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珠 第19章 第19章三更合一。

小说:菩珠 作者:蓬莱客 更新时间:2022-05-17 22:30: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

  第19章第19章三更合一。

  李承煜离开,正要去驿置找孙吉,谒者孙吉自己已先乘车回来了,正在西庭等他,将他匆匆请入内室,屏退众人之后,道自己今早方收到消息,得知太子昨夜就决定要推迟归京,问他为何。

  李承煜不想让人知道真实原因,含糊推脱,只说有事未竟。

  太子门下的谒者孙吉平日为人审慎。记得昨晚筵席之上,太子分明称,将与秦王等人一道启程,怎的昨夜回去之后,突然决定推迟归京,当时小王子人还好好的。

  他觉得不对,特意一大早赶了过来,向服侍太子的近侍询问太子的动向,获悉太子一早就去探望昨日为救小王子而落水的那个女子了。

  孙吉立刻又打听女子的身份,得知之后,惊出一身冷汗,此刻见到了人,当场发问,见他推脱,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殿下!若被有心之人知道殿下外出公干留情于女子,为那女子推延归京,且那女子是菩猷之的孙女,一旦发难,殿下将如何自辨?此事万万不可!”

  李承煜见瞒不过了,立刻叫他放心,说自己本就改了想法,正准备去找他重新安排行程,随皇叔以及西狄使团一道归京。

  太子平日行事不算没有章法,但有一点不好,好面子。孙吉方才也是心急,说完了话才觉自己语气有些冲撞,原本担心他会着恼,见他不但从善如流,原来也已改了主意,倒是自己虚惊了一场。

  孙吉这才松了口气,心中颇感欣慰。

  傍晚,李玄度与太子在驿置与西狄使者一道用过晚膳,叔侄策马回往都尉府。

  河西郡城虽无城内纵马的禁令,但这个时间,路人都赶着回家,街上人也不少,待靠近都尉府所在的一带,更是热闹,一行人已放慢速度改为走马,不知不觉,快到都尉府的大门之前。

  李玄度谨守君臣之礼,一路行来,马头始终落于太子之后,太子这时主动与他并驾,说自己趁着小王子休息的机会,今日已经抓紧把自己的事情全部处理完了,到时,必定和他们以及使团之人一道归京。

  “出京日子也不算短了,京都此刻想必春深正浓。说出来不怕皇叔笑话,孤实是归心似箭,恨不得翅回去才好。”

  李玄度颔首:“如此最好不过,叫小王子再休息一日,若差不多了,后日应当便可动身。”

  李承煜应好,又道:“皇叔已多年未回京都,难得这次有如此的机会,一定要多住些时日。到时若能像小时那样,孤与皇叔再次一道猎太苑,岂不快哉?”

  李玄度微笑道:“太子有心了,我亦作如此之想。”

  他闲谈之时,眼角的余光处忽然瞥见一道似曾相识的身影,目光微微一定,随即转脸望了过去。

  一个身材高大、身穿灰衣的少年人腰间别刀,站在通往都尉府的路口,双目望着前头大门的方向,似想过去,又犹豫不决。

  李玄度自然认的,这便是之前在福禄驿置和那个菩家女儿深夜相会的无赖少年,看他样子,在此停留似乎有一会儿了,十有八|九,是来找菩家女儿的。

  李玄度忍不住望了眼身旁的侄儿,他坐在马上,浑然不觉。

  自从发现菩家女儿心术不正,继这少年之后竟又搭上了侄儿李承煜,他便觉着有些难做。

  皇家长辈兄弟间的恩怨是一回事,后辈子侄的亲情,又是另一回事。

  李玄度倒从没指望他的太子侄儿到如今还能像从前那样看待自己。人是会变的,何况他们这种生在帝王家的人,包括他自己在内,如今和从前相比,也早已经面目全非。但无论如何,就他本心而,他还是本能地希望这个从小跟在自己后面的侄儿好。

