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珠 第89章 第89章她若不在,便为相思。

小说:菩珠 作者:蓬莱客 更新时间:2022-05-17 22:30: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

  第89章第89章她若不在,便为相思。…

  这一辈子,从未有过像这一刻这般,李玄度渴望着能见到一个人的面。

  梦中那张红肿着眼睛的脸庞仿佛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和她的父亲分明近在咫尺,他却是无法靠近。他又想起了他们刚认识不久,她寻他求助时说的她的心愿。他的心感到微微抽痛。

  他恨不能翅,立刻飞到她的面前去告诉她,他是如何地懊悔那日分开之时,他那一副冷硬得连他自己都觉陌生的心肠。

  看不到她的这段时日里,一旦无事空了下来,他的心便就跟着空落落的。

  何为相思?他今日方知晓。

  她若不在,便为相思。

  在跃动着的心的催促下,他简直等不及天亮再去辞别了。冲动之下径直便去金帐,直到到了近前,望见远处那片依然漆黑的夜空,方回过神来,勉强按捺住自己,等待天明。

  此刻已是四更,拂晓将至,然而,等待之中的一刻一点,显得却是如此漫长,好不容易终于天微微亮,他再也忍耐不住,着人代自己传话进去。

  昨夜睡下去还没多久的金熹急匆匆地起身,甚至连长发都来不及绾,披头而出。

  时令虽已入春,但在银月城中,清早的野地依然霜寒冻。她看到侄儿伫立在外,看起来仿佛等了有些时候了,眉梢和发顶,似降上一层淡淡霜气。

  她疾步而上,担忧地问:“怎的突然大早而来?出了何事?”

  李玄度道:“姑母,我想回了。待辞了你,便就动身。”

  “为何如此急迫?昨夜都未听你提及半句!”

  金熹十分惊讶,问完,见他略显忸怩似地顿了一顿,轻声道:“是我有些想她了。”

  周遭晨曦黯淡,却掩不住他的眼底若有星沉,眸光似在熠熠发亮。

  金熹一怔,端详侄儿片刻,笑了。

  她亦曾年轻过,知相思灼心之苦,不再挽留,点头,立刻安排送行。

  李玄度便是如此,在这个晨光熹微的拂晓离开银月城,踏上了东归的万里之途。

  他是在二月初出发的,彼时漠寒沙冷、戴霜履冰,随着一路东行,渐渐冰雪消融,待入玉门,越往东去,越见春暖。他日夜兼程,不停赶路,终于在这一年的早春三月,回到了京都。

  他入城的那日,正是天黑掌灯的时分。烟花京都,万家灯火。他穿过了半个城池,当终于就要结束这段苦旅,接近那座王府的大门之时,心中油然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归家之感。

  这座王府,在他十三岁那年便就归属于他了,但即便是在那头几年里,在他的心里,此处也从无半分是家的感觉。

  而此刻,当他远远望见高悬在府邸门前的灯笼放出的那两团昏红灯火之时,他的心中,竟没来由地有了一种安心之感。

  她此刻应当就在门后的那座庭院里,他很快就能见到她了。他忍不住开始猜想她此刻正在做什么。

  是否方沐浴而出,身着春衫,懒倚南窗?

  或者,正和三两婢女闲落棋子,好打发这漫长的春夜时光?

  不见面的这三四个月里,他几乎日日想到了她,她可否想到过他,哪怕只是半分想念?

  李玄度只觉心跳一阵加快,迫不及待地纵马到了大门之前,下马几步登上台阶,拍开了门。管事获悉他归来,匆匆奔出相迎,嘘寒问暖。

  李玄度大步往寝堂去,口中随意问道:“我不在时,王妃在家可好?”

  管事未作声。李玄度停步,转头见他欲又止,心中忽掠过一丝不安之感。

  “怎的了?”

  管事低声道:“禀殿下,王妃尚未归来。”

  李玄度一愣。

  他们是在去年岁末从阙国出来时分开的。阙国到京都,即便慢走,大半个月便就能到。如今已过去这么久,她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