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118章 你不喜欢她,对吗?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贺青莲眉头皱了皱,道,“笔记本被人撕了?现在本子不贵,可也不便宜。你们家进贼了吗?可按道理来说,真有人要偷拿,也应该拿一本,而不是拿几页吧。拿几页空白的纸,能写什么呢?”

  “撕的不是空白页,是我已经做好的笔记。”秦瑜回答。

  看贺青莲的表情,她不知情确不是装的。

  顾瑾说,只有贺青莲在院子里,可她确实没撕她笔记本的道理。

  而且,撕两页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有什么意义呢?

  贺青莲若有所思,轻轻道,“会不会是有人内急,从你屋子里偷了两页纸做手纸?”

  秦瑜眉头皱了皱,“谁知道呢。”

  这年头,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

  “算了,不说了,不就是两页纸,也没什么大不了。”秦瑜道。

  贺青莲说了两句话之后,就低头,再也没说话。

  秦瑜笔记本丢了两页,她这样说出来,肯定是在怀疑她。

  而且这笔记本的笔记,丢的时间,肯定就是近段她接触她的时候。

  “你好!请问是秦瑜姐姐家吗?”院子外面,响起一个询问声。

  询问的声音,稚嫩却充满礼貌。

  秦瑜一听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抬头,她才确定。

  “黑狗子,李老先生,你们来了!真是太没想到了。”秦瑜赶紧走到院子门口,真是让她太惊喜了。

  来的人竟然是李之鸣和黑狗子。

  “秦瑜姐姐,好久不见!”黑狗子走到秦瑜面前,一把抱住秦瑜的腰。

  “好久不见。来,来,你们走了一路,赶紧喝口水。”秦瑜这边话才说完,那边贺青莲已经将茶水端了过来。

  “今天端午,公社里放假。我和爷爷说,想来灵溪公社找你。爷爷同意了,我们一早就出发。秦瑜姐姐,你看我走路是不是越来越快了,怎么早就到了!”黑狗子眨着忽闪忽闪的眼神和秦瑜道。

  秦瑜摸了摸他脑袋,温柔的道,“黑狗子又长大了。以后越长越高,走路还会更快。”

  “李老先生,按理来说,这过节应该是我来看你。让你们跑这么远,真是不好意思。”秦瑜转头和李之鸣充满羞愧的道。

  主要是,怎么都没想到,这个端午,李之鸣会和黑狗子来。

  李之鸣淡淡“嗯”了一声,就没其他的表情了。

  他一点都没变,看起来脾气古怪,不好打招呼。

  可秦瑜知道,他能来这里,已经是最大的改变了。

  “瑜丫儿,这是?”沈红梅和罗红叶见院子里动静蛮大,从屋子里走出来。

  一出来,罗红叶立马激动了,连说好几声,“哎呀,哎呀,这不是小李子吗?”

  李之鸣一直都很冷淡的眼神也变的很激动,他快步走过来,握着罗红叶的手道,“嫂子!真的是你!嫂子!”

  “……”秦瑜惊讶,她奶奶和李之鸣老同志以前是认识的。

  “呀!真多年过去。你也老了!”罗红叶看着李之鸣满是感慨的道,“当年认识你的时候,你才二十出头,是个愣头青。这一晃,几十年过去了。”

  “是啊。几十年过去了。”李之鸣脸上难得有除了冰冷以外的神情,被满是皱纹围绕的眼睛里,有水雾萦绕。

  “之鸣啊。这些年,你过得可还好?”罗红叶拉着李之鸣进堂屋,一进堂屋看到神龛上秦瑜爷爷遗像的时候,一直被憋着泪水,瞬间淌了下来,“秦哥已经过了?是什么时候的事?”

  罗红叶微叹一口气,道,“有十多年了。我家瑜丫儿八岁的时候,他爷爷过了。”

  “嫂子,这些年,你辛苦了。”李之鸣心头闪过各种情绪,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最惨的,可再见曾经自己的战友早已离开人世,他突然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起码还活着。

  秦瑜站在一边,听了好一会才知道,原来李之鸣早年是卫生兵的时候,和在部队里做军医的爷爷认识,那时候,爷爷奶奶对这个上进又勤快的小伙子关爱有加,一来二往,大家关系特别好。

  他们几个在后面战争中走散,随后李之鸣出国,这一晃,各种错过,就变成了现在的几十年没见。

  人生真短。

  短得曾经好似就在眼前。

  人生也不短,几十年之后,大家再见面,依然如故。

  本有些担心李之鸣一个人坐着,会有些招待不周;现在好了,奶奶带着他述家常,问东问西,就不存在照顾不周的问题了。

  “今天真是巧了!我很多没看到你阿奶这么高兴,这么激动了。”沈红梅悄悄和秦瑜道。

  “是啊!让阿奶和李老先生聊。我们继续是做菜。”秦瑜心情愉悦的道,低头看一直站在她身边的黑狗子,才想起,还没向沈红梅介绍黑狗子,“娘,这是黑狗子。是李老先生的孙子。川南公社救灾的时候,他们帮了我们很多忙。”

  沈红梅满眸子慈爱的道,“黑狗子,谢谢你们照顾秦瑜姐姐。真是个好孩子。”

  “婶子好!”黑狗子礼貌的喊沈红梅,道,“其实是秦瑜姐姐和顾瑾哥哥救了爷爷。我们没帮他们什么忙。”

  秦瑜忍俊不禁,怎么会有这么实在的孩子?

  沈红梅也没忍住笑了起来。

  “黑狗子,你先自己玩一会儿,吃饭之后,姐姐在带你玩。”秦瑜给黑狗子一些饼干,立马进了厨房。

  今天家里这么多客人,每个菜都必须做好。

  “好。”

  黑狗子拿着饼干吃了一块,非常熟络的往石凳这边走。

  他在卫生站混过,认识顾瑾他们,冲其他人笑了一下之后,他径直走到顾瑾身边,皱着眉头的问道,“顾瑾哥哥,你和秦瑜姐姐明明就是夫妻,为什么在灾区的时候,不和我们说呢?”

  那眉头皱成疙瘩、委屈的小模样,好像骗了他几百万似的,梁军笑问道,“黑狗子,这事你咋知道的?”

  “我和爷爷一来问秦瑜姐姐住的地方,就有人告诉我们了。”黑狗子道,然后伤心的问,“他们说,你不喜欢秦瑜姐姐。是因为这个,所以才不告诉我们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