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珠 第24章 第24章怀卫,怀卫。

小说:菩珠 作者:蓬莱客 更新时间:2022-05-17 22:30: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红尘紫陌,日暮黄昏。远山前的一片暮色里,掠过了一群归巢鸦鸟的影。

  姜毅和同行的七八名马场杂卒已将京都抛在了身后。一行人纵马在驰道之上,越去越远。

  天快要黑,野风也越吹越劲,迎面呼呼地来。

  姜毅纵马于道,却渐渐走神。

  昨夜后来回到便桥驿,那位认识他的驿丞私下给他送来酒,被他婉拒之后,闲谈了几句,他从驿丞口中得知了一个消息。

  西狄使团来了,月前便到,当时队伍庞大,驿丞还顺口提了一句,说来的除了西狄使节之外,还有西狄国的小王子。

  因为是当年和亲远嫁的金熹长公主所出,这驿丞当时还特意留意了一下,告诉姜毅,小王子□□岁的样子,黑卷头发,大蓝眼睛,生得甚是健壮可爱。

  驿丞随口闲谈,又感慨了几句,便因有事匆匆去了,留下姜毅,这一夜再无法入睡。

  漆黑里,他凭着驿丞寥寥几句的描述,想象着她孩儿的模样。有那么一瞬间,他在心里生出了一个冲动。

  他想要走进那座放逐又彻底遗忘了他的城,亲眼看一看那孩子的模样,他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样,纵然卷发蓝眼,在他的脸上,也依然依稀能够寻见她那张美丽容颜的影。

  自然,这念头只是一掠而过。

  十六年前,从她出塞那日起,他便永远地失去了青梅竹马的她。

  十六年后,他怎还可能去做出如此孟浪的举动。

  于她又有何益?

  天色越发阴黯,暮色迅速四合。

  离前头的下一个驿点,还有几十里路要赶。

  姜毅很快回过神来,驱散了脑海里的杂念。

  因为太皇太后大寿的缘故,最近路上多奔走着各郡去往京都的送贡与朝贺队伍,此外还有不少来自西域的如同西狄国的番邦使团,动辄数十上百人,所以沿途驿舍入夜往往爆满,运气不好的话,连大堂也挤满了睡地铺的人,似他职位低微又到的迟的,便无法入住。

  在野地露宿过夜,家常便饭。

  随他出来的这七八人,不但跟着赶路,一路还照顾马匹,都已十分疲倦,能早到,就尽量早。说不定运气好,今夜还能轮到一张能枕头的床。

  姜毅喝了一声,叫众人加快速度,自己也策马前行,耳中灌满了风声,忽然这时,风声里夹杂了一阵隐隐的呼唤之声,仿佛身后有人骑马追了上来。

  他回头望了一眼。有道影子沿着驰道,从京都的方向正疾驰而来。

  “姜牧监令留步——”

  声音变得清晰了。

  此人骑的是匹极好的快马,很快能看清人影,似是一名宫卫。

  姜毅略一迟疑,停了马。

  宫卫迅速追到近前,翻身而下,奔到他的马前,向他出示了代表身份的令牌,随即见礼道:“姜牧监令,太皇太后知悉你今日到,命你入城,今夜入住崇业里驿,明日再走也是不迟。”

  姜毅惊讶,想了下,问道:“太皇太后可还有别的懿旨?”

  宫卫摇头道无。

  姜毅这次入京并无打算入城,更没想过别的什么,只是想用如此一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对姑母七十高寿的由衷祝贺而已。

  姑母会这么快就知道他到来,令他有些意外。且下的这个命令,乍听也是没头没脑。

  但她既特意如此派人追上了自己,还这么吩咐,应该有她的道理。

  姜毅想了下,对看着自己的手下道:“你们继续前行,在前头的驿置里等我,我去看看,事毕便回来与你们汇合。”

  众人应是。姜毅掉转马头,随宫卫一道原路返回,回到西永乐门时,天已黑透,城门自然再次关闭,这回却未遇到任何盘问,城门卫似知道这宫卫的身份,一听他叫门,迅速打开,予以放行。

