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珠 第88章 第88章他牵着你手,你看花灯,

小说:菩珠 作者:蓬莱客 更新时间:2022-05-17 22:30: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

  第88章第88章他牵着你手,你看花灯,…

  银月城的月光照在河面之上,波光粼粼。

  夜渐渐地深了,人们陷入梦乡,但在一顶华丽的大帐之中,此刻依旧烛火通明。一个身材孔武的三十多岁的西狄贵族男子还在饮酒作乐。

  他便是靡力,西狄王的侄儿,以勇武善战而闻名,与善央并称为金帐两大猛将。

  在信奉弱肉强食的草原政权里,如此的猛将,号召力非同一般。他身边那个陪他饮酒的华服女子,便是他从前娶的来自东狄贵族之家的妻,名叫阿娜,年轻的时候,她有着草原最美之花的称号。

  她给靡力倒了一杯酒,送到他的嘴边笑道:“你放心,那女人怕是走投无路了,竟会派那个秦王去求好。左贤王是何等人,最不喜的便是汉人。只怕到了那边,他还没进帐,就会被吓倒。还是你足智多谋英雄过人,想出如此一个好法子,我们一下便又占了上风。”

  靡力一把推开她的酒,冷笑:“先前你不是说肃霜王保证帮我除掉那个小汉人吗?如今怎样,他还不是好好地回来了!若不是你们无能,我至于被动至此地步?”

  阿娜被叱,面上并无半点恼,继续笑着给他喂酒,换了个话题:“前日我新帮你寻的那女奴如何?你可还满意?”

  靡力接过酒饮了,只淡淡地应了一声,心不在焉,仿佛在想着什么似的。

  阿娜方年过三十,便逃不过草原女子早早衰的命运。为了挽留丈夫的心,常给他物年轻的美丽女奴,此刻见他走神,知他应当又在想着那个金帐里的汉人公主,勉强压下心中涌出的一阵妒恨之意,沉下脸,哼了一声:“先与你说好,等你继位,我必须是正妻王妃,那个汉女,必须在我之下。你对她的宠爱,不能超过我!否则我的父兄不会放过你!”

  靡力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占有金帐、占有那个他朝思暮想了许久的汉人公主的一幕,忍不住得意大笑,忽然这时,帐外奔进来一个手下,说安在左部的探子传来消息,左贤王竟被那个秦王给说动了,认定是他下的手,连夜带着人马正往这边赶来。

  靡力大惊失,顿时醒酒,额头冒出了一阵冷汗。

  自己手下虽也有万骑,但想和左贤王来硬的,赢的几率不大,何况还有右贤王和善央在一旁虎视眈眈。三方若是联合,自己毫无胜算。

  他脸阴沉,眼皮子不住地跳动,看了一眼这摆设华丽的大帐,很快便做了决定,下令丢掉一切带不走的累赘东西,放火烧帐,整合人马,避其锋芒,连夜转移。

  桑乾怒火冲天,连第二天也等不住了,带着人马连夜赶往金帐,还在半路,就获悉消息,靡力带着人往北逃跑,极有可能是投奔东狄去了。

  桑乾怒火愈盛,当即往北追赶,谁知第二天,又得知一个消息,乌离人趁着这个机会,袭击左部。

  他离开前留了人马防备,未叫乌离人偷袭得手,但是孙子陀陀却被乌离人给抢走了。

  桑乾的儿子已死,孙子陀陀是他仅剩的唯一后代骨肉了,闻又惊又怒,也顾不得靡力了,急忙掉头又赶回左部,在路上奔驰了一天一夜,终于赶回王帐,焦心如焚正要安排解救孙子,忽然看见他从大帐中钻出朝自己奔来,惊喜万分,下马一把抱住,问周围他是如何回来的,这才知道,原来秦王在他离去后,担忧近旁的乌离人会趁袭扰,当时没有立刻随他回往金帐,而是留了下来,果然被他料中,乌离人来袭,抢走王孙,是他带人杀入骑围,救回了陀陀。

  左贤王当场愣怔,片刻后回过神,看了下前后:“秦王人呢?”

  “救回陀陀后,他便回了金帐。”

  左贤王一语不发,将孙子交给手下命好好照看,转身带着人马,再次赶往金帐。

  李玄度和善央一行人返回金帐,已过去三日。

  等待他们的,是一个不好的消息。

  靡力连夜就逃走了,放火烧城。金熹一边灭火,安抚民众,一面派人追赶,可惜还是被他逃脱,但抓住了他的一个得力手下,供出西狄王的右妃此前被靡力收买,充当耳目。更不幸的是,西狄王昨夜恰回光返照,获悉消息,下令杀死右妃,随后自己也支撑不住,当场去了。

  李玄度立刻马不停蹄地赶往金帐,远远那就看见外面黑压压地跪满了西狄的各部武士。他奔入,望见金熹大长公主一身素服,怀中抱着满脸泪痕倦极睡去的怀卫,静静地坐在金帐的中央。

  右贤王等人围跪在她的左右,帐内无声无息,一片寂然。

  李玄度在帐口立了片刻,慢慢地走了过去,单膝跪在了她的身边,低低地道:“姑母……”

  他只唤了一声,便就停住,一时再也说不出话了。

  金熹眼眸红肿,沉默了许久,抬眸朝他点了点头:“姑母没事,你放心。”

  “多谢你了,怀卫已是汗王。”

  她用沙哑的声音,缓缓地说道。

  ……

  叛的靡力被赶走,他的部落一向以富庶而在西狄闻名,他来不及带走的人口和数以万计的牲畜被分给了各部,即便是那些在此次危机中没出过大力的部族,多少也分到了一些。

  西狄贵族无不兴高采烈,葬礼过后,按照传统,举行仪式宣誓,效忠新王,但因他年纪尚小,金帐里的事务,在他成年之前,便由太后金熹代裁。

  这个决定,连左贤王也一反常态不像往日那样发声表示不满,其余的小王和各领主更是无人反对,人人皆是顺从。

  当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