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111章 世界有些疯狂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走到秦瑜屋子时,他没进去,而是一直沿着台阶上。

  还没走到养猪场,他就闻到了浓浓的酱香味。

  酱板鸭,酱香味……

  顺着香味散发出来的方向,他径直走过去,透过低矮的小窗格子,他看到秦瑜忙碌的身影。

  和在灾区一样,她将头发高高束起,扎成一个发髻,发髻上捆绑这淡绿色的蝴蝶结,穿着一件娃娃领的浅色小碎花的短袖衫,一条深蓝色阔腿裙,因为裤子太肥大,她将用稻草将裤腿捆了起来。

  她没带口罩,脸上依然有些小痘印,这些小痘印却一点都不影响她脸蛋的精致和五官的端正,没有痘印的脸蛋上,肌肤犹如剥壳鸡蛋一样细嫩。

  她没发现他在外面看他,一边翻滚正在熏烘的酱板鸭,一边哼着轻快调子,偶尔闻一下,脸上会露出如阳光一般灿烂的微笑。

  那笑容清澈又纯真,看得人心旷神怡。

  他终于明白,梁军那句“嫂子那么漂亮!”的意思。

  李卫民心猛的跳漏了一个节拍,不敢逗留,迅速下山。

  走到秦瑜院子边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坐在台阶上。

  他感觉这个世界有些疯狂,每下一个台阶,脑海里印着的都是秦瑜脱掉口罩的模样。

  他之前明明那么讨厌秦瑜,现在怎么会觉得她这么好看?

  ……

  秦瑜一直蹲在鸭子面前熏烘,翻转。

  所有鸭子都熏至金黄,酱香浓郁的时候,感觉自己腰酸背痛。

  站起来,运动一下。

  看着再次制作成功的酱板鸭,她心情特别好。

  想唱个歌,跳个舞。

  说来就来,站在养猪场的小广场里,她将扎成发髻的头发放下来,将捆着阔腿裤的稻草扔掉,上手左右微张,脚往右踩着轻快的步子,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左边,二二三四五六七八,一二三恰恰……

  步子踩正之后,悠扬的歌声响起。

  “脑海里想着你,眼睛里印着你,每次的呼吸都因为你而起……”

  “高挂着繁星,一闪闪亮晶晶,照亮着我的心指引者我前行……”

  院子里,顾瑾感觉家里的凳子不够坐,闲来无事,他有些手痒,准备去抬楼上找两根木条下来,爬楼梯刚上抬楼,往上面养猪场一瞄,意外发现,在养猪场的小广场上,有一个曼妙的身子在舞动。

  那姑娘穿着他给她买的小碎花的浅色布匹缝制的衣服,一条刚过膝盖的迎风飘扬的裙裤,衣服扎进裤子里,腰身柔细。

  乌黑亮丽的长发在微风中晃动,步伐轻快又愉悦。

  她唱的那歌声,他听不清,只能依稀听到一些语调,这些语调刚好是那天晚上她用树叶吹出来的第三首。

  轻快自然,活泼动人。

  歌声悠扬,舞姿摇曳,好似落入人间的精灵一样。

  顾瑾很久没见过这样让人赏心悦目的画面,索性躺在高低错落、非常有层次感的木头上,看着秦瑜跳完一遍又一遍。

  ……

  秦瑜喜欢这首歌,喜欢这个舞蹈。

  歌声悠扬,歌词优美,舞蹈步伐简单,踩点就可以舞出整首歌词的步伐。

  上辈子这首歌风靡全国,是最受欢迎的广场舞,非常治愈。

  连跳了五六七八次之后,她感觉有些累,再次进了熏烘房,里面的鸭子需要再次翻转了。

  ……

  秦瑜进入熏烘室好久,确实没出来的意思的时候,顾瑾才搬着一根木头晃晃悠悠的从抬楼上下来。

  一下来,就看到李卫民在院子里。

  “顾哥,我敲院子门没人应,推门进来,看到石桌上有书,估摸你应该再附近,就在这等。”李卫民一见顾瑾,就立马解释道。

  “嗯。”顾瑾淡淡应了一声。

  “你这准备做什么?”李卫民见顾瑾扛着一根木头从楼上下来,些许疑惑的道,“这木头,你从楼上直接扔下来,不就可以了吗?”

  这搬着从楼上下楼梯,多不方便,而且扛着,将他这白白净净的白衬衫都弄黑了。

  “……”顾瑾楞了一下,脑袋有点晕,李卫民说的很对。

  他这是……脑袋短路了?

  “看到你在下面,担心砸到你。”顾瑾随口诌了一个漏洞百出的借口。

  “……”李卫民默默听着,不反驳。

  “是镇上有什么事?”顾瑾将木头扔在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漫不经心的问道。

  “对。柱子在找你。”

  “他找我有什么很重要的事?单车来了?”

  “单车还没到。酱板鸭还没到,他说自己被客户追得屁.股冒青烟了。”李卫民回答。

  顾瑾倏地一笑,“鸭子这么好卖,还真没想到。”

  见李卫民一脸笃定,什么都没多问的样子,顾瑾加了一句,道,“你嫂子做的。”

  “……”李卫民眸子跃过不易察觉的惊讶,顾瑾在和他们面前称呼秦瑜的时候,“你嫂子”说得如此自然。

  “你来的时候,就知道了,难道不是吗?”顾瑾左看右看这木头,他用这木锯肯定搞不定的,想起院子边小池塘边有一处烂泥巴路,他果断决定,凳子不做了,搬那里去做路基。

  李卫民点头,道,“是的。许柱子和我描述了一下,我估摸着就知道是谁了。”

  李卫民不是蠢笨的,只要脑袋一转,就会知道结果,这也是他欣赏他的原因。

  顾瑾转头一笑,有些得意的道,“我比早些时间知道。”

  “嗯。”

  “不过我也意外。”顾瑾又是一笑。

  他们所有的人,都被秦瑜那个小丫头骗了。

  她每天都在忙,忙,忙,都以为她在养猪喂猪。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普通人,忙一个那么大的养猪场,都有些忙不过来,谁想到,秦瑜那柔柔弱弱的样子,既可以管好养猪场,还能有时间去做生意?

  “让许柱子不要担心,我明天就去镇上。”顾瑾想了想道,“你现在要和我一起去看一下,许柱子说的那个客人追得屁.股冒烟的酱板鸭吗?”

  李卫民没拒绝。

  跟着顾瑾再次上养猪场。

  “鸭子熏烘好了吗?”顾瑾一进熏烘的屋子,直接问道。.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