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113章 他在占小便宜?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好香,你想吃?你想吃,那也得看有钱没钱!有本事自己找一个有钱有粮票的男人,让你男人买给你吃!”春婶子恨铁不成钢的瞪着秦香道。

  秦香看着大家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眼巴巴的吞口水。

  秦瑜和顾瑾,刚将东西需要买的东西全部采购完,就看到大波人往许柱子那边冲过去。

  听到的都是“鸭子来了”,“快点,不然没有了”,“今天没买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买到”这样的话。

  大家如此疯狂,秦瑜心中充满自豪。

  不过酱板鸭本身就是,让人疯狂的存在。

  吃了还想吃,吃不饱,吃不腻,回味悠长。

  客户们如此认可她的手艺,她以后在也不愁没钱花了。

  不过,她还是有些被许柱子诸多的赠送搞晕了头。

  她和他之间其实很公平,她出商品,他卖。

  一起合作,互惠互利。

  这些赠品他不需要这样塞给她。

  她想拒绝,身后的顾瑾却一点都不客气,许柱子给什么,他就装什么,全都装在她那个大背包里。

  “顾瑾,我觉得收人家这么多赠品,有些不好。要不,你等我一下,我给他一些钱,算买他的。毕竟他也是给人干活的。这样被他家老板指责,就不好了。”

  不能因为这些蝇头小利,影响许柱子的工作。

  许柱子这么灵泛,她可不想失去这个八面玲珑的合作者。

  “他这么会卖东西,他老板喜欢还来不及。”

  “你又不是他老板,你怎么知道他老板会喜欢?而且,刚才,我明明是要将东西退回去的,你非要拿着。搞得我们好像很喜欢占小便宜一样。虽我现在做的是小生意,但我更知道,做人要有格局。”

  “……”顾瑾狭长深邃眸子微微收紧,他在占小便宜?

  他没格局?

  特么东西都是他的,他爱怎么搬就怎么搬!占谁便宜了?

  她就是卖几只鸭子,就和他说格局?

  他那东西几百上千种,那又要做何格局?

  “这世界,脑袋灵泛的人本就不多。”顾瑾冷睨秦瑜两眼,道,“指望你这种小女人,能不那么蠢,是我天真!”

  “东西我爱,我就拿!格局这玩意,我想有就有。不想有也轮不到你来说!”说完一句之后他又加了一句,“管好你自己!”

  “你这人,真是太不可爱了。我就说说而已,你有必要生气吗?”秦瑜敏锐的发现顾瑾不高兴,眸子里有怒火。

  “哼。”顾瑾冷哼一声,懒得理她。哼完立马迈着高昂的步子往前走。

  “不理我就不理我。你爱理不理,我也不在意。能赚钱,我就很开心,没有什么比赚钱更开心的事了。”秦瑜也冷哼了一声,脑袋往一边冷冷一别。

  ……

  春婶子带着秦香,最后还是没抵制住酱板鸭的诱惑。

  跑过去和大家一起疯狂的去抢酱板鸭。

  她手上没什么钱,最后只花了两毛钱,买了鸭碎骨。

  骨头上没什么肉,可这一点都不影响春婶子和秦香吃得津津有味。

  “真是太好吃了!老娘做一天工才两毛钱,这两毛钱,才抵这玩意半斤!”春婶子一边吃一边不满的道。

  “可是娘,这真是我吃过最好的东西。我停不下来。我还要吃。”又香又辣,回味无穷。

  “不能在吃了。留点给你爹吃,给你哥嫂吃!”春婶子死死的捂着袋子。

  秦香吞了吞口水,道,“娘,你刚才还说要和我爹离婚的。留给他做什么?”

  春婶子那被鸭子美味压下去的愤怒,瞬间被秦香勾起,打开袋子,愤恨的道,“也对!给他留啥子?又老又轴的男人,我真是脑子有毛病,给他留!”

  秦香迅速的抓了一把鸭骨头紧紧握在手里,好满足。

  这一大把,她可以从镇上吃到屋子。

  “我算是上了你这丫头的当!找女婿没啥本事,这贪吃的本事,你却足足的。”春婶子见秦香吃骨头都能吃得狼吞虎咽的样子,心头又气又无奈。

  “娘,这个真的好吃。不知道这鸭子是谁做的?我好想学。”秦香一边吃一边道,哪管她娘是什么态度。

  春婶子顿时脑袋闪过一阵灵光,“香儿,你不是很喜欢倒腾吃的吗?这个,你吃了之后,吃出味道没?我你若是会做,做出来,我们也可以偷偷拿到这里来卖!”

  他们家,煮饭炒菜都是秦香的,秦香什么菜都会做,手艺还不错。

  做这个东西,应该也没啥问题。

  这么多人都爱吃,这东西还这么贵。

  若是真做出来,那她以后就不用为多买几个鸡蛋而发愁了。

  秦香也来劲,“要不,我试试?”

  “你确定你能做出来?”春婶子有些忐忑的问。

  “做不做出来,那不得试试?娘,再去多买点,我吃出味道,才能做出来!”秦香一边吃一边道。

  “你还要吃?吃了多少钱了?一天的工钱就这样被你吃没了!”

  “那我也可能,一天赚到你一个月的工钱。”

  春婶子肉疼,想着以后真能赚很多钱,又买了半斤鸭骨头。

  ……

  秦瑜一直往回走到,走到自己屋子下面的上坡台阶上,她突然不想走了。

  腰疼,腿疼,还感觉特别困。

  反正家就在上面,歇息一下也没啥的。

  顾瑾瞪了她一眼,心中虽有气,却还是停了下来。

  秦瑜冲他一笑,眸子清澈,眉毛弯弯,不知为什么,顾瑾觉得这妮子现在越来越会卖萌了,冷哼一声,“以为冲我笑,我就会原谅你的愚蠢和无礼。”

  “随便你怎么想。”秦瑜从路边折了一个树叶浓密的树枝轻轻晃动,晃出一阵微风。

  顾瑾高兴不高兴她不知道,她心情好就行了。

  手上有票子,眼前有美景。

  每过一段时间,她就会欣赏一下灵溪村的景色。

  已经完全进入初夏,满眼绿波,树木葱茏,繁花似锦,稻子已经在抽穗,不用过太久,稻子就会成熟。

  想起稻子成熟,秦瑜心冷不丁一惊,她记得,这一年,早稻收割完之后,晚稻秧苗才下去不久,就发生了蝗灾,将稻苗啃得长长短短,晚稻大量减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