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170章 偷鸭子的!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桂珍姐姐,谢谢你。不过,我对这个上大学没啥兴趣。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挺好的。”秦瑜回答。

  现在做酱板鸭,养鸭子,养猪,日子格外充实。

  她本就在准备高考,和这种推荐上的大学,自己努力考的大学,含金量更高,也更有成就感。

  而且,她真的还有很多事没做完。

  今年蝗灾还没来,她这么多鸭子,不是谁都能搞得定的。

  沈红梅和秦振斌的事也没搞定,离开灵溪公社,她不放心。

  郭桂珍很意外,和秦瑜接触了一段时间,她觉得秦瑜应该不是那种甘于目前这种生活的人,可她现在的回答,着实让她意外。

  “那你们家顾知青呢?他有申请报名的打算吗?”

  “这个啊,我不知道。我想,他应该,可能,也是不想的吧。”秦瑜不确定的道。

  “若是这样,那也不错。”郭桂珍松了一口气。

  有郭桂珍这个插秧小能手在,四个人一个上午插秧插了一半多。

  下午他们分头行动,顾瑾和梁军两个人去了秦振斌家,秦瑜和郭桂珍继续在自家田里插秧。

  “桂珍姐姐,你和梁军结婚之后,有什么打算吗?”上午梁军凑在顾瑾面前说想赚钱的时候,她其实又听到一些内容。

  高兴梁军有了担当,可又担心梁军心里放不下事。

  现在除了工分以外的赚钱方式,都等于是踩红线,危险。

  若是在将事情交给谁上做选择,梁军和郭桂珍相比,那她会选择郭桂珍。

  郭桂珍从小当家,知道柴米贵,更知道若有机会,必须要死守,要珍惜。

  现在,刚好是黄金萌发的年代,若是政策允许,她一定带着他们风风火火发家致富。可偏偏不允许,只能选择偷偷的带着他们干一下了。

  “我现在也在想,要做什么才好。”郭桂珍眉头皱了皱道,“梁军和我说,他是从外地来的,他想先起一修一个房子,然后在结婚。地,我和我爹说了,我爹同意给我们一块挨着我家的山地修房子,可我们却没多少钱。”

  “这是好事。看人家梁军想法多成熟,这结婚确实不能在继续住你娘家。过日子,还是小两口一起过会比较好。且又是挨着你们家,有什么事,都可以打招呼。很好呢。”

  “其实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认真。”说这话的时候,郭桂珍嘴角上扬,有家有房子,她才完全感觉,这个男人是真想在这落地生根。

  “我现在想多赚点钱。瑜丫,我看镇上自由市场卖的东西还挺多的,很多人有多余的东西,也偷偷挑过去卖。你说,我学做豆腐,然后每天挑去市场卖,会不会有生意?”郭桂珍想了想问道。

  秦瑜转头看着郭桂珍,和上辈子还真没差多少。

  这辈子的郭桂珍依然是想通过做豆腐起家。

  “我经常去自由市场,买豆腐的人很少,没专门的铺位,一般都挑着卖,会有生意。但是桂珍姐,我还还有更容易赚钱的事,你想不想干?”

  “真的?”

  “自然是真的。等事情忙完之后,我叫你。”

  “好。太谢谢了。”

  “是我要谢谢你。今天我家田这么快就差插完秧,全靠你。”秦瑜将最后一棵秧苗插好之后,上田埂。

  看着一田的秧苗,很有成就感,也腰酸背痛。

  “太阳快下山了。我都去养猪场喂猪,你家里事也很多。大队长那边,顾瑾和梁军一起,肯定可以搞定的。”秦瑜洗干净腿上泥巴之后,和郭桂珍道别。

  她不仅要喂猪,喂鸭子。

  更重要的是,今天她还要做酱板鸭的第一道工序。

  白天太忙,她只能晚上加班加点。

  ……

  春婶子家的稻子,打了两天终于打完。

  大家都在拔秧苗的时间,她找了一个上茅房的借口,溜到了秦瑜院子里。

  她要看看,秦瑜到底将鸭子放在哪里,她更要数一数,顾瑾早晨带着秦瑜倒底买了多少只鸭子。

  现在每家每户有的牲畜超过三个,就会被割资本主义尾巴。

  秦瑜买的鸭子肯定超过三个。

  她若不高兴,就直接去公社告秦瑜,说秦瑜滋生了资本主义思想,**。

  她若是高兴,就顺秦瑜买的几只鸭子回去,这样秦香做鸭子成本就少了大头,秦瑜吃哑巴亏也不敢声张。

  春婶子几乎是一路飞奔上秦瑜院子。

  一走到院子边上,她就听到院子池塘里传过来此起彼伏的小鸭子叫声。

  闻声走过去,当看到池塘里密密麻麻鸭子的时候,春婶子震惊得嘴.巴里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公社人都知道秦瑜养了不少仔鸭,却没想到这鸭子这么多。

  秦瑜和公社说,她买的鸭子是300只,这哪里只有300只。

  若是超过300只,那就代表秦瑜不管是仔鸭,还是成鸭,都是超标的!

  春婶子第一时间想的就是,秦瑜多买了仔鸭,浑水摸鱼,混入公社鸭子中,等鸭子长大了,再偷偷卖掉,中饱私囊!

  这个猜测让春婶子兴奋不已。

  “当务之急,我得先清点一下这池塘里的小鸭子!”春婶子想明白之后,站在池塘的篱笆边,开始数鸭子,“一二三四……六十,八十……哎呀,那边的鸭子怎么又跑过来了?”

  “重新数。一二三四……”

  “这些死鸭子,灾鸭子,怎么就这么不听话?重新再来,一二三四五……”

  每次这鸭子数到一半,鸭子就开始乱串,春婶子数得直骂娘。

  秦瑜刚走上自己屋子的时候,听到鸭子叫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她加快脚步,火速走到池塘边。

  池塘里的鸭子依然处于惊魂未定的状态,到处乱飞。

  “顾瑾,莫不是这里有黄鼠狼?”秦瑜眉头皱得高高的。

  若真有黄鼠狼,她这鸭子就惨了。

  秦振斌稻田的谷子比大家预计完成的时间更快,顾瑾看秦瑜回来,就立马以要帮她一起喂猪回来了。

  “仔细看看!”顾瑾眉头微蹙,往篱笆边走了一圈,发现了端倪,道,“池塘有水流出来,有人鞋子走过的痕迹。不是黄鼠狼,是有人来过。”

  “应该是偷鸭子的!”

  顾瑾低沉的声音在池塘边缓缓响起,听到秦瑜回来,火速躲进一边粪坑的春婶子吓得心肝胆儿发颤。.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