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68章 哪有那么多善意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上辈子阿娘这样说,她觉得很有道理。

  可现在,她却觉得这世界哪有那么的善意?

  “阿娘,你诚心对待所有人,包括春婶子,可她呢?被你感化没?”秦瑜反问道。

  沈红梅一愣。

  “她不仅说我坏话,还说你坏话,说你和大队长关系不清不白,所以大队长才对我们很好。”

  沈红梅脸刹那间就红了,憋了好久,生气的道,“她那是胡说八道!”

  “所以,不是你诚心待人,人就会诚心待你。”秦瑜很肯定的下定论。

  “瑜丫儿啊,阿娘和大队长之间,什么事都没有……”沈红梅抬头,好似鼓气很大勇气一样,和秦瑜解释。

  秦瑜倏地的就笑了。

  她就说说笑而已,她娘就当真了。

  “娘,我知道。不过,我倒觉得,春婶子一天到晚都看不惯我们,说了我,又说你,要不这样,咱们就将她说的话坐实了,其实我觉得大队长人还不错,虽偶尔有些让人生气,但大多时间,他确实很关照我们的。”

  上辈子的自己,生活所有关注点都在自己和顾瑾身上,从未好好关心过沈红梅的生活。

  其实她娘现在也就四十岁,眼角虽有些小细纹,可一点都不影响她的美貌。

  村子里的人都说,她娘年轻时候,那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俏姑娘,追求的人很多。

  这么多年,她带她长大,风吹雨打,憔悴了不少,可若穿上好看的衣服,收拾打扮一下,也依然很美的。

  秦振斌早年丧妻,后只干生产,一直没娶妻。

  上辈子也有人在背后穿她娘和秦振斌的闲话,她未曾关注。

  直到沈红梅去世,秦振斌帮忙料理的后事,人前秦振斌秉着领导的严肃模样,忙里忙外,从下葬日子到安葬地,事无巨细,在她娘下葬前一个夜里,守了几天灵实在没抗住睡意的她眯了一会,等她起来的时候,她看到秦振斌跪在她娘的棺椁面前,哭得像个孩子。

  那会儿,她才看懂了秦振斌的深情。

  “哎呀,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你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你这样想,对得起你阿奶,你阿爹吗?”沈红梅低头,又急又气的道。

  秦瑜没笑了。

  她娘从来就是传统的人。

  怎么都不会有再嫁的想法,且家里还有阿奶。

  她觉得她这辈子的任何职责就是,养大她,看她成家带孩子,给阿奶送终。

  而这些任务中,没一个是关于自己的。

  “好了,看娘羞的。我只是说说而已。阿娘不要生气了。闻闻,我炒的青菜香不香。”秦瑜将刚炒好青菜盛出来,递给沈红梅看。

  沈红梅看了一下,道,“还不错。”

  秦瑜一笑,她娘终于没生气了。

  她只所以生气,绝对是因为她的话戳中了她的心。

  既然郎有情,妾有意。

  秦瑜决定,一定要让她娘找到下辈子的幸福。

  这样,等她娘过了明年的生死关,身边有个人照顾她,她以后出去上大学,也放心了不少。

  堂屋里,桌子已经摆开,梁军看着直接放在八仙桌上的圆盘惊讶不已,“嫂子,这桌子真好咧!”

  八仙桌只能做八个人,但这一用大圆盘放在桌子上,就可以多做几个人。

  他们这多人,加个凳子刚好一桌,一点都不挤。

  “嫂子?”赵朝霞一听梁军这称呼,惊讶的问道。

  顾瑾和秦瑜结婚之后,他们知青谁都不认。

  可她刚才听到了什么?

  梁军在叫秦瑜嫂子!

  就这么几天的时间,发生了什么事?

  “对啊。赵朝霞,嫂子做的菜真的很好吃。”梁军从来就没什么细腻的心思,完全听不出赵朝霞那声惊叹。

  赵朝霞转头看顾瑾,想从顾瑾身上获得某些答案。

  却不想顾瑾自动忽视她,已经风轻云淡的坐在桌子边。

  顾瑾脾气她很熟悉,他若是没想法,其他的人怎么撬都撬不动,她转向其他人,甚至很想愤怒的询问李卫民,梁军叫嫂子,他们就这样纵容?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所有人的关注点都不在她身上,围坐在一起所有的人,眼睛里就只有摆在桌子上的菜。

  菜不是很多,可都是硬菜,都是大菜!

  鸡是金黄的鸡,发出浓郁香味的鸡。

  鸭是酱色的鸭,闻着就觉得香辣爽口的鸭。

  鱼是细薄质嫩的鱼,里面酸菜散发这着浅浅酸味,勾得人直吞口水。

  秦家奶奶笑眯眯的看着这一桌菜,慈祥的道了一句,“孩子们,吃吧。”

  话还没落音,梁军犹如饿了好久的小猪一样,将一块鸡肉夹在碗里,然后直接埋在碗里……

  “……”赵朝霞极为鄙夷的看着梁军,吃货,吃货!好似饿了几辈子的吃货一样!

  再看李卫民也开吃了,他吃得没梁军那般夸张,可也完全是一副完全被秦瑜收买腐蚀的样子。

  贺青莲就不用说了,往秦瑜这跑了几趟之后,差不多已经变成秦瑜的走狗了,吃一块肉,还夸一下,“秦瑜,你这菜真是好吃!怎么做的?我可以向你学吗?”

  秦瑜则人模狗样的搭话,可以啊。

  赵朝霞感觉自己眼睛都是脏的,心中憋着一股气,什么都不想吃,都被这些没意志力的、毫无革命斗争精神、随便就被腐蚀的城市青年气饱了。

  梁军一顿乱啃之后,满嘴都是油水的抬头,一抬头,就看到赵朝霞极为愤怒的看着他,有些迷惘的道,“朝霞同志,你不吃吗?”

  赵朝霞依然瞪着他。

  “你若是不吃,那这一块肉我吃了啊!”梁军笑着和赵朝霞道。

  鸡肉最好吃,一顿吃下来,就只剩一个鸡腿,其他的人都吃了鸡,唯独赵朝霞筷子都没动,虽大家心中有些许矛盾,可在餐桌上,还是很自然的留了一块肉给赵朝霞。

  “只剩最后一块了,你都想吃?你也不怕撑死!”赵朝霞见梁军筷子立马要落下的时候,眉头一皱,快速且熟练的将鸡腿夹在自己碗里。

  她看不上秦瑜,但是自己的权益却必须要维护。

  “……”众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