的堂主,平日里喜欢穿得大红大绿,人送诨号祁连山一枝花。

  三十多岁模样,嘴唇脸颊干裂得起一层硬皮。

  头上顶着个西域男子流行的鸟窝髻,精心营造的蓬松感中带些放荡不羁,以掩饰日渐稀少的发量。

  飞鸿还有一双特别的眼睛。

  驼色瞳孔透着点盎然绿意,如同夏天的疏勒河。

  他取出随身携带的木瓢,从疏勒河里盛出水,作势往倒地的壮汉身上浇。

  如此寒冷的天气,迅速凝结的冰水能将衣服和皮肤冻在一起,扒衣时连皮带肉,是西域匪帮折磨人常用的手段。

  地上趴着的壮汉见状连忙哭求饶命:“堂主您祁连山一枝花威名远扬,我绝对没有看不起马尾堂众位好汉的意思。实在是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

  “再多来几个,赏金就不够、不够分了。”

  这三个憨憨原是凉州揭了官榜的赏金猎人,装成富商之子出来钓马尾堂的马匪,没想到三两下就被反擒。

  “多少银子,三个废物还不够分?”

  壮汉支支吾吾好一会,直到飞鸿一瓢冰水都贴到了后脖颈才松口。

  “五、五十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两。”

  “什么?老子祁连山一枝花才值五十两?”

  飞鸿大怒,揪起地上的壮汉,瞪大眼睛脸对脸道:“上半年我还值一百两,怎么快到年底了赏金不升反降?”

  “各位祖宗各位爷,五十两不是我们定的啊。悬赏其他几位堂主的赏金涨了,抓您,不,请您老人家的预算就少了。”

  这可激起了飞鸿的好胜心,他怒极反笑:“那你说说看,其他几个堂主值几钱银子?”

  “狮王堂堂主一百五十两、将军堂堂主三百两。我再次申明这赏金是凉州刺史定的,不关我们的事啊!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们吧!”

  另外两个赏金猎人也磕头如捣蒜。

  飞鸿失笑,那将军堂哭弥勒比老子值钱也就认了,怎么狮王堂乳臭未干的小子也能比我值钱?

  话说这祁连山斗神岭一共有四个堂口,平时负责出山抢劫的有三个——将军堂、狮王堂、马尾堂。此外还有个负责销赃、管理账目的半月堂,外人知之甚少。

  可怜那狮王堂老堂主去年跟踪天竺商队,连熬五个大夜后猝死,由后起之秀曹塬墚顶上堂主之位。

  “那狮王堂的曹塬墚凭什么比我贵?”

  “他为什么贵我不知道啊,凉州老爷那边的原话是‘马尾堂手上不见血,一年到头也抢不到什么银子,给西域民众造不成多大的生命财产损失,主要盯着大害将军堂,中害狮王堂。这小害马尾堂能抓到就抓,抓不上就算了。’”

  抓不上就算了?

  扎心!

  飞鸿在西域混迹三十多年,居然沦落成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害”。

  他吩咐手下把三个赏金猎人搜身,摸了个遍也凑不出几个铜板。也是,真要有钱谁还大冷天跑到金门关外剿匪。

  “老大,要不把三个绑了,让凉州刺史交钱赎人?”

  今年新来的林慕天二十来岁,精神头十足,但武功和仙法在马尾堂里都是倒数,甚至还不如望风的小棒槌。

  飞鸿拍了下林慕天的头:“头大脑子小!绑他们仨能要几个钱?叫低了,兄弟们够花吗?叫高了,岂不是比我还值钱?我还要不要脸?”

  林慕天没点眼力:“堂主,咱们半个月没开荤了,还是要钱吧?”

  “当然要脸!”

  哼,你个小崽子居然教我做事?

  他使了个眼色让林慕天把三个赏金猎人松绑放人,却听得远处岩丘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望风的小棒槌急吹口哨。

  三声长是有好货色可以蹲,两声短是跑路。

  但小棒槌吹的是三长两短,说不准。

  机灵的小棒槌已经把几匹马藏到岩丘后,疾步跑到跟前。

  “报告堂主,两路人马!我好像看到你之前说过的修仙门派,共三四十人,他们轻功好好呀,五六里远一会就到。近的还有一路七八个人压着十几箱的货。不知道撤不撤?”

  轻功很好,莫不是北方修仙门派接云神教?

  这可惹不起。

  但面对十几箱货,年底大单实在太过诱人。

  飞鸿心痒难搔。

  他心存侥幸,决定再确认一下:“棒槌,仔细说说他们的服饰样貌。”

  小棒槌连说带比划:“走路跟云托着一样脚几乎不沾地,飘逸。穿着素得不行的白色大道袍,大多披头发,个别的挽个小髻。总之都是中分梳到耳后,露个大脑门,乌漆嘛黑的头发紧贴着头皮,油光锃亮,跟打蜡似的,西北风都吹不乱!”

  果然没戏。

  小棒槌话音未落,接云神教的人已经翻上刚才望风的砂岩,想走已然来不及。

  众人无不赞叹修仙门派的轻功果然了得。

  速度如同快马,架势却如闲庭散步般悠然。

  三个赏金猎正要张嘴呼救,飞鸿眼疾手快一个箭步上去就给他们点了哑穴,动作一气呵成,远处看只觉得他两手将三个熟人笼络过来讲话而已。

  飞鸿又在他们仨肩颈处胡乱戳了几处穴道,凑近低声威胁道:“我已点了你们的死穴,一个时辰内如果不解开,必定气涌冲喉,七窍流血而死。他们接云神教长生法术一等一,可武功的东西不一定会解。要是不怕死就过去揭发试试。”

  三个赏金猎人肩部酸痛,还能感受到心脏噗通噗通大力跳动的声响,真当自己被点了死穴。

  他们连连摇头又点头,表示答应,飞鸿随手一拂把哑穴解开。

  接云神教领头的女子做道姑装扮,约莫四十多岁年纪,虽然不施粉黛,也难掩娇艳容颜。

  道姑翩翩而至,对着众人眼波流转,扫视一圈。

  最后她在小棒槌跟前停下脚步,神色有些兴奋。

  温声细语开口道“相逢即是缘,我手上有福报,小娃娃可要接?”

  (本章完)

  s..book442812319463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修仙罗曼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