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珠 第126章 第126章倾城(上)

小说:菩珠 作者:蓬莱客 更新时间:2022-05-17 22:30: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

  第126章第126章倾城(上)

  玉门关口。

  当韩荣昌终于看清对面那个从关门下现身,正朝着自己大步走来的人时,他回过神,急忙翻身下马,带着身后的人奔迎而上,跪在地上,叩首呼叫万岁。

  李承煜停步,两道目光迅速地掠过他身后的人,却未见到自己等待中的人,面上的笑意便就消失了,道平身时,语调已是变得有些不悦了。

  韩荣昌不敢起来,让自己的额头深叩于地。

  李承煜再次看了眼他身后的人,微微眯了眯眼,拂了下手,屏退他身后以及两旁的护卫,慢慢踱步到他身侧,低头俯视着跪在地上的韩荣昌,冷冷地道:“朕命你带回来的人呢?”

  韩荣昌还是一动不动,依然叩首于地,口中只说:“臣有罪!臣死罪!”

  李承煜再也忍不住了。

  他隐忍等待如此之久,终于等到了这一日。

  他几乎已是迫不及待了。为此甚至不顾郭朗等人的劝阻,将京都的护卫之事交给崔铉后,以出巡为名,带了从前曾在河西平过叛的陈祖德,一路微服,行至河西。

  现在,这个韩荣昌自己回来了,但她呢?

  “朕要的人呢?朕命你做的事,你敢不做?”

  他声音冰冷,目光阴沉,透出几分杀意。

  韩荣昌终于抬起头:“陛下,臣便是熊心豹胆亦不敢不从陛下之命。臣若没有将人带出,又怎敢自己独自归京?”

  “那她人呢!”

  李承煜几乎是暴怒了,厉声喝道。

  “王妃她……她在路上人没了!”

  韩荣昌战战兢兢。

  李承煜惊呆了,待反应过来,俯身,手狠狠地攥住了韩荣昌的衣襟,差点将他整个人从地上给拖起来:“你说什么?你敢骗朕?”

  韩荣昌满面悲苦:“臣不敢!臣收到陛下之命后,寻了个机会,将王妃带了出来,日以继夜上路,一心只想快些将人带入京都,好向陛下复命。算是有惊无险,数日之前,终于到了白龙堆。就在臣以为就能将人送入关中,谁知那日经过鬼堆,遇了一场大沙暴,当时飞沙走石,不能视物,骆马受惊奔窜,臣亦被沙堆埋住,待脱困而出,王妃已是不见。风暴过后,臣四处寻找,王妃却再无下落,最后只在附近大约两里外的沙堆旁,寻到了这一只鞋履……”

  他抖抖索索地从随身的一只腰袋中取出一只女子的绣鞋,双手捧了上去,叩首哀嚎:“臣死罪!辜负了陛下对臣的厚望!”

  李承煜双目圆睁,盯着韩荣昌手中的绣鞋,慢慢伸手拿来,捏了几下,突然目凶光,抬脚,一脚将韩荣昌踹翻在地,拔剑:“韩荣昌,你当朕是三岁小儿?竟敢拿这话来诓朕!朕看你是活腻了!”说完便狠狠刺下去,一旁韩家家将扑了上来,硬生生以肩受了一剑,不顾伤口汩汩渗出的血,随即趴在地上叩首:“陛下!韩氏几代忠臣,将军对陛下更是忠心耿耿。收到陛下之命,立刻便就抛下一切将人带了回来!此为全然之意外!陛下若是就此杀了将军,怕将寒了天下忠义臣子之心!请陛下再赐将军一个弥补之机!”

  李承煜提着剑尖染红的宝剑,盯着从地上爬起来又朝自己下跪的韩荣昌,片刻之后,缓缓收剑,双目眺望了眼对面远处那片茫茫戈壁,从齿缝里挤着道:“给你一支人马,立刻带着给朕回去再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说完,再次盯着韩荣昌,阴恻恻地道:“你若敢有二心,休怪朕不讲情面!”

  韩荣昌知他暗指自己兄弟和韩家之人,连声应是,从地上爬了起来。

  李承煜转头,正要命人给他派队人马同行,忽见关门之内,从远处纵马来了一名信使,那信使口中呼着急报,旋风一般冲到关楼之前,朝着这几日陪同皇帝在此的杨洪下跪,奉上一道密信,道是发自京都的八百里加急信报。

  皇帝突然现身河西,杨洪此前根本半点准备也无。

  他现如今是河西都尉,皇帝既到,前几日,自是放下一切事情伴驾巡边。巡视毕,这两日又引皇帝到了此处。本以为看过也就走了,不料御驾竟就停驻了下来。皇帝亦不说留在此处到底要做什么,他更没那个胆子去问。方才忽见关口外来了一队人马,那带头之人,他认了出来,便是之前奉朝廷之命送宝勒王归国的广平侯韩荣昌。不但如此,皇帝竟出关亲自问话,忽然大怒,又拔剑伤人。

  他完全不知出了何事。正暗自费解,忽见京都送来了如此紧急的信报,不敢有片刻耽误,急忙接了,快步走过去禀了一声,双手奉上。

  李承煜皱了皱眉,接过,破开火漆取出奏报,尚未看完,脸便就骤然大变,冷汗瞬间湿透后背衣裳。

  这奏报传来了一个可怕的消息。

  京都出了大事。

  就在他离开京都之后不久,前南司将军沈旸,竟出现在了东都。那东都令是他的人,领兵开城门迎接。他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东都。

  这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和沈旸一道入东都的,还有一个人。

  那个人便是自己此前一直在暗查的楚王孙。

  沈旸立那小儿为帝,发布檄文,声讨自己弑父杀君,随即领兵发往京都。

  他的姑母长公主李丽华呼应,几乎是在同时,勾结了一群平日隐藏极深的大臣发动变。军于深夜同时攻打南司和皇宫两处。目的便是杀死崔铉,占领皇宫。

  皇宫一度被占领,军当场杀了上官太后和宁寿公主。

  唯一之大幸,是变最后事败了。

  崔铉领兵平定叛。李丽华带着残余势力,仓皇逃窜出京。

  京都中的大臣,以郭朗为首,泣叩皇帝,速速归京,以安定人心,平定叛。

  李承煜双目圆睁,手微微颤抖,向天大吼一声,转身丢下杨洪和韩荣昌等人,厉声呼陈祖德,命连夜立刻归京。

  杨洪和韩荣昌皆是吃惊。

  尤其韩荣昌,那心更是忽上忽下,人也有点稀里糊涂。

  事情还要从今早说起。

  今早他派人将王妃写给秦王的信送上路,接着,带着改成男装扮作自己随从的王妃,继续踏上入关之路。不想上路还没片刻功夫,路上便遇一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人黑瘦如猴,但目光机警,看着十分干练。

  那少年自称费万,和王妃认识,说已在此处等了好几日了。

  更叫韩荣昌惊讶的是,他是南司将军崔铉派来的。

  少年当时打量了一眼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