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99章 我表弟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们做的终究不是什么正经事。带着比较稳妥一点。”秦瑜充满警备的轻声道。

  顾瑾一听这话,就忍不住想笑,“那我们做的是什么不正经的事?”

  这般偷偷摸摸的,他们怎么说,关系还是很光明正大的!

  “投机倒把啊!不过,你若是不愿意带,也没关系,只是,你可以帮我拿一下都鸭子吗?我背了一路,好累。”秦瑜摸了摸自己肩膀,柔柔弱弱的道。

  这示弱的小女人,眉头微微皱起,眼眸水汪汪的,顾瑾简直没法拒绝,将她背上的鸭子背在自己肩上。

  这背包看起来不是很大,沉得很,五只鸭子,熏烘之后,差不多20斤。

  走一点点距离,肯定是没问题,可他们公社离镇上不近,她竟然可以挑一担,还背这么重。

  “太谢谢你了。”每次他答应她的请求,秦瑜就会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表示感谢,“那等会你跟在我身后就好了。”

  只是在看到秦瑜转身低头挑箩筐的时候,顾瑾不知是自己眼花还是什么,他好似看到秦瑜那双漂亮得眼睛里都是让他捉摸不透的狡黠。

  “大姐,生意好吗?我来了!”秦瑜将辣酱挑到大姐店铺面前。

  自由市场才开始开市,人不是很多。

  大姐家的蒸笼里冒着白色雾气,散发着包子的喷香。

  “来了就好。吃早餐没?”大姐看到她挑了一箩筐的辣酱,特别开心,“这次辣酱,有这么多呢。”

  “嗯,是的。这会的辣酱刚好结得多!不过这波采完,要过好些天才有。”秦瑜一边回答,一边将辣酱都搬进大姐店铺。

  和大姐熟悉之后,她做的辣酱统统都交给她卖,她只收成本价和人工费。

  这样省时省力,不用天天守在这里卖辣酱。

  对于她这种在公社还要养猪喂猪的人来说,这是最划算的。

  “这些辣酱卖完也需要一点时间,只要不缺货就好。”

  两人将辣酱放进店铺的小仓库里后出来,秦瑜一闻到包子的味道,肚子就饿了起来,“大姐,包子熟了。我要十个,三个糖包,三个馒头,四个肉包。再加一瓶杨梅汁吧。”

  累了这么久,必须要好好犒劳一下自己的胃。

  “过来先吃早餐。”秦瑜招呼顾瑾,坐进大姐的店里。

  大姐这会才注意到秦瑜还带了一个人,这男子个子高高,长得白白净净,脸上没任何表情,甚至还有拘束,看起来好似有些面熟,只是她一直想不起来,“王姑娘,这位是?”

  她这是第一次见她身边着人。

  秦瑜笑了起来,她都忘记介绍顾瑾了。

  要如何介绍他呢?

  真实关系肯定不能说。

  哥?

  她一早就说了不需要。

  表哥?

  那些个情情爱爱的人才以表哥表妹称呼。

  “他是我表弟!有些害羞。”秦瑜在脑袋中将适合和顾瑾关系的词搜索一圈之后,发现这个关系比较不错。

  顾瑾一听这称呼,脸色瞬间拉了下来!

  表弟?

  他比她小吗?

  不,还大两岁!

  秦瑜这女人,是他给了她一点颜色,她就蹬着楼梯上天摘月亮了?

  “哎,王姑娘,你表弟可真俊俏!”大姐看顾瑾这模样,越看越喜欢。

  秦瑜笑眯眯的看着大姐,特别骄傲的推销道,“确是,十里八村,就我表弟最帅。你要是有认识好的姑娘,可以给我表弟介绍介绍。”

  大姐乐了,道,“这个应该的。我给你们留意。”

  顾瑾冷着眸子瞥了秦瑜一眼,转头扬起唇角笑容和煦的看着大姐。

  一见顾瑾那笑容,秦瑜瞬间感觉不好。

  他发现她在做辣酱和酱板鸭时候,就是这么一副人兽无害的笑容。

  “那个,大姐,这其实不是……”秦瑜赶紧解释,让顾瑾这般要预谋打击报复她的,肯定是这个称呼,“他不是我表弟。”

  大姐瞬间就疑惑了,“那他是?”

  顾瑾已经吃完一个包子,拿着帕子擦了擦手,眸子都是认真的道,“我是她相好的。”

  “……”大姐震惊的看着顾瑾。

  “……”秦瑜几乎被自己嘴里的杨梅汁呛着。

  “她有男人。我是她相好的!”顾瑾面不改色的加了一句。

  “……”大姐嘴.巴惊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这什么关系?

  王姑娘看起来,很端正的一个姑娘,怎么可能会结婚,而且还有相好的?

  秦瑜狠狠踢了一下顾瑾的脚!瞪了他一眼,“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城里来的。”顾瑾又加了一句。

  大姐依然没反应过来,顾瑾这说话的口音确实不是他们这的。

  “大姐,他最喜欢胡说八道。不要信他!”秦瑜和大姐解释。

  “她找的我。”顾瑾继续添油加醋。

  “……”这话确实没毛病。

  “那也不是相好的!”秦瑜反驳。

  “我说的可有假话?”顾瑾继续问。

  “你在偷换概念。”秦瑜没想到顾瑾这般无赖。

  “既然我没说假话,那就是既定事实。”顾瑾道,哀叹一口气,“你不是一直当大姐是自己人吗?让大姐知道又怎么样?你若不是不想让人知道你的事情,你为何要天天带一个口罩?我们若没关系,我为什么要给你背着这么重的东西陪你来镇上?”

  “顾瑾!”秦瑜感觉自己真真的被顾瑾这些含糊其辞的话虐哭了。

  “好了,我不说了。大姐,你就当我是她表弟好了。其实我比她大两岁。她其实也很有难处,毕竟有些事,她确实是不想让人知道。”顾瑾说完,一脸忧伤的吃包子。

  那委屈模样,像极了自己想露面却不敢见光的地下情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申诉的出口。

  秦瑜满是纠结的看着大姐,她要怎么解释?该如何解释?

  大姐满脑子则都是浆糊。

  这男子说得很对,她从未见过秦瑜,她一直带口罩,确实是在遮掩着什么。

  这么一说,好像是真的。

  难道是这王姑娘,一早就成亲了,看到城市来的知青,爱慕上,所以就和知青好上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