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79章 气死了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瑾脸以看得见的速度沉了下来,铁青铁青的,特别吓人。

  “那个……还是不要谈这个事了。”秦瑜被他身上骇人气息吓着,真是莫名其妙,好似又惹着他。

  “若是你觉得做饭有难度,要不,我来?”秦瑜小心翼翼的询问。

  不能起纷争!

  不能和给自己交租的上帝起纷争,秦瑜在心中和自己做思想工作。

  “也不算是表错对象。爷看在你每天都给我为服务的份上,可以免费做你的锻炼对象。”顾瑾用施舍的神情高冷的和秦瑜道。

  “啊?”秦瑜脑门一下子没转过弯来。

  “还站在这里做什么?碍爷的事?”顾瑾俊朗脸上都是嫌弃。

  “……”秦瑜赶紧溜。

  回到屋子,秦瑜思索了半天,都没明白顾瑾要真实表达的意思,她有些沮丧,在和顾瑾对决这件事上,她确实实力不相当,说到底,还是读书少了的原因。

  还是看书吧。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必须每天晚上都坚持看书。

  爷爷以前藏在这个老屋子里的书都被她搬了出来,每天看一些,算是稳固知识,也为明年高考做准备。

  今天收到了信,回信她还没写,事一件一件来。

  刚拿起笔,她就打了两个哈欠,从早到晚就没停过,好困。

  顾瑾在厨房里倒腾了到天完全黑,才将饭菜搞定,准备将饭乘桌子上去的时候,发现饭都是米粒,水放少了,没熟……

  “……”顾瑾有些不服气,将饭舀出来,重新又煮了一鼎罐。

  过了半个多小时,总算是可以了,看起来不错,不生也不糊。

  顾瑾走进秦瑜房间。

  秦瑜桌子上放着一盏昏暗的油灯,她带着口罩趴在桌子上,桌子上方摆着一封信,上面落款霍然写着沈哲。

  一看沈哲这名字,顾瑾浑身神经立马拉了起来,戒备心四起。

  沈哲说,甚为想念?在医学院等她?

  秦瑜在回信,她写的内容不多,可就那么才写的几个字,看得顾瑾眼睛刺拉拉的。

  “很高兴收到你的来信,我也很想念……

  一个说想念,一个说也很想念……”

  这是郎有情,妾有意?

  秦瑜天天带着口罩,死活不让他看,是因为口罩和沈哲的职业有关?

  迫不及待要和他离婚,是早就找好了备胎?

  得知她今天辛苦了一天,他准备下厨。

  炒菜切着了手,煮饭少放了水,他又煮了一锅。

  他顾瑾头一次如此辛苦如此忙,她却在这和人写信打情骂俏!

  刚才和他说那些好听的话,也是为了以后和沈哲说?

  顾瑾站在秦瑜身边,手握拳头,青筋毕露,胸膛的火焰越烧越燎原。

  秦瑜睡着睡着,骤感觉身边温度冷飕飕的,冬天到了?

  不对,现在明明是初夏的季节。

  不应该。

  努力挣扎起来,脖子和手臂都酸麻。

  扭头一看,顾瑾居高临下的站在她身边,如果说,她刚回来的时候,他脸上只有两条黑灰印渍的话,此刻他的脸上,都是横的竖的印记,和叫花子似的,不知道他摸了柴火的手,究竟在脸上擦了多少次……

  她有些想笑,可当她瞬间就笑不出来了,她身边的顾瑾,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眼眸里的愤怒让她发怵。

  “怎,怎么的了?”秦瑜有些胆战心惊的问。

  顾瑾胸腔上下起伏,哼冷一声,喝道,“我和你说的话,你当耳旁风了?沈哲那种人面兽心的男人,你还恋恋不忘了?一口一句我想你,你想我!”

  “就算你们要打情骂俏!你忘记,我们现在还是婚姻期的夫妻。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给我带绿帽子?”

  “……顾瑾,你什么意思?”秦瑜被他骂得脑袋有些迟钝。

  “还什么意思?看不懂?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找备胎?秦瑜,你没脑子也就算了,那你好歹听话一点!不听话也就算了,那你就愚蠢一点。是在不行,就蠢到底也可以!”

  “爷我辛辛苦苦做饭,是给其他男人在养女人,啊?”

  最后一个啊字,又冷又沉,抨打着秦瑜的心。

  秦瑜被他吼得心惊胆颤。

  什么都是他说的,骂他愚蠢的人是他,让他做愚蠢的人也是他。

  泪水瞬间溢满眼眶。

  上辈子他也经常这样吼她,瞪着眼睛,好似要吃了她一样。

  秦瑜为自己这种被他一吼就要鼻酸心酸的样子生气,她到底还是没挣脱上辈子的阴影。

  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努力将眼泪憋回去,眼眸直视顾瑾,道,“是我要你给我做饭的吗?你自己非要去做饭,做不好饭菜,冲我发什么脾气?”

  “我和沈医生书信来往又怎么了?我蠢不蠢,和你不是早就没关系了?你说我是你妹子?谁让你这样自我代入的?我缺哥哥吗?我不缺,这个世界,我有我自己,我存在就足够!收起你的义愤填膺,沈医生不管是何作风,都与你无关!”

  秦瑜将自己桌子信上遮住书信抬头的信角拉出来,愤怒的指着书信纸张,“麻烦你看清楚!我和朋友赵舒雅,写一句,想念都不行了吗?顾瑾,你们京都是不是有很宽的海,你是喝海水长大的?啊?”

  秦瑜声音和顾瑾一样,毫不客气的吼了回去。

  吼到最后一个“啊”字的时候,和顾瑾刚才说的那个“啊”字一样绵长,又冷又沉。

  顾瑾低头,当他看到信上抬头,确实赵舒雅的时候,心中燃起的怒火瞬间消失不见,脸上都是尴尬……

  他竟然……吼错了……误会她了?

  “我真是有毛病,我和你解释什么?”秦瑜说完之后,嘲弄的笑了起来,眸眼再次落顾瑾脸庞的时候,冷漠且疏远,低沉冷喝道,“出去,以后不准进我屋子!”

  顾瑾哪里还有刚才的嚣张气势,灰溜溜的出了秦瑜屋子。

  “若是没法好好相处!我们各过各的!”秦瑜心头气实在难平,看着顾瑾出门的身影冷冷的道。

  气!

  生气!

  好生气!

  是在太生气了!

  气的胸疼!.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