  今夜晴夜,或是因为临近太皇太后的大寿,城内的气氛也一天比一天变得喜庆。天虽然黑了,道路两旁的灯火却辉煌如昼,行人往来不绝,街市熙熙攘攘,热闹如同白天。

  姜毅下了马,沿着街道朝前走去,迎面不时有年轻夫妇抱着小儿女,说说笑笑地从他对面走了过来。

  没人留意这个风尘仆仆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中年男人。他牵着马,默默地穿过故都街巷,终于来到了崇业里驿。

  驿丞不认得他,但应该是接到过命令,正在门外翘首等待,待听到他自报姓名,眼睛一亮,忙躬身,恭敬地让他跟随自己入内。

  姜毅跟着驿丞穿过驿舍,最后来到后院一间看起来颇为清净的独立小舍之前。

  “您请入。”驿丞说道。

  姜毅压下心中疑惑,抬手推开虚掩的门,迈步走了进去,还没行几步,就听见对面的屋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道身影从门里跑了出来,冲着自己飞奔而来。

  是个男童。

  “你就是姜毅姜大将军?”

  男童停在了他的面前,用快活的语调高声问他。

  院中有灯笼,借着灯光,姜毅看得清清楚楚。

  □□岁大的男童,黑色的卷发,大大的蓝眼,胖乎乎的,健壮可爱,他仰起脸正睁大眼睛盯着自己,神色显得好奇又兴奋。

  姜毅低着头,望着这个五官带有明显异族血统,却又仿佛似曾相识的男童,定住了。

  男童问完话,见他不应自己,也没任何反应,脸上刚开始的好奇兴奋之色渐渐消失,迟疑了下,小心翼翼地道:“我叫阿势必,我娘亲还给我起了另外一个名字,叫怀卫。我以前就听我师傅常提你,说你是战神转世,大大的英雄。我听说你来了,很想认识你,就去求了我住在蓬莱宫的外祖母。你是不是……”

  他偷眼看他。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他终于小声地问,语气显得有点担忧。

  菩珠站在门后,望着这一幕,忽地若有所悟。

  春秋卫昭伯之女许穆夫人,长大后远嫁许国穆公,成为了许穆夫人。她心系故国,为故国奔走,不遗余力。

  怀卫,怀卫。

  想来,在许穆夫人的梦里,应当也时常会出现她故国的山水和故人。

  远嫁了西狄,要和别的女子共同分享一个丈夫的金熹大长公主,应便是自比许穆夫人,这才会将她的幼子起名怀卫吧?

  菩珠从来没有见过金熹大长公主,也不知她到底是如何一个人。

  但这一刻,望着院中那对俯视和仰望着对方的一大一小的两只人影,想起那个从未谋面的帝国大长公主,她的心中忽又惆怅无比。

  姜毅终于回过神。

  他凝视着这个名叫怀卫的男童,她的儿子,双眸一眨不眨,高大的身躯缓缓地蹲了下来,蹲到这孩子的面前,和他平视着,随后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他卷曲而柔软的发。

  “不,我很喜欢你,怀卫。”

  他眼眶有点发热,用温柔的语调微笑着说道。

  “真的?”

  “是!”

  姜毅用肯定的语调应了他,重重点头。

  小王子又兴奋了,竟怪叫一声,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仿佛为了和人分享他此刻的兴奋之情,他转头,冲着菩珠嚷道:“你看!大将军他真的来了!他说他喜欢我!”

  菩珠的心情顿时也好像被感染了,迎上姜毅投向自己的目光,笑着朝他点了点头,请他入内。

  “大将军,本来我是想自己去追你的,可是他们不让,就让我在这里等!可把我给气死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要是他们害的我见不成你,我就打算三天不吃饭!”

