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269章 情书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梁军站在一边,看得眼睛发懵。

  他顾哥将药膏抹开在嫂子脚上每个淤青的部位,动作轻柔,格外认真仔细专注。

  那怜惜的态度,面对的好似不是他嫂子的脚,而是稀世珍宝。

  顾哥竟然还有这么柔情似水的时候?

  揉了揉眼睛,梁军再看一次,发现自己确实没看错。

  “嫂子果然是嫂子!嫂子,我顾哥可从未给人这样上过药。”梁军感慨道,然后认真的问,“嫂子,我顾哥不错吧。”

  以前的顾瑾,可未曾在任何女生面前出现温情。

  秦瑜低头,她感觉自己脸上应该是火.辣辣的道,心更是砰咚砰咚一直在乱跳。

  是不错啊。

  很不错。

  “梁军,药!”顾瑾将手上药膏盒放在一边,伸手问道。

  梁军低头一看,顾瑾手上药膏盒里的药膏已经没有了。

  秦瑜这受伤的脚,还只涂了一半。

  “嫂子,是还有一个药膏,是不是?”梁军问道。

  秦瑜点头,道,“嗯。是的。”

  梁军往最里面的内里袋找了找,又掏出一个小药膏盒子。

  呃……好像还有个东西,硬硬的,一拿出来,发现是一个心形的一个叠纸。

  他将小药膏盒子递给顾瑾,将叠纸放在手心。

  叠纸上好像有小字。

  只是,这叠纸好像被洗过,有些毛边边,梁军睁大眼睛才看清上面的字。

  当他看清上面字的时候,瞬间乐了。

  “嫂子,你们兴玩这个?”

  “啥?”秦瑜莫名其妙。

  “天天住一起,都将信纸叠成心性,写情书!”

  “……”秦瑜一脸懵然,她书包啥时候有信?还情书?

  “你看,这纸上写着,顾瑾收!来信:爱你的人。”梁军将手掌大的信纸拿出来。

  秦瑜眉头一蹙,立马坐直坐稳,道,“怎么可能?我包里怎么可能会有信?我从来没写过信。”

  起码这个时候没写过。

  顾瑾嘴角瞬间划开一抹笑意,抬头,眸子深深、满是内涵的看着秦瑜。

  好似在说,不是说不喜欢我,不爱我?这信是什么意思?

  秦瑜被顾瑾这眼神盯得心发毛,自己明明没写,却被他这眼神看得心虚。

  “可这就是一封信。以前我们上学时候,很多女生将信叠成心型,我家桂珍也会。”梁军皱眉,立证自己没说错,“顾哥,嫂子说

  不是你写的……”

  顾瑾转头轻轻笑了笑,道,“是吧?”

  “但这信是嫂子包里的!还写这顾瑾收!落款还是爱你的人。”梁军强调。

  “所以呢?”顾瑾反问。

  所以呢?秦瑜恨不得捂着自己的脸,这两个人对话的意思,她还听不出来,她就是傻子。

  她越是否认,他们就越觉得她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越认为是她写的。

  顾瑾这表情和这模样,更是在坐等她打自己的脸!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要不,顾哥,这信给你。”梁军拿着信,好好奇啊。

  顾瑾眸中满是玩味的笑意,淡淡的道,“不用,你打开。念!”

  “不要念!”秦瑜大声拒绝。

  就在他们聊天这瞬间,她已经想起这信是哪里来的。

  是赵舒雅的!

