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275章 每句话的落款是你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镇上。

  许柱子看着顾瑾推过来的单车,满眼都是震惊和难以想象。

  他顾哥这开车技术,还真是不一般!

  这才多久,车废成这样了。

  上次修了一次,这次,修起来难度有些高。

  “顾哥,店里又来了一辆新车。要不,你先骑新车。”许柱子道。

  他一个卖货郎,现在要晋级做一个修车郎了。

  “可以。”顾瑾点头。

  “顾哥,昨天的事,我和李哥已经打听清楚了。”许柱子用手将沾了不少车机油的手擦了擦。

  顾瑾眸子随即深沉,道,“说。”

  “确实是邓章和雷坡这边的人!”许柱子答。

  “他们将人分成两批,一批人攻击我们店铺,真正目标是却是嫂子。昨天和李哥推测了一下,他们之所以攻击嫂子,目的可能是

  嫂子手上有酱板鸭的配方,但更多的目的应该是敲山震虎,或者以嫂子为筹码来要挟我们。”

  顾瑾点头。

  邓章和雷坡也只能用这样卑劣的手段。

  “幸好,咱嫂子够机灵!够英猛!顾哥,李哥说,嫂子以一敌六!我天啊,这是什么嫂子?大力士吗?我都搞不过来,嫂子竟然

  可以搞定。还将人打得哇哇叫!真是太英勇了。”许柱子一说起秦瑜,那崇拜之情如滔滔河水源源不绝。

  他怎么都没想到她嫂子身手这么好!

  顾瑾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秦瑜这个女人,确实很多时候让人刮目相看。

  昨天若不是她撑到最后,真被邓章的抓住,损失先不用说,被动却是肯定的。

  她说她的功夫是他教的,他什么时候教过她功夫?

  所有人关注点都在秦瑜受伤没受伤,都将她的变化归功于他。

  可实际,他对她的影响,屈指可数。

  “不过,让人呕心的是,派出所今天早晨已经将那些抢劫嫂子的人放出来了。”许柱子说到这里的时候,满脸都是愤懑。

  原因很荒唐可笑,也和顾瑾预料的一样,因为秦瑜没受伤,所以让他们道了歉,赔了点钱,邓章就将人接回去了。当然,谁都

  能看出来,背后主导的人定是雷坡。

  他人在养伤,影响力却在。

  “不过这些人放出来,日子也应该不好过。连女人都打不过的男人,注定要鄙视。”许柱子冷哼道。

  顾瑾眸色深沉,道,“他们下一轮动作应该很快就来。”

  邓章敢如此明目张胆回来,那是雷坡在愤怒的极点。

  地盘之争将会再次打响。

  这些人,不是收拾不了。

  只是,他现在还不想大动干戈。

  毕竟,做知青要低调。

  ……

  邓章这两天可谓怒火攻心。

  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两个计谋同时用上。

  这些酒囊饭袋竟然连女人都收拾不了。

  不仅收拾不了,还被人家女人揍了。

  “六个!六个!你们整整六个人!竟然打不赢一个女人!吃屎的吧!”邓章双眼猩红,愤怒的骂道。

  “老大,我们也没想过。那个女人会功夫,力气还特别大!”满脸横肉的男人捂着自己的脸,无比委屈的道。

  他们带的所有信息中,没一点提过秦瑜那个女人会功夫。

  以至于他们轻敌。

  “还找上理由了!不好好反应,还找理由了!”邓章走过去,直扫男人伤口。

  伤口裂开,疼得男人要紧牙关,再也不敢说话。

  “邓哥,确实如此。我也没想到秦瑜会功夫。”马响拉住邓章,道,“兄弟们受伤,大家都没想到。这次就先过,所有事从长计议

  ”

  看来顾瑾真打算在灵溪公社落地生根守着秦瑜那女人了。

  想当初,他和他们兄弟几个说,作为男人,一定要会功夫傍身,所以最后,他请了个武术教练教他和李卫民。

  而到秦瑜这,他竟是手把手教。

  顾瑾功夫好,他知道,但好到什么程度,他并不知道。

  可现在看他教出来的秦瑜,想必这功夫定好得他想象不到。

  “如何从长计议?”

