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316章 这顾瑾倒底要干什么?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瑾笑意更浓,和秦振斌坐在石桌上,他们都不能喝酒,所以在慢慢品茶。

  “小顾啊。这马上要入秋了,有什么打算没?”秦振斌一边看顾瑾,一边问道。

  虽现变成秦瑜名义上的继父,但秦振斌和顾瑾说话,一如既往客气。

  这顾知青,若是性子定了,以后肯定大有可为。

  现在的他和初进灵溪公社有很大不同,却还没完全稳。

  顾瑾来初来公社时候,他就知道,别人来农村,是因为生活所迫,政策所迫。

  唯独顾知青不一样,他肯定是被家里打下磨练的。

  别个城里人来农村,城里的家长最担心孩子在农村结婚生子,唯独他不一样。

  他一直没告诉任何人,那会顾瑾和秦瑜闹结婚的时候,他收到顾瑾奶奶一封电报。

  “娶!务必办妥!此电报勿告瑾。”

  有这电报后,他就变的格外有底气,各种威胁和诱骗,才将结婚这事定下来。

  当时顾瑾浑身都是锋芒,和他说话的时候,神情冰冷,眼神如刀,他感觉,若那会顾瑾手上有把枪,他定会被他打成筛子。

  后来,顾瑾一直安生,但是他心头对他,其实很不放心的。

  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给他搞出点事。

  其实也害怕,他有一天如他自己说的,不要逼我,若真逼急了我,我说走就走。

  以前他走了,他无所谓。

  现在走了,那就会要秦瑜的命。

  所以,公社有什么事,他都会和他商量一下。

  他和秦瑜结婚,婚后若有几个孩子,以后他退下来,他当上公社大队长,他在想走,就也走不了。

  现在,他就带他先练练手,办点正事。

  “过日子。媳妇说要去做赤脚医生,赤脚医生辛苦,我车接车送。”顾瑾骨节分明手指拿起一杯茶,一边缓缓品茶,一边回答。

  “瑜丫这次真要做医生?”秦振斌很惊讶。

  “对。刚答应季老头先生的。”

  “这丫头,不错。”秦振斌眼中多了些许赞意,道,“她愿意学,你同意你秦叔很高兴。但你也可以做些其他的事,”入秋之后,

  公社里要竞选公社干部,你报个名?”

  顾瑾眸子看了一眼秦振斌,不得不说,大队长对他和秦瑜真没的说。

  只要有机会,就为他们打算。

  只可惜。

  “不用。我没兴趣。”顾瑾拒绝。

  他家那个当官的爹,一想就心寒。

  他这辈子不会成为他的模样。

  “……”秦振斌感觉自己被茶水噎着了,和蔼劝道,“小顾啊,你秦叔一直都看好你。你也不是池中之物,咱们公社下半年,除了

  晚稻,没啥大事。你这只要愿意报名,十之八.九是成的。”

  他若是遇到什么难以解决的事,他也是可以罩着的。

  “谢了。我对当干部没兴趣。”顾瑾不为所动,拒绝得和之前一样干脆。

  秦振斌微叹一口气,好累。

  他都将话时候这么明白了,你只要报名,干部名额就是你的!可他依然一点兴趣都没有。

  大学生名额不想要,公社干部不想当,这顾瑾倒底要干什么?

  “你是不是有什么更好的打算?”秦振斌不死心继续问。

  “媳妇孩子热炕头!”顾瑾回答和刚才没啥区别。

  秦振斌完败,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顾瑾。

  可也只能呵呵笑了笑,道,“也好,也好。做个顾家的男人,也不错。”

  顾瑾见秦振斌这着急模样的,抿唇笑道,“秦叔你放心,我不会让秦瑜饿肚子。”

  “饿肚子是不会饿肚子,但你们干的终究是危险的活。”秦振斌提醒,眼眸锋利且严厉的道。

  他们几个搞得事,还真以为他不知道一样。

  所有事情,那天专政处理员来的事,秦瑜处理得一干二净,能骗过别人,但是骗不过他。

  他做大队长这么多年,谁心里有那么点小九九,一眼看过去,他心里也都是门清的。

  “……”顾瑾眸中闪过些许讶异,不动声色问道,“大队长说的,我不太明白。”

  秦振斌嘴角鄙夷看了他一眼,压低声音道,“还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就知道你这家伙心理强大,被我掀出来了,你还如此泰然自

  若,没一点心虚和惊慌。”

  这心里素质,杠杠的。

  幸好不是坏人。

  不然这种坏人,最难对付。

  顾瑾嘴角扬起满是焉坏的笑意,“大队长,那你这是,包庇。被镇上人知道,会被政审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不是省油的灯。我和你说两句,你还拖我下水了。”秦振斌气的咬牙切齿。

  顾瑾嘴角都是得逞的张扬笑意。

  那件事之后,谁都没在提起。

  他依稀感觉秦振斌和罗红叶都知道,今天和秦振斌这一聊,发现他们还真都知道。

  “以后,不管什么事,都慎重点。知道不?”虽被顾瑾气得头顶冒烟,可秦振斌却依然没忘郑重提醒。

  “谢谢大队长。我们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一定是安分守己的社员。”顾瑾态度极为好的背公社公约。

  “这样最好。不过,这段时间,镇上风向标有些松动。现在这样搞,我们公社还好,社员们勉强能吃饱。但前段被蝗虫吃得叶子

  差不多的那些公社,晚稻肯定会减产。镇上有些领导,都在鼓励人民若有其他创收渠道,可以干起来。早些年,这些,是谁都

  不敢提的。现在有人提出来,说不定这是一种积极信号。”

  “说一千道一万,不管信号积极还是不积极。你们都要万分小心。”

  秦振斌一边和顾瑾说当下局势,一边再次提醒他们。

  “好。知道了。”

  “对了。你若不做干部。现在公社小学马上要开学,你做个代课老师总可以吧?代课老师做得好,公社也是可以推荐入国家编,

  吃国家粮的。”秦振斌依然不死心,询问顾瑾。

  “……”这次顾瑾没直接拒绝,只是道,“再说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