  那姑娘喜欢顾瑾,不敢自己把信给顾瑾。

  让她帮她送信,她拒绝了。

  不用说,这信肯定是那天她走的时候,她故意放进来的。

  包她洗过一次,但最里面那层她没翻出来,纸张粘上水,会变得更没存在感,粘在包包布上,她一直没发现。

  她素来没往包包最里头放东西的习惯,这次是觉得要背很多东西,所以把药膏放最里面。

  “念!”秦瑜越反对,顾瑾越是有兴趣。

  在这个事情上,梁军果断选择听顾瑾的,缓缓打开心性叠纸。

  “亲爱的顾,”

  “哎哟,这称呼都如此亲昵,顾……”

  梁军刚念了一句,就笑了起来。一边念一边评价。

  顾瑾眸子笑意染开,转头看秦瑜,秦瑜恨不得捂着自己脸。

  “展现佳!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希望你心情很好。虽然我有些忐忑。可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否则我夜不能寐。”梁

  军一边念,一边笑,再次评价道,“想顾哥,想得晚上都睡不着觉了。”

  “梁军,你行了!不要念了。这不是我写的!你念到最后面,你会知道真相!”秦瑜道。

  “好。那我认真念,不点评了。嫂子,你说信不是你的。反正是别人写给顾哥的情书。顾哥,你听吧。”

  顾瑾嘴角笑意掩饰不住了。

  梁军清了清嗓子,大声念起来:

  我喜欢你,就像马儿喜欢草,小鸟喜欢虫。

  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小猫爱吃鱼。

  不管有多少风雨,我都想陪着你!

  梁军念到这里,几乎想捶地笑。

  秦瑜这次真要捂着自己脸了,这情书……这让她如何形容?怎么听怎么觉得……幼稚又肉麻……让人恨不得钻地下。

  这水平,她拜服。

  “梁军,这信真不是我写的。你想,你嫂子这么温柔多情有才华,写情书,肯定比这高几个级别!信念完了。你念落款!来信是

  赵舒雅!以前我们赈灾的时候,那姑娘喜欢你顾哥,说要我递信。我拒绝了。”秦瑜垂死辩驳。

  梁军啧啧的看着她嫂子,她嫂子这是不掉棺材不落泪。

  沉声且大力度念落款,来自:爱你的我。

  “……”

  赵舒雅怎么来给这样的落款?

  连自己名字都不写?

  落款没名字,秦瑜依然不死心,道,“你看笔记。绝对不是我的写的。”

  梁军耸耸肩膀,道,“嫂子,你自己看。”

  秦瑜接过信纸,信纸因为被洗过,字体放大,依稀能看到字,但字迹究竟是谁的,真看不出来。

  因为赵舒雅的字迹偏隽秀,有些字写起来很有力,铿锵,这和她的字迹有几分相似。

  顾瑾眸子深深看着她,微叹一口气,转头和梁军道,“你嫂子说,不是她写的。那肯定就不是她写的。”

  梁军急了,“可顾哥,这明明就是给你写的!”

  秦瑜包里的信。

  收信人顾瑾,落款人爱你的我。

  “哦,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梁军脑袋转了好几个弯,立马反应过来,道,“嫂子脸皮薄。对,不是嫂子写的。肯定不是嫂

  子写的。”

  为了不承认自己写信,连川南县的小.护.士喜欢顾哥这是都扯出来。

  嫂子为了不被人笑,也太拼了。

  他得听顾哥的话,不要一根筋非认定嫂子写的。

  秦瑜算是看明白了,他们越是否认,其实就越是认定。

  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可这信,真不是她写的!!

  “顾瑾,你要怎样才愿意相信这信不是我的写的?”秦瑜抓了抓脑袋,满脸纠结的道。

  顾瑾一边低头给她涂药,一边声音低沉的道,“你若想证明其实也不是没办法。”

  “什么?”

  “你做,我就告诉你办法。”顾瑾淡淡答。

  “你说。”

  “真做?”

  “肯定!”必须要证明自己,不能让他们继续误会下去。

  顾瑾手一顿,抬头,眸子幽深,眼角泛起笑意的道,“重新给我写一封情书。”

  “写一封温柔多情有才华的情书。对照内容,对照笔记。若有区别,那就可以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秦瑜。

  “你说过,你一定会写会做的!”顾瑾声音越发低沉有力,重重提醒。

  “……”特么,她这不是莫名其妙又进他圈套了么?.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