  邓章暴躁的问,自从顾瑾来,他就没赢过一次。

  这次加上雷坡的人,依然没赢。

  “硬碰硬不行。得想其他办法。”马响回答。

  “马兄弟,你赶紧想。我们一起想。”邓章见马响沉思的模样,神情缓和了不少。

  而他,更急一场胜利来证明自己,也证明顾瑾并不是无坚不摧。

  ……

  秦瑜回家之后,才知道顾瑾去了镇上。

  回来的时候,发现他推了一辆新单车。

  秦瑜一看这新单车,心头满是感慨。

  这顾知青就是不一样,别人东西坏了是修。

  他东西坏了,是直接换。

  一辆单车150个大洋啊。

  150个大洋。

  农村人不吃不喝一年都买不起一辆自行车。

  这才多久,他又换了一辆。

  “没见过你男人这么帅!”顾瑾将车停好,站在车龙头边,将秦瑜看单车的视线统统遮住。

  他第一次骑单车回来的时候,她目光不是在他车上就是在他车载的鸭子上,好似完全看不见他一样。

  所以这次,他车上不带东西,车也不让她看。

  只准看他!

  “呵呵!呵呵!”秦瑜干笑了一声,“早晨开屏一次,晚上开屏一次。”

  顾瑾眸子微眯,嘴角微扬,道,“求你!”

  秦瑜脑袋嗡嗡嗡,杏眸怒瞪,顾瑾这人!

  人家对仗孔雀开屏——求偶。

  她就笑他是孔雀,他便回答求她。

  当人类爱情和动物求偶混为一谈的时候,就显得格外粗暴直接。

  “来吗?”顾瑾站在秦瑜对面,嘴角笑意未减,展开双臂,故作等待的问。

  “来你个头!”秦瑜气得牙痒痒。

  “头?太少了。给你我这个人!除你要的,其他都算是赠送。”顾瑾故作思虑,然后慎重的道。

  秦瑜抓狂。

  为什么这个男人说这些不正经话的时候,表情可以如此一本正经!

  “不要!什么都不要!”

  而她又为什么还和他继续说这些。

  顾瑾眼眸笑意更深,见好就收,坐在石凳上,道,“那就给爷来杯水!爷渴了!”

  秦瑜低头用勺子舀了一勺水,刚要递给顾瑾的时候,发现自己脑袋抽了。

  被他笑话了一番,她竟还给他倒水!

  他大爷,将水倒地上,勺子扔桶里,道,“要喝自己舀!”

  顾瑾眸子一沉,道,“嗯?”

  嗯什么嗯?

  秦瑜冷了一眼。

  当眼眸再次看到他身后新单车的时候,她瞬间发现和顾瑾吵架这件事,简直太不明智,立马转变了态度,将扔在桶子里的水勺

  拿起来,舀了半勺水,脸上挂着笑容,殷勤递给顾瑾。

  “……”女人变化这么快,定有阴谋,“不是要我自己拿?”

  “顺手而已。就近原则,我这舀水快。而且,你回来已经很热,给你倒点水,其实也是应该的。”秦瑜笑着回答。

  顾瑾斜睨她一眼。

  却没动。

  “你放心,水里没毒!”秦瑜道。

  “我倒不担心水有毒。”顾瑾回答,眸子落在她身上,道,“毕竟极少人有那样的嗜好。”

  “嗯?”

  “活生生的人你不要,非要一个毒晕的。”顾瑾回答,“毕竟活得更生龙活虎,难道不是?”

  秦瑜恨不得拿水勺直接拍他头顶!

  “你想什么啊?你每天到底在想什么?”

  “你!”

  秦瑜弃械投降!

  这男人牛逼了!

  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可以落款到你。

  这样戏弄她,很有意思啊!

  顾瑾见她脸蛋红彤彤的,挫败又无奈的模样,嘴角笑意掩不住,声色正经问道,“说话!这般殷勤,是想求我做什么?”.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