  怀卫是个自来熟,刚开始的那点拘束很快就没了,伸手扯住姜毅的袖,张口抱怨个不停。

  姜毅忍不住哈哈大笑,这十六年来唯一一次的大笑,笑声畅快,将这孩子单臂一下抱了起来,抱着他便朝屋里走去。

  菩珠将地方让给了他们,自己躲在屋里没再出来,但隐隐不时听到有笑声传来,基本都是怀卫的动静。

  时辰一刻一刻地走了过去。

  亥时末,外屋的动静消失了,耳畔变得安静无声。

  阿菊叩门,示意说,姜毅要走了。

  菩珠出来,看见怀卫已经睡着了,趴在榻上,身上盖着姜毅的外衣。

  菩珠送姜毅。

  他深深地最后凝视了一眼在睡梦中也咂着嘴仿佛梦见了吃食的小王子,走了出去,停在院中,朝着北面蓬莱宫的方向,下跪郑重叩首,随即起身,叫她留步。

  菩珠道:“一路平安。”

  他微微颔首,朝外继续走去,走了几步,忽停住,转过身,低声却又一字一字地道:“多谢小淑女。”

  菩珠目送前方那道高大身影大步而去,直至消失在了夜色里。

  熟睡的怀卫被宫卫抱上马车,送回蓬莱宫去。在他的梦境里,往后除了吃食,或许还会多出一个变得清晰的英雄的影。

  次日,郭朗妻严氏坐着马车过来探望菩珠。

  不管内中如何,从事实说,正是因为太子太傅郭朗的一封上书,才引出了祖父的翻案和最后的平反正名。

  菩珠向郭朗妻下拜道谢,严氏笑吟吟地扶起她,说了一番自己丈夫与菩珠祖父有着半辈子交情,一切都是应当的场面话,叙完话后,望了眼四周,道:“此地驿馆,人员杂乱,谁都可以进来,不宜久居。菩家故宅虽也归还了,只是那日我特意去看了眼,一塌糊涂,便是修整,没半年恐怕不能入住,况且你又孤身一人,便是修好了,一个人住也是不便。我视你如同亲孙女,你若不嫌弃,待圣上召见过后,我便接你去我家,地方虽小,但空屋子还是有的,早就收拾好了,就等你来,好歹也是我与太傅的心意。你意下如何?”

  菩珠家的故居在东北归仁里那一带,八年前菩家获罪后,宅子被匠作局所占。前世菩珠入京后,就是被郭朗妻接去郭家居住的,直到她后来成了太子妃,嫁入东宫。

  在外人看来,她住在郭家,顺理成章。

  菩珠不打算改变上辈子的这种事,答应了下来,再次道谢。

  严氏很高兴,执住菩珠的手,亲亲热热地又说了些话。送走郭朗妻后,傍晚,宫使来了,传话说皇帝明日召见菩珠,命她做好准备入宫。

  在菩珠抵达京都三天之后,这一日,她乘坐来接她的宫车,抵达皇宫。

  皇帝在侧殿月桂殿接见了她。

  孝昌皇帝四十左右的年纪,脸容端方,颏下蓄须,天子威仪,自是令人不敢直视。他褒奖了菩珠祖父当年的功勋,勉励她几句,宫人随后宣了皇帝对菩家孙女的封赏,封亭主,享一亭百户的食邑,另赐五百帛,一万钱。

  亭主通常是宗室嗣王之女的封号,以菩家这种大臣之家来说,也算是破格的恩赏了。

  菩珠叩拜谢恩,见完了皇帝,在之前接她入京的宋长生的引领下,又相继去拜见上官皇后和贵妃胡妃。

  皇后和贵妃自然都是和颜悦色。菩珠应对无错,又受了一堆赏赐,终于结束,回到驿舍。

  郭朗妻派人来,说明日接她到家中去。

  当晚,菩珠正和阿菊收拾东西,忽然外头又来了一位宫使。只不过这回不是皇帝那边的,而是来自蓬莱宫。

  姜氏太皇太后传话,让她明日入蓬莱宫。

  菩珠记得前世是在皇帝见完她三天之后,姜氏才召见了她。

  这辈子,比前世提早了三天。

  喜欢菩珠请大家收藏:菩珠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