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珠 第64章 第64章后院稳定。

小说:菩珠 作者:蓬莱客 更新时间:2022-05-17 22:30: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

  第64章第64章后院稳定。

  他这是何意?

  菩珠居高俯视着蹲在自己脚前手托绣鞋仰面含笑望来的沈旸,除了比方才更深的恐惧,意外、厌恶、不解,种种情绪,瞬间亦是涌上心头。

  她自然不可能如他所,容许他替自己穿鞋,僵硬地立着和他对望了片刻,很快便决定放弃呼救或者逃走的念头。

  这里虽离鹰犬房不远,但小路两侧皆为原野,荒草离离。能看到远处军士那影影绰绰的活动的身影,但还是太远,恐怕喊破喉咙也不会引来救兵。

  何况,此人如此现身,明显方才是觉察到了自己,特意等着,又怎可能会给自己呼救或者逃走的机会?

  看他这副模样,也不像是要立刻就杀人灭口的样子。

  这种感觉令她终于镇定了些。见他还那样蹲在脚前面带微笑,与其说是在等她伸足,倒更像是在观察自己的反应,便极力稳住神,用该有的符合她王妃身份的端庄而持重的语气道:“不敢。请将军放下鞋,我自己会穿。”

  沈旸缓缓地站起了身,一只手却依然握着她的绣鞋,若无其事地继续微笑道:“看来沈某与王妃颇是有缘。前次澄园过后,今日竟又如此偶遇。”

  菩珠听他开口便提澄园,似另有所指,心略略一紧,很快便道:“沈将军,方才我只是无意路过,无心也无意你的私下之事。之所以隐身,是为避免尴尬。相信若是易地而处,将军应当也不会贸然现身。若是冒犯到了将军,还望见谅。”

  她看了眼那只还在他掌中的鞋。

  他一手依然握着,非但丝毫没有要还她的意思,竟还摆了摆另只手,用浑不在意的语气道:“王妃不必挂怀,于沈某小事而已。论冒犯,亦是沈某冒犯王妃在先,竟叫王妃被迫听了我那些上不得台面的阴私事,辱王妃清听,沈某当向王妃致歉。”

  菩珠面上镇定,联想到前世此人给她留下的阴影,心中的惊骇和不安愈发浓重。

  他到底意欲为何?

  相较于她僵立的身影,沈旸却是自若无比,继续又道:“上回澄园失火,令王妃受到惊吓,我极是过意不去。只是后来事忙,更怕被视为冒昧,也就未再登门谢罪,但始终耿耿于怀,今日既恰好面见,容沈某再次赔罪。”

  菩珠淡淡道:“沈将军何必客气,当日之事,于我早就过去了。”

  沈旸道:“当日之事,王妃这里既过去了,自是好事,我闻之欣慰。但实不相瞒,于我,此事却还没有过去……”

  他面上的笑意渐渐隐去。

  菩珠听他又将话题绕回到了澄园,心跳再次加速,更是明白了过来。

  他必是在试探自己。果然,听到他又继续道:“澄园失火之后,我便深受困扰,困扰之源,不在别人,在于宁寿公主。那老傅姆于积翠院不幸罹难,公主认定乃是被人所害,催我给个说法。我不敢不遵,查遍地方,本只为交差,未料竟真的叫我有所发现——”

  他顿了一顿,一双深目凝望着她。

  “王妃知我发现何事?积翠园失火的次日,我竟在院中发现了一双足印,距此推断,院中当时另外有人,被困火场,竟叫她想到了从院墙的排水沟洞中脱身的法子。如此机敏,我倒颇为佩服。可惜百密一疏,她却不知自己留了一双足印。我当时仔细比对,断定是位女子……”

  他一边说着,一边状若无心地慢慢把玩着手中捏着的云头绣鞋。

  “当时那女子既在火场,想必即便不是杀人凶手,应也脱不了干系。我后来又想起一件事,当夜积翠院失火之时,沈某于火场边偶遇了王妃。故沈某斗胆,能否问一声,王妃当夜在附近可有留意到任何的可疑之人?”

  他说完,一双深目暗光闪烁,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她。

  菩珠终于完全明白了过来。

  她之前的担忧并非是多心。

  果然这个沈旸早早就疑心自己当时也在院中。但竟隐忍不发,直到今日才旁敲侧击地试探。

  他方才之所以要帮自己取鞋,还拿在手上翻转良久,原来竟是为了比对当日她留在那地方的足印!

  疑虑之重心机之深可见一斑,而观察的细致和心思的缜密程度,也是令人意外。

  菩珠知自己没法否认了,暗咬银牙。

  “沈将军既挑明,我便也不隐瞒。确实当时我在院中,只是凑巧路过被困罢了,后来所见之种种,亦非我之本愿。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沈将军,当夜我并未听到任何不该我听的话。”

  “以将军之精明,自己可以去验证一番。我当时站的位置,距将军至少数十步,如此之远,我怎可能听到窃语?至于将军你的,我方才亦讲,我既不关心,更无兴趣。那一夜的那个老傅姆亦是被火烧死。这全都是天意,也是命数。”

  沈旸微微眯眼,盯着她,似在度测她的话语。

  菩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