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64章 没啥话语权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其实不用!”秦瑜立马开口,“山上有大树,我从公社买两株大,可以自己做床。”

  买得多贵?

  所有家具都是在她家,肯定是她出钱。

  那她得欠多少钱?

  “……”她这提议,听得其他男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或者可以请个木匠师傅做,工钱不贵。一天就可以做出来两张床。”秦瑜解释道。

  “嫂子,你们灵溪公社的木匠这么厉害?我们家那边,我姐结婚,定制床、家具和柜子,整整提前一个月预定。”梁军听秦瑜说得这么轻描淡写,惊讶的问。

  “我不要复杂的。简单的就好。”秦瑜回答。

  顾瑾依然在犹豫。

  秦瑜却不给他们发表意见的机会,“好了。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不用多说了。”

  顾瑾没答话。

  这女人,这口气,好似自己真当家了一样。

  “……”李卫民和梁军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又看了顾瑾一眼。

  在这个家,他们牛屁哄哄的顾哥,好像……没啥话语权啊。

  秦瑜很快找来秦振斌,买了山上两株早就砍好,且晾干非常适合做家具的橡木,花了顾瑾上次借给她的大票子两张,二十块。

  花二十块花了差不多她兜里差不多一般的钱,即便很多,那是千值万值。

  要知道,二十多年后,橡木家具那是特别值钱的。

  木匠也请来了。

  秦瑜将床的样式划给木匠。

  “瑜丫头,你这是什么床?床架都没有?怎么挂蚊帐?而且你这床这么矮?”木匠师傅从未见过这般简单的图纸。

  一块木板做靠背,床高只有四十公分,上面再放一个空心木壳板。谁家做床做这种?

  挂不蚊帐,那得被蚊子咬死。

  秦瑜笑,“师傅,就这样做。这是简易床。这床板花纹你若是能做,做不了也没关系,就做一个靠背就行。”

  李卫民和梁军瞄了一眼这图纸,也觉得很奇怪。

  这么简单的床,和简单的用木板打着的地铺有什么区别?

  唯有顾瑾眸色幽深,农村乃至城市,都习惯用老式的有床架的床,但他却知道这种床绝非现在图纸所见的地铺床。

  这种床在国外称之为席梦思,是有钱人家才买得起的床。

  秦瑜一直都生长在灵溪公社,从未出去过,她怎么会知道这种床的款式?

  老屋的事通通都安排好。

  秦瑜将第二天的猪草打好,入养猪场的第四天,天微微亮,就将猪喂完。

  酱缸里放一半大约6斤的辣酱,然后拿着箩背在自己背上。

  进行第一次的经商之旅。

  抵达镇上,天刚微微亮。

  镇上活动的人极少。

  秦瑜驾轻就熟的走到镇上最大纺织厂边上的小巷子里。

  小巷子门口有两位大爷一早就在喝茶下棋,看起来甚是休闲,可秦瑜却知道,他们在这不是喝茶,而是在守巷子。

  这里是镇上最大的倒卖市场,熟称黑市,有人也会用相当高雅的名字称呼,比如说自由市场。

  现在所有东西都国有,购买东西需要去公社,倒卖倒把,属于资本主义,若被人抓住,那是要坐牢的。

  这两位老大爷在这几十年,认识所有镇上的干部,一旦干部或者破坏投机倒把的份子进来,他们就会让里面买卖的人迅速散去。

  “小姑娘,你来这做什么?别打扰我们两个下棋喝茶!”其中一个老头见秦瑜站在他们面前好一会儿,还带一个口罩,不耐烦的驱赶道。

  “大爷,下棋喝茶没观棋人,多不热闹。”秦瑜凑过去,将五毛钱放在他们棋盘上,道,“我是邓章介绍来的。”

  邓章她并不认识,但是她二十年后,这里出了一个全国首富叫邓章,邓章介绍自己创业史的时候,就有关于自己在灵溪镇上偷偷买卖的趣事。

  她将这个人的名字抬出来,准没问题。

  果然,两老头看了一下棋盘上的钱,又看了一下捂得严实的秦瑜,道,“进去吧。”

  秦瑜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进了倒卖市场。

  在她进来那一会儿,已经有好些个人在铺开摊子了。

  她找了一个能摆放坛子的高地,将用尼龙包裹的辣酱打开。

  这尼龙一离开坛子,满坛子的酱味散发开,贫穷年代,最成促进食欲的只有两种东西,辣的和酸的。

  辣椒辣,但超级能下饭。

  “哎,小妹子,你这辣椒酱是怎么做的?这么香?”隔壁卖包子的大姐被这浓香的酱味勾得不行,笑着问道。

  “摘了一些山辣子,然后放了点蒜。”秦瑜笑着回答,然后拿着手上的小勺子舀了一大勺递给在吃自己第一个包子准备营业的大姐,“大姐你给我尝一下,看看适不适合镇上人的胃口。”

  “不要,不要!”大姐推辞。

  但秦瑜却没给她推迟的机会,她吃的包子上沾了一点酱,她旁边的碗里也放了一勺酱。

  “妹子,你这酱真不错。我们这也经常会有人来卖辣椒酱,但都没你的好吃。”

  “谢谢大姐的评价。”

  那边有卖粉汤面的,秦瑜走过去,也给老板一勺。

  “妹子,赶紧回来。去上班的工人马上要经过这里了。”没一会儿,秦瑜就和周边的人打成一片。

  秦瑜站在这里,其实有些忐忑,毕竟是第一次卖东西。

  “妹子,你这辣酱颜色挺好看,怎么卖的?”秦瑜站了好久,才有人前来询问。

  “一毛钱一两。”秦瑜回答。

  “这么贵?”

  “哎,不贵呢。这个妹子做的辣酱好吃,一两你可以吃三顿饭。比买菜划得来多了。”秦瑜还没回答,卖包子大姐赶紧为她吆喝。

  “那我买二两试试。”

  拮据的日子不说能吃多好,能有点下饭菜,就很满足了。

  “妹子你这……”

  “你是我第一个客户,我多赠送一两。”秦瑜称了足足三两给客人。

  客人乐不可支,花的钱一点都不心疼了,甚至有一种自己赚了好多的感觉。

  这边卖包子大姐吆喝,那边有客人给她传播,一个早晨,秦瑜卖了将近5斤的辣酱。

  还剩1斤。.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