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165章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曲子顾瑾足足吹了半个小时。

  这曲子秦瑜以前没听过,只觉得好听,用于锻炼鸭子归笼的调子再好不过。

  “你这调子很不错。有时间教我吹一下。”秦瑜将鸭子统统关好之后,和顾瑾请求道。

  顾瑾轻轻一笑,“这个,自然没什么问题。但是……”

  “?”秦瑜眉头微蹙,问道,“但是什么?”

  “我教你这首,你也得教我一首。”顾瑾高深莫测的回答。

  “我学的曲子,不都是和你学的?”秦瑜好笑的问。

  顾瑾眸子深沉,道,“不是。那天晚上,你从外面回来,后面唱出来的曲子,我从来没听过。”

  “……”哪天晚上?细细一想,秦瑜才想起,是那天晚上是顾瑾见了赵朝霞之后,她独自回来的那个晚上,她吹了一首曲子。

  是现代的曲子。

  那随意曲子,顾瑾竟听了进去?

  他这记心也太可怕了。

  可他为什么一定要学呢?

  她那首广场舞的曲子,专门跳广场舞的。

  “那个,我其实就是随便吹吹的。吹得乱七八糟的。”秦瑜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这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觉得学学也可以。”

  “那就有时间我就教你。”秦瑜只能应下来,和他商量道,“今天有些晚了,随便弄点吃可以吗?”

  “可以!”

  一点意见都没有,秦瑜感觉,这些天的顾瑾,好像越来越好说话了,没那么拗,没那么轴了。

  秦瑜欢喜转入厨房,打了四个荷包蛋,炒了一个青菜,准备了一些腐.乳。

  这是他们进这院子里,最简单的菜。

  本以为顾瑾嘴上说没关系,心里多少会有些不高兴,却没想到,顾瑾一点反应都没有,吃了两个荷包蛋,加了一些腐.乳.,没半点嫌弃简单。

  这让秦瑜有些不好意思,道,“等没这么忙,我一定搞一顿隆重,将这顿补回来。”

  “不用!”顾瑾浅浅回答,眸子深深的看着秦瑜,微微一笑,道,“过日子,不就这样?”

  “哈?”他们这啥时候变成了过日子?

  “粗茶淡饭,知足常乐。”

  “难得你有这样的心境。农村知青生活,能将你心境历练到这样安然淡然,你以后肯定大有前途。”秦瑜由衷的表示称赞。

  好多时候看他都很不爽,好多时候看到他就很愤怒。

  可她更知道,她和顾瑾纵然有无数多的情感揪扯,但那都是上辈子的事,和这辈子没啥关系。

  这辈子的顾瑾,救了她,护过她,且没有想伤害她的想法,起码从和他一起单独过日子开始,他脾气坏,但人不坏,有时候还幼稚得可爱。

  “接下来你是不是又准备干什么大事?”顾瑾一听秦瑜充满沧桑感的语气,可以看到未来所有一切的通透样,心头就格外不爽。

  “没有啊!养了这么多鸭子,养猪场还有11头小猪,许柱子那边要的酱板鸭,我现在都还没有做出来。还能干什么其他的事?”秦瑜非常认真的回答。

  “是吧?我还以为你要开摊给人卜卦算命!”

  “顾瑾,你这人也太不得劲了!我夸你一下,你竟然还讽刺我,揶揄我!”和顾瑾聊天总会这样,莫名其妙就被他拐进坑里。

  被他嘲弄,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秦瑜!”顾瑾声音骤然一沉,叫了她一声。

  这好似班主任的严厉声音让秦瑜下意识正襟危坐,“啥事?”

  “上次我和你说的政治课,你复习了没?”顾瑾眸子冷厉的问道。

  秦瑜头皮瞬间有些发麻,低头忧伤,道,“这些天,活干得没停过的。还没复习。我收拾碗筷之后,立马就去复习。”

  顾瑾手指敲了敲桌子,含颌点头,道,“好。”

  不过很快他又改变了主意,道,“你还是先休息,休息好了,学习效率才更高!”

  秦瑜觉得说这话的顾老师,真心好体贴,“那个,我明天必须要去一趟镇上了,早晨可以借你单车用吗?”

  说话这语气又充满小心翼翼,倒底没将他当自己人。

  顾瑾心头不畅,不假思索道,“不借!”

  “……”秦瑜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失落失望。

  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之前还说,她可以随便骑。

  这她才开口一两次,他就不借了。

  “坐我车!我送你!”顾瑾骤然抬头,充满笑意的道。

  秦瑜心花顿然绽放。

  可依然很恼怒的瞪了他好几秒钟,这样逗她,很好玩啊!

  ……

  翌日。

  秦瑜一早就醒来。

  白天要给自己自留地插秧,插完秧之后,还要去给秦振斌家打稻子,要喂猪,要喂鸭子。

  她早去早回。

  养猪场现在只剩下一头母猪和十一只小猪,喂起来,劳作强度没那么大,但这400只鸭子,却不是那么好养的。

  干活只能快点,再快点!

  刚穿好衣服,走出屋子,她就看到顾瑾坐在石桌上。

  “你起来得比我还早。”秦瑜和顾瑾打招呼。

  “得看是谁叫我做的事!”顾瑾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这话,让我觉得自己倍有面子。真是太谢谢顾知青了。”

  顾瑾眸子微冷的白了她一眼,果然,永远别指望这个女人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哪个男人会放着这么好睡觉的时间起个大早,起早贪黑陪着一个女人?

  除非稀罕她啊!

  稀罕她啊!

  两个人推车下坡,秦瑜坐在单车中轴上,顾瑾坐上座包,双手将秦瑜环在怀中,清晨泥土的味道,山间野花的香味,晨间虫鸣的叫声,随着车带着秦瑜身上淡淡的清香迎面扑来。

  顾瑾嘴角微扬,他喜欢这种感觉。

  “来个曲子!”顾瑾低沉声音附在秦瑜耳朵边,轻轻道。

  不知道是靠他太近的缘故,还是他声音本就这样的蛊惑力,每次他只要靠近她耳边说话,她总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这种感觉总容易让人有些把持不住。

  “你想听那首?”

  “那首!你说会教的那首。有歌名吗?”

  “《花花香》。”秦瑜眸光幽远,道,“和现在我们路过的地方一样,很多香味。所以叫百花香。”

  “名字很好听。”顾瑾低沉的声音轻缓附和道。

  “嗯。”.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