  昨夜他深夜派人来说推迟归京日期,李玄度就猜到,太子必是为那菩家女儿所的缘故。

  当时他心中便在犹豫,是不是应当寻个合适的机会提醒下他。不知道也就罢了,自己分明知道,眼睁睁看着太子一头掉进相里还不自知,未免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现在见这少年竟又来找她,李玄度不禁微微恚怒。

  菩家女儿,她到底意欲何为。

  他和李承煜皆微服,无仪仗同行,但前头有几名来自东宫的护卫,其中一人纵马行在道路一侧,职责是将滞在路上的行人驱开。

  这么做的目的,一是防止挡道,二来是为了防备意外。

  河西刚经历过一场变,虽然镇压得及时没有造成太大动,但必要的警戒还是必不可少,毕竟小王子关外遇刺,便是个现成的例子。似太子这般身份,更是容不得出半分岔子。

  卫士走马到了前头那个高大少年的身后,响鞭出声驱赶,路人纷纷避开,唯那少年或是怀有心事,没有听到,竟不动,依然那样立着,卫士便挥起马鞭抽了下去,“啪”的一下,抽在少年的背上,衣裳被鞭上的小刺刮破,留下一道鞭痕。

  少年猛地回头,满脸怒容,或是下意识的反应,手亦按在了刀柄之上,作势欲拔。

  卫士一愣,喝道:“何来的大胆贼儿?”

  李玄度目光扫了过去,落在少年那只按刀的手上,目光冷肃。

  少年立刻也看到了马背上的他,一凛,按着刀柄的手慢慢地松开了。

  杨洪跟在后头,见前面异动,以为真的有刺客,急忙带人奔了上去,看到竟是崔铉,吓了一跳,翻身下马奔了过去,冲他厉声喝道:“大胆!你竟鲁莽至此地步!是太子与秦王殿下驾到!还不快快下跪!”又奔了回来,说他是自己手下的一名伍长,名叫崔铉,今日轮休,也不知怎的,方才糊里糊涂没有听到喝道之声冲撞了上来,恳求赦罪。

  李承煜漫不经心地瞥了眼那个低了头,缓缓跪在路边的高大少年。

  河西民风彪悍,多游侠,路上不乏这种腰佩刀剑之人,他也不甚在意,转向李玄度笑问:“皇叔以为应当如何处置?”

  李玄度的目光从少年的身上收了回来,道:“太子定夺。”

  李承煜道:“皇叔既如此说了,看在杨都尉的面上,免了他的冲撞之罪。”说完继续走马向前。

  杨洪站在路边,等那一行人马从面前走过,上去命崔铉起身,叹了口气,低声道:“一个是太子,一个是秦王,今日算你命大,还好没抽出刀。你若亮了刀,怕是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再这么莽撞,日后怎么死都不知道!”

  崔铉从地上慢慢地站了起来,视线望着前头那一行骏马上的背影,人一动不动。

  “对了,你过来何事?”杨洪又问。

  崔铉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道无事,自己只是路过而已。又向杨洪道谢,转身默默去了。

  菩珠这一天人都在屋里,一步也没出来,对于发生在都尉府门外的这桩小小的意外,丝毫也不知情。她得知怀卫肚子已经好了,李玄度打算明日再休息一天,后日便动身离开。

  一夜过去,次日白天,菩珠又思量了一天,傍晚去西庭看望小王子。

  李玄度不在,叶霄在外头,看见她来了,起先似乎有些为难。

  菩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微笑道:“听说小王子明日要走,我过来看下他,和他道声别。”

  屋里发出“砰”的一声,仿佛是碗碟被砸在了地上,两个侍女匆匆从里面出来,哭丧着脸道:“小王子什么也不吃,还把东西都砸了。”

  叶霄出头痛之,迟疑了下,转向菩珠道:“小王子在闹,晚饭也不吃。有劳小淑女,可否劝劝他?”

  菩珠跨过门口地上的一摊狼藉之物,走了进去。怀卫两只眼睛红红的,趴在床上正抹着眼泪,看见她委屈地“哇”一声哭了出来,接着不停控诉李玄度,说他不许自己找她玩,今天就把他关在这里。平时是去哪都要盯着,今天越发过分,哪里都不许他去,并且,晚上还是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