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112章 秦瑜对他的态度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瑜没回头,笑着回答,道,“还没呢。还要再上料,味道才更好。还要在搞四五个小时。”

  将一排最后一只鸭子翻转一下,她才转头,这一转头,就看到顾瑾身后还站着李卫民。

  这让她有些意外。

  顾瑾将李卫民和梁军都当成亲兄弟,但是他对李卫民和对梁军的态度确实完全不同的。

  之前李卫民性子还有些浮躁,可这才多长时间,她明显感觉李卫民整个人变得稳重多了。

  虽如此,她对顾瑾将李卫民带上这行为依然不得其解。

  她倒卖产品这件事,一早就和顾瑾说好,顾瑾要为她保密的。

  “卫民不会和任何人说。”顾瑾大概意识到秦瑜的顾虑,补了一句。

  “哦。”秦瑜淡淡应了一句,没在理会他们两个,继续熏烘她的鸭子。

  李卫民看着秦瑜,秦瑜对他的态度,和之前一样,一如既往的冰冷,他站在这里,唯一能感觉的就是漠然。

  “你明天去镇上,需要我和你一起去吗?”秦瑜的鸭子还没完全完工,顾瑾骤觉唐突。

  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带李卫民上来。

  秦瑜一听这话,转头笑道,“太需要了。”

  “好。明天你叫我。”顾瑾带着李卫民下山。

  “顾哥,许柱子已经知道你和秦瑜的身份。明天你去的时候,可能要先和柱子打好招呼。”下山的时候,李卫民和顾瑾道。

  顾瑾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那我先回公社了。”

  “好。”顾瑾没挽留李卫民。

  李卫民一切看起来正常,可一切看起来又好像有些不太一样。

  ……

  翌日。

  秦瑜和之前一样,一早将顾瑾叫起来。

  抵达镇上的时候,也和之前一样,先去包子铺那边吃包子。

  大姐一如既往的热情。

  秦瑜也一如既往的和大姐热情。

  吃完包子之后,秦瑜拉着顾瑾往许柱子这边走。

  许柱子激动,紧张。

  怎么都没想到他的嫂子就是这王姑娘!

  早知道她是,还压什么价?直接给卖不就得了。

  “柱子兄弟。早上好!”秦瑜热情的和许柱子打招呼。

  这一生兄弟,叫得许柱子激动万分,“早上好,大……老板。”

  本打算叫大嫂的,幸好他机智,迅速改口。

  “柱子兄弟,你这样叫,我可不敢当。”秦瑜笑着回答。

  许柱子也笑,他们大嫂还真不知自己咖位。

  顾哥是他的老板,现在他的老板在给她背包,她不是大老板,又是什么?

  “你若是这样客气,我也只能叫你许老板了。”

  “别,那我还是叫你王姑娘,这样亲切,年轻。”许柱子立马改口,你是大老板,你说了算。

  秦瑜将鸭子放下之后,许柱子立马将上次的尾款和这次的全款都给了秦瑜。

  秦瑜看着一把和公职人员要干一个月才赚到的钱有些激动,“柱子兄弟,上次说了,卖完给尾款。你不用全部都给我……”

  “王姑娘,你这鸭子这么好卖。我必须要给你全款。还有我们说好了,你做的鸭子,只能卖我一个人。我是独家经销。”

  “这个完全没问题。”秦瑜回答得很干脆。

  诚信是经商之道,这点她还是能做到的。

  秦瑜要走的时候,许柱子还塞了很多东西给秦瑜。

  “王姑娘,这个花生,这个红豆,这个绿豆,你都拿着。马上要过端午了,粽子里放些豆子会更好吃。这是赠送。”

  “……”

  “王姑娘,你之前买过香料,也都备着,这个免费,给你做鸭子用。”

  “……”

  “王姑娘,这个你拿着,这个你也拿着……”

  “……”

  在自由市场不远的地方,春婶子带着她闺女秦香发现秦瑜和顾瑾的时候,立马闪到一边。

  不停的看,眼神专注又气愤。

  直到秦瑜和顾瑾离开许柱子的商铺,她才走出来。

  家里什么都没有,做了很多工才攒了几块钱,结果这段时间她宝贝孙子生病,瘦了很多很多,她带着秦香进自由市场买些鸡蛋回去。

  才进来没一会儿,就看到了秦瑜和顾瑾。

  两个人一个背着篓子,一个背着包。

  东西塞得满满的。

  她什么都没听到,却看到那小老板使劲往秦瑜和顾瑾包里塞东西。

  花生,红豆,绿豆,白糖,红枣,饼干各种……

  这些东西,得花多少钱?

  秦瑜和顾瑾拿得眉头都没皱一下。

  “秦香,你看看你。这就是你脸皮薄的下场。人家秦瑜没脸没皮,每天可以吃香喝辣!”春婶子心头气愤。

  若顾瑾是她女婿,她现在哪里需要为买几个鸡蛋心疼票子?

  她会和沈春梅一样,天天都有肉吃!

  每天做工都哼着歌!

  “娘,这事,你怪得了我吗?”秦香扎着两条大辫子,脸红红的反问。

  “没出息就是没出息!还不服气!”春婶子见秦香这模样,越加气不打一处一来,“你和你爸就一个德行,窝囊,没本事。看着我被人欺负,屁都不敢放一个!”

  上次她被秦瑜打了一个巴掌,哭着回家,结果她家那男人任凭她哭仍凭她闹,死活不给他出头。

  还说,她是蛮不讲理,没脸没皮。

  就差没说,她被秦瑜打,打得好,他很欢喜的话。

  一想起这件事,春婶子白天晚上都睡不着。

  “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给我走!我和你说,要不是看在你和你弟还没结婚的份上,我早就不呆这个家了。我早和你那个王八蛋爹离婚了!”

  秦香瑟瑟发抖跟在春婶子身后。

  “哎,有了。许柱子那里有酱板鸭了!赶紧去!”

  “老远就闻到鸭子的香味了。”

  “快点,快点,再不快点,又没了!”

  好些个人冲一般往刚才秦瑜买东西的那个店铺跑过去,春婶子和秦香走得很仔细,却也被逆流的人冲撞了好几下。

  “什么破玩意,让人疯成这样?”春婶子没好气的嘀咕道。

  “娘,好像是说一个用香料做鸭子。好香,我也闻到了。”秦香用力嗅了嗅,“这味道诱人,就特别想吃!”.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