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247章 谁给你的脸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气死我了!那小砸表,肯定和于大康有一腿,今天还逼郁姨和她道歉。你说这事恶心人不?她还要脸不?”郭桂珍愤怒的道。

  郁姨?

  秦瑜倏地想起,郭桂珍和郁丽波有亲戚关系,郁丽波是她母亲是表姐妹,她叫表姨。

  “我若事儿不忙,我就会天天盯着她。总有活捉他们的时候!若被我活捉,我就喊所有人去观看他们两个那点破事。”

  秦瑜突然有些矛盾,她知道贺青莲和于大康的关系,但从头到尾没挑破,她这究竟是息事宁人避免大家大吵一顿还是纵容姑息

  最害郁丽波?

  “我郁姨也真是的。既然已经知道有那么一回事,她今天还去道歉?我若是知道她要道歉,肯定直接拦着她。等我知道的时候,

  她这道歉都已经完事了。憋屈,于大康太欺负人了!”

  不仅她没料到。

  应该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吧。

  “算了不说了。一说,我就气不过来!我娘以前脾气也这样,啥都不敢,畏畏缩缩的,我郁姨那脾气和我娘完全一样,被人骑头

  上了都受着!咱们女人这,真心一点权力一点地位都没有。”郭桂珍义愤填膺的道,“以后,我不管我生的男孩还是女孩,我都

  不允许别人指指点点。我也不允许我自己在男人面前畏畏缩缩,男人说什么是什么。”

  “这是我们女人都盼着的。”秦瑜表示认同,“而且桂珍姐姐你已经先行一步了。要改变这个社会对女人的看法,提高女人地位,

  只能靠女人自己。”

  “扯远了。对了,再提醒你一次,远离黑青莲花远点。我现在看到她,我就想泼大粪!”

  “黑青莲……”这称呼,让秦瑜有些觉得格外……别具一格。

  “那小砸表,之前天天粘着你,和你称姐道妹,一有好事想出名了,就立马把好处往自己身上揽,勾引已婚老男人,这品行的人

  从头到脚都是黑的,叫什么贺青莲,叫黑莲花还差不多。”郭桂珍骂起人来,唰唰的,嘴特别利索。

  “行,我已经远离她了。”秦瑜回答。

  “还有一件事,我这两天不刚开始做酱板鸭,这鸭子香味浓,我家住这村头,好多人都故意路过,还有人还问我,这鸭子怎么做

  晚点他们知道这鸭子能卖钱,肯定会问你要配方。你这耳根子软,不管谁要,你就说不知道,这鸭子是我烤。让他们来找我

  ”郭桂珍和秦瑜叮嘱道。

  “那天我、梁军、李卫民都说了,那天晚上我们仨个都在养猪场烤鸭,别人问我,你就说,会做酱板鸭的人,是我!那些不怀好

  意的人来,我会统统骂回去。”

  秦瑜心窝一暖,不想郭桂珍为她考虑这么多。

  “你这怀着孕……”

  “怀着孕又怎么了?当初我们骂我、嘲笑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以后的每一天!”郭桂珍毫不客气的道。

  “桂珍在呀!”郭桂珍这边话还没落音,院子外面就传来一记女声。

  秦瑜往外看了一眼,眸子随即漠了漠。

  是吕大娘。

  郭桂珍转头看一眼秦瑜,心中了然的道,“看吧。说什么来什么。”

  “吕大娘,今天什么风把您给出来了?我这寒舍蓬荜生辉。”郭桂珍笑盈盈的站起来招呼。

  吕大娘笑嘻嘻的走过来,一过来就看到秦瑜,讪讪打了一声招呼,“哟,瑜丫也在。”

  上次她在自己家门前威胁她要上吊自杀的事还历历在目,这会冲自己笑,秦瑜也站起来,扯了个笑容回了她一个笑脸。

  不管怎么说,面子工程不能少。

  “老远就听到你这香味浓。我就走过来看看。”吕大娘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是吗?我这刚好在烤鸭子。家里房子做工,等准备菜。”郭桂珍答。

  “丫头,你可真大方。竟用酱板鸭做菜上桌。听说这鸭子老贵了。”吕大娘寒暄的道。

  “自己做的,也算不上什么成本不成本。吕大娘你若是没事,我就先去忙了。”郭桂珍说了两句,下了逐客令。

  这吕大娘在村子里和春婶子的名声有得一拼,偏偏他们两个人关系还好。

  只想占被人便宜的高手。

  “桂珍,我这,其实没啥事情。我呀,就是想询问一下,这酱板鸭是做的?一闻到这味道,怪馋人的。”吕大娘见郭桂珍不想理

  她,舔着脸说自己的来意。

  “我乱做的。”郭桂珍冲她一笑,“秦香一早就在做酱板鸭了,你要学,找她更好。”

  “乱做都能做这么好?听说你前儿个做了三只,卖钱了。秦香那不行,做的鸭子每次都卖不掉。都是同一个村里的,有钱大家一

  起赚嘛。你一个赚钱,多不好意思。对吧?”

  郭桂珍笑了起来,道,“我还真好意思!”

  同一个村里的,就要告诉你如何做?

  这什么破道理!

  吕大娘被哽了一下,道,“桂珍,你这孩子,可不是这么小气嘛。”

  “吕大娘,这个我还真不能告诉你。我这是在镇上买的秘方,而且,你看这做鸭子多不安全,上次帮秦瑜做三只鸭子,秦瑜还被

  批斗,被割资本主义尾巴了。你这若是惹上麻烦,那不就是我的罪过?”

  “桂珍,秦瑜那被割资本主义尾巴的事,咱们都是自家人,具体是什么情况,谁心头还没个底?”吕大娘意味深长的道,“有秦瑜

  那的前车之鉴,我会万分小心的。也不会将你供出来。”

  她来的时候,春婶子就和她说了。

  秦瑜上次那就是在玩资本主义,百分之百就是自由市场许柱子那的供货人。

  因为被抓过,所以现在秦瑜防备强,自己不做鸭子,将做酱板鸭的方法教给郭桂珍。

  她也是亲眼看到郭桂珍送鸭子去许柱子那,许柱子给了俏价钱。

  他们和秦瑜都有过节,要鸭子的配方,找郭桂珍也一样。

  “吕大娘,你这说得,好似你不供出我来,我就要配方告诉你一样。”郭桂珍笑容冷了下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