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珠 第160章 番外(六)平行世界糖葫芦。

小说:菩珠 作者:蓬莱客 更新时间:2022-05-17 22:30:20 源网站:网络小说
  []

  第160章番外(六)平行世界糖葫芦。…

  终于能够有机会看少年的他球场击鞠,菩珠真的十分兴奋,看了眼身边显得还很是青嫩的骆保,见他不停地瞄自己,显然很是诧异,冲他笑眯眯地招了招手,注意力便就回到了场中,目光紧紧地追随着李玄度。只见他纵马,在场中来回驰骋,左冲右突,时而高声呼喝,时而纵情大笑,球技精湛,锐不可挡,那满满的少年意气,更如气冲斗牛,不禁看得如痴如醉,甚至舍不得眨一下眼睛。

  过了一会儿,他大约是太热了,汗涔涔的,趁着场中一个空档,纵马朝着菩珠这边而来,顺手便脱下外衫,身上剩件白中衣,再将那脱下的衣裳随手一卷,丢了过来。

  骆保眼疾手快,急忙冲上去接,不料身旁那只小豆丁的动作竟比他还要快。他的手刚碰到秦王扔来的衣裳,才捞到一只衣袖,另一半就被小豆丁的两只小手给抓住了。

  一大一小,两人各自牢牢抓住衣裳的一半,相互对峙着,都不肯撒手。

  菩珠和骆保大眼瞪小眼了片刻,说:“你放手!”趁着他一个迟疑,一拉,就将衣裳拽了过来。

  秦王衣裳就这样被这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小豆丁给扯了过去,见她抱着,高高兴兴地坐了回去,骆保心里嘀咕了两声,无可奈何,只得作罢。

  菩珠双手抱着抢来的他的衣裳,心里甜蜜蜜的,又继续看李玄度打球,忽然这时,身后传来一阵嘈杂声,有人大声吆喝“让开,全都让开!”

  球场外起了一阵动,有人强行推开正在观赛的人群闯了进来,很快起了口角,双方打了起来。

  那些刚到的人出手肆无忌惮,竟用手里的马球杆打人,接二连三,将挡道的人抽翻在了地上,其中几人,还被打得头破血流。

  很快,围观人群当中,有人认出了对方的来头,窃窃私语。

  “是晋王府侧妃的兄弟!”菩珠听到有人说道。

  晋王是当今皇帝的次子,如今也年近三十了,府中除了正妃上官氏,另有二名侧妃,一胡姓,一庄姓。那庄妃进得晚,是前两年才入的王府,虽出身低了些,娘家不过是个六品的小京官,但因姐姐颇得晋王之心,庄家的兄弟便骄横了起来,又十岁正当喜好玩乐的年纪,带着家奴横行南市,这里不少人都认得他。

  这庄妃的兄弟也喜好击鞠,平日常带人来这里赌球。众人见是他到了,谁敢阻拦?纷纷让开了道,那些方才被打的人,也只能自认倒霉。

  菩珠定睛,见对面来了十几个打手模样的人,拿着球杆,耀武扬威地簇拥着一名十岁身穿绿丽衣的青年,正大摇大摆地朝这边走来。那青年一边走,一边玩着手里的皮球,旁若无人,很快行到近前,一个家奴头领模样的人便指着自己这边的位置道:“让开!我家公子要坐!”

  骆保怒。

  秦王最近仿佛有心事,玩心大减,不像从前那样,常出宫来这里和人打球。今日冬至,宫中人多,他似烦躁,大约为了躲避,分别向姜太后和帝后二人问过安后,便来了这里。

  不过小半年没来而已,何时这里竟冒出了如此一个人物?便上前,挡在那小豆丁的面前道:“你们眼里还有无王法?胆敢随意打人,如此嚣张!”

  “挡道狗不打,留着看门?你再不让开,连你一起打!”对方鼻孔朝天,皮笑肉不笑地道。

  骆保大怒:“知我家公子何人?我看你们是找死!”

  “哦,是何人,说来听听,看我们怕不怕?”

  骆保待报出秦王的身份,忽然想了起来,他一直是微服出宫来此和人击鞠,不准自己向人透身份,迟疑了下,嘴巴都张开了,又闭了回去。

  对方讥笑道:“男不男女不女的,莫非你家公子也和你一样,是个阴阳之人?”话音落下,周围发出一片哄堂大笑之声。

  骆保焦急地张望着场中李玄度的身影。

  对方笑完,便就变脸,横眉怒目地道:“管你什么来头,快给我家公子让开!”说完手一挥,身后那十几名健奴便蜂拥而上,七手八脚,将骆保推搡在了地上。

  球场很大,场中那十几骑恰都奔到了对面那侧的球门附近,争球争得如火如荼,加上周围喧闹,这边的动,一时似还没引起李玄度的注意。

  菩珠见势不妙,赶紧想先退开,但人小腿短,才抱着李玄度的衣裳从座椅上站起来,还没迈开步子,便被冲来的几个健奴撞了,一下扑倒在地,额角磕到了地上的一块小石子。

  周围全是壮汉的脚,也不知是哪个,竟还一脚踩在了她的腿肉上。

  菩珠痛得尖叫。

  就如今这小身子,运气不好,再被多踩几脚,说不定连命都没了。

  她一边继续放声尖叫,一边手脚并用地想爬起来,正挣扎着,忽然,感到自己的身子被一双手臂从地上抱了起来,含着眼泪转头,便看见了李玄度,顿时松了口气,叫了一声秦王哥哥,便仿佛从前那样,下意识地伸出了两只小手,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脖颈。

  李玄度见她被吓坏了,竟这样紧紧地抱住了自己,又见她额角磕破了皮,几点血珠,正从白皙的皮肤里冒了出来,心痛不已,急忙连声安慰:“莫怕!”

  “秦王哥哥,他们还踩了我,我好痛。”

  她指了指自己的一条腿。

  她真的痛。

  刚才那一脚,好似肉都被踩了下来,现在还忍不住眼泪汪汪。

  李玄度隔着衣裳,手掌轻轻着她方被踩了的那条小肉腿,低声安慰着她。

  骆保已从地上爬了起来。见这小娃的额头也破了,慌忙从身上取出一块干净的手帕。

  李玄度接过,小心地替她压了压伤口,足尖一勾,将面前那张方才被踢翻的椅给勾了起来,随即把怀里的小人儿放坐回去,再命骆保过来,替她压着额头止血,随即俯身,对她柔声道:“莫哭,哥哥替你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