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222章 怕人看嫂子啊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李卫民回神,答,“上次我们剿了他老巢,现在他在隔壁镇的黑市上落脚。顾哥,我们要不要再去将他落脚点端了?还有,我

  们的酱板鸭,还要不要继续搞?”

  “从长计议。梁军这很快上梁了。你多帮着点。”顾瑾走到自己单车面前,用力按了一下单车车铃。

  帮郭桂珍洗衣服的秦瑜听到车铃声,立马跑了过来。

  “要回去了吗?”秦瑜问。

  顾瑾眸子微低,眼前这个小女人穿着一件白衫,黑色过膝盖阔腿裤,衣服扎进裤子里,更显腰身纤细,身段玲珑;因为一直在

  劳作,脸蛋红扑扑的,好似一朵娇艳的花朵,让人百看不厌。

  不知不觉,他都没反应过来,这个小女人,竟变如此漂亮。

  顾瑾油然而生无数危机感。

  “回去了。先将鸭子吹回家。”顾瑾一边回答,一边伸手将秦瑜掉落在脸颊的头发轻轻往后拨,“以后注意点形象,别冒冒失失,

  让被人看笑话。”

  “……”秦瑜眼眸震惊的看着顾瑾。

  他在干什么?

  他当着外人,他在给她拨头发!

  “顾哥,嫂子怎么会被人看笑话?嫂子这么漂亮,你怕是被人看够了,觉得心里吃亏。”梁军呆在屋顶,一边装瓦片一边道。

  顾瑾一记冷眼杀过去,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梁军立马闭嘴。

  李卫民抿唇浅笑,和顾瑾,“顾哥,有什么需要的,直接招呼我们。”

  “好。”顾瑾脸上未任何波澜起伏的点头,和秦瑜说,“上车。”

  ……

  晚霞犹如一条漂亮的绸子挂在天边,映红山脉,映红夏日浓绿树叶,也映红了走在路上被唤回家的鸭子。

  秦瑜和顾瑾和之前一样,一人站山坡一头。

  鸭子们有昨天的经验,那边秦小江压根没费什么吹灰之力,鸭子就开始回池塘。

  “一只,两只,三只……三百八十九,三百九十……四百只,四百零一只…四百三十九…四百四十只……”不需要自己赶鸭子,秦

  小江索性站在山间小道上,数鸭子,直到一只鸭子入池塘后。

  “秦瑜姐姐,回来了四百四十只!”秦小江大眼睛里都是震惊的和秦瑜道。

  昨天只回来了三百多只,今天竟有这么多!

  “你确定你没数错?”秦瑜笑问,“你告诉我,八十九之后是多少?”

  “八十九之后是九十,九十一,九十二,你还当我是啥都不懂的小孩吗?”秦小江皱着眉头,非常生气的抗议。

  秦瑜点头,“看来真会数数了!不错,不错!”

  这一过数数瓶颈期,后面的一切都不是难事。

  秦小江其实蛮聪明的,若好好培养,定会比上辈子要强。

  “姐姐,你和姐夫真有办法!就这样将丢了鸭子找回来,真厉害!”秦小江看鸭子们归笼,充满崇拜的看着秦瑜和顾瑾。

  顾瑾翘着二郎腿坐在院子里看书。

  秦瑜拍了拍秦小江脑袋,道,“秦小江同学,记住一件事,不管做什么事,都要用对方式方法。没事,可以和你姐夫多看看书,

  你姐夫读书也很厉害。”

  “哦。”秦小江懵懵懂懂点头。“不过,刚才我看到很多鸭子,都有标记,不是背上被剪鸭毛,就是翅膀上被剪。”

  秦瑜点头,这个她也发现了。

  鸭子一听他们声音就跟着回来,有些可能是真跟错了队伍,但更多是,这些鸭子,本就是公社的,被人故意做标记,混淆视听

  “那你帮我将那些有标记的鸭子,先找出来。”

  “好。”秦小江现在老喜欢帮秦瑜干活了。

  “在!都在!”这边,秦瑜和秦小江还没将有标记的鸭子完全挑出来,院子外面骤然嘈杂起来。

  “秦瑜,我家鸭子刚做的标记,剪了翅膀。现在不见了。是不是在你家?”

  “我家的也不家,剪了鸭子大.腿毛。”

  好些个人都站在的秦瑜家门口。

  其中还有春婶子。

  春婶子一见自己小儿子又混在秦瑜这,气不打一处来,“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给我回来!自家鸭子不见,没见你找。你天天给

  别人喂鸭子!”

  秦小江惧怕春婶子,秦瑜朝他点头,道,“小江,你先去你娘那。”

  秦小江眉头皱了皱,走到春婶子身边,春婶子一把将他拉过去,在他胳膊狠狠捏了一把,骂,“看到我们家鸭子没?”

  “……”那一捏,秦瑜都看得特别疼。

  秦小江还这么小,春婶子现在是疯了吗?

  对这么小的孩子下这死手。

  秦小江本就不是那种很听话的孩子,走到她娘身边,本以为她娘心头气会消一点,却不想被他娘狠狠捏了一把,他低头看自己

  手臂,青了,好疼。

  “娘。我们那鸭子,是你从公社抱走的。你做了标记,那也不是咱们家的!”秦小江脸上挂着豆大眼泪,大声吼道。

  春婶子瞬觉得自己脸打得啪啪响,被自己儿子这样拆台子,脸倏地变黑。

  “你个小兔崽子,你看我怎么收拾你!看我怎么打死你!”见秦小江往下跑,春婶子追了下去。

  那些来要鸭子的人,都是被春婶子鼓动的。

  却不想,鸭子他们还没张口要,春婶子自己就跑了。

  几个人站在秦瑜院子外面,进退两难。

  “我这是有些鸭子进行了标记,但我觉得更多的,是大家误标了。”秦瑜站在几个女人面前,客气的道,“我养的鸭子,其实也不

  是我自己的,是公社的。我负责给公社养鸭子,有责任和义务将鸭子养好。若是少了,或者死了,我也不好向大家交代,大姐

  大妈,大婶,你们说是不是?”

  大家面面相觑。

  秦瑜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们其实是听出来。

  不是他们的鸭子,不要乱认。

  这鸭子他们捉回去,这喂了好些天,吃的是谷子,是剩饭,是糠,都是粮食。

  自己辛辛苦苦养这些天,鸭子长大了不少,开始膘肥体壮,现在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一想,心头实在不甘心。.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