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51章 所以,我也不说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请问,这位同志是?”沈哲走过来,温和的询问。

  马响没说话,赵朝霞愤怒的回答,“因为某些不要脸的人,被无辜的揍了。”

  马响被顾瑾打了之后,自己跑回宿舍,没和任何人说,蒙在被子里睡觉。

  别人也不知道。

  沈哲更不知道其中的缘由。

  “脸的颜色看起来不是很正常,好像有些发烧。先量一下。体温。”沈哲将温度计给马响,没一会儿,体温出来,39。9度,发烧了。你们今天要回去,最好打个退烧针。”

  “秦瑜,给马响做个皮试。”沈哲转头和秦瑜道。

  秦瑜已经将厨房的东西收拾好,走出来,听到沈哲的吩咐,她点了点头。

  拿着针,从针头里推出药水,面色冷清的站在马响身边,道,“那边人多,这边吧。”

  马响眉头沉了沉,没反对,跟着秦瑜往卫生站另外一个被隔着小空间里。

  “坐吧。”秦瑜道。

  马响冷笑一声,抬头冷意森森的问,道,“穿上这白大褂,就真当自己是医生了?”

  秦瑜见过不讨喜的,但没见过这么不讨喜的,脸上神色更冷厉几分,道,“既然知道我不是医生,那你为什么还要跟过来?”

  “我看看你还可以耍什么花样!”马响沉沉的道。

  与其说是秦瑜让他过来,还不如说是他自己主动的。

  “你还真看得起我!”秦瑜笑着道,眼眸弯弯,道,“我先做皮试咯。”

  所谓皮试,是指皮内注射,将药液注射到真皮和表皮之间,主要是用来做药物的过敏试验。

  马响伸出手。

  “不好意思。针孔深了点!”

  秦瑜针扎进去之后,面无表情的立马把针拔出来。

  “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

  “秦瑜,你到底会不会?你不会扎针,是当我做试验品?”连续被扎了无数针的马响,最后实在忍不住,吼了起来。

  秦瑜将手上针轻轻扔在一边,拿帕子擦了擦自己手,笑着道,“你说对了。穿上白大褂,也不会是医生。不好意思,让你做试验品了!”

  “……秦瑜,你活腻了……”马响嗓子冒火的道。

  秦瑜看着他,轻轻一笑,不怒不惧,慢悠悠的道,“所以,昨天你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用力推了我一把。我没活腻,你却觉得我活腻了,你怎么都没想到我还能活着回来,还给你扎针吧?”

  轻悠悠的声音,犹如响雷霹雳,马响顿时头皮发麻。

  看秦瑜的眼神,好似看一个从阴朝地府回来的索命鬼一样,胆战心惊。

  是他推的秦瑜。

  他看她碍眼,看她不舒服。

  他没感觉自己有什么愧疚,只觉得自己是在为民除害。

  只要她死在山谷里,这个秘密谁都不会知道。

  可秦瑜却这么命大,被顾瑾捡了回来。

  在她说这话之前,她看到他脸上没任何多余的表情,好似什么事都不知道一样。

  她看起来比谁都平静,可其实早就知道那事是他干的!

  这女人是天生少根筋,还是天生城府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深?

  短短时间里,马响脑海里转了无数个圈,可不管怎么转,都让他觉得毛骨悚人,后背汗涔涔的。

  “怎么?刚才不是声音挺大?”秦瑜笑容未减,语气轻柔,声调平稳,这样如和煦一般的神情,楞是让空气中的温度冷了好几度,周边冷意嗖嗖,冷寒彻骨。

  马响心中都是忌惮和恐慌,不过,过了一会儿,他就冷静下来,道,“你觉得你和其他人说这个,他们会信吗?”

  秦瑜若是要告发,他死活不承认,谁能奈何得了他?

  秦瑜又是一笑,附在他耳边,轻轻道,“不信。所以,我也不说。”

  无凭无据,只凭她一个人说辞,就去告一个知青,这明显是以卵击石。

  马响以后自有人收拾。

  “……”马响心不受控制的颤了颤。

  秦瑜若是大哭大闹,和所有人说,是他推她下去的,他还好办一些。

  昨天晚上他蒙在被子里,想了一个晚上的对策。

  大家没找到秦瑜,秦瑜死了,那是最好的,一了百了。

  秦瑜若是活着,大哭大闹,那他可以用千万种办法争辩。

  偏偏秦瑜,活着,却还不哭不闹,甚至,她还笑盈盈的站在他身边。

  他是从一开始,就小看了这个女人!

  “秦瑜,马同志的皮试好了没?”赵舒雅见秦瑜将马响带过去好久都没动静,关心的问道。

  秦瑜探出一个头,耸了耸肩膀,道,“搞不好!你来吧。”

  赵舒雅格外疑惑,道,“怎么可能?”

  秦瑜虽只和他们在一起几天,她可是扎针小能手。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很正常。”秦瑜回答的干脆又坦然,将针交给赵舒雅。

  赵舒雅接过针,走到马响身边,当她看到马响手上被扎的针孔,她感觉自己受到不小的刺激!

  秦瑜扎了这么多密密麻麻的针,却如此完美的避免真皮和表皮之间的位置,这也是很需要技能和技巧的啊!

  ……

  “秦瑜竟然不会扎针?”赵朝霞听到这个之后,激动的跑到马响身边。“马响,你没事吧?”

  马响整个人一直在想要如何解决秦瑜这个大问题,完全心不在焉。

  “是不是秦瑜那个半桶水将你扎脑袋浆糊了?”

  马响抬头看了一眼赵朝霞,赵朝霞这种突如其来的关心他丝毫不感冒,他更不相信赵朝霞会真正关心他,只是这个时候,他更明白,自己不能树敌。

  他没回答,只是将脑袋耷拉下去。

  极为无奈无助的样子。

  赵朝霞见他这模样,瞬间义愤填膺,站在卫生站大声道,“大家看看!看看你们卫生站做的事,没医学资格证书,也让人动手!”

  “赵同志,你这说话就不对了。秦瑜虽没正式证书,但她的能力是我们都看得到的。你这是大题小做!人家马同志什么都没说,你这是借题发挥。”赵舒雅看不下去,和赵朝霞吵起来。

  秦瑜冷冷的看着赵朝霞,不想争辩。

  顾瑾也看了过来,看赵朝霞的时候,眉头微微皱起,可眸光落在秦瑜身上的时候,他皱得更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