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318章 你的男人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死娘们!”于大康见郁丽波畏畏缩缩的模样,气不打从一处来。

  秦振斌那老光棍,都能找沈红梅那风.情不错的女人,为什么他这,自己女人就这样畏畏缩缩?

  一天到晚,好似见鬼一样,阴不阴,阳不阳。

  在想刚才被村民们埋汰和嗤笑,他怒火更大。

  要不是那天采访,郁丽波人不人鬼不鬼出来坏他事,镇上的领导就不会让他处处里家庭事务,他也就不用天天陪着这个死女人

  现在被选调去镇上,已经成问题。

  在灵溪公社,工作也开展不了。

  “大,大康……我,我什么都没做……”郁丽波一见于大康眼神冷狠,立马哭起来。

  “哭,哭!你除了哭,还能做什么?”于大康抡起一个木柴,劈在郁丽波身上。

  “啊!”钝痛疼得郁丽波大叫。

  于大康越加愤怒。

  郁丽波垂着的眉眼倏地抬头,眼神里尽是哀凉和愤怒。

  “死女人!”

  “你就是死男人!于大康,你打死我,你打死我。你不打死我,我就咬死你!”郁丽波猩红着眼睛,咬牙切齿往于大康那边撞过

  去,整个人犹如发怒的母老虎,一头撞上去,撕咬开来。

  ……

  “阿奶。饭菜做好了。我阿娘正打算出去叫你。”院子里,沈红梅还没走出院子门,罗红叶回来了,秦瑜笑着问,“阿奶,你干吗

  去了?”

  “我出去和于大康说了几句话。”罗红叶回答。

  “你和他说了什么?这心情看起来还不错?”阿奶干活麻利,说一不二,但也有事说事,绝对不是一个能憋任何事的人。

  “唠叨一下。顺便教育了他一下。”罗红叶回答得十分淡然。

  “那他肯定很开心。”

  “开心才怪。”罗红叶冷哼一声,“他以为他干这些事神不知鬼不觉,没人收拾他!那他就想太美了。”

  “……”秦瑜笑意盛了。

  不用说,罗红叶肯定将秦振斌教训得世人皆知。

  她阿奶果然是护她娘和秦振斌的。

  “阿奶辛苦了,先吃饭。”剩下的秦瑜压根就不想问。

  她阿奶,一般不出手,若是出手肯定不一般。

  “他秦叔,小顾,来吃饭了。”沈红梅喊秦振斌和顾瑾。

  顾瑾一坐上餐桌,秦瑜又暗戳戳看了他一眼。

  刚从厨房里,看他瘦了一些。

  现在坐她旁边,近距离一看,发现顾瑾更清瘦。

  脸好似被刀削了一样,没点圆润感,因为瘦了,所以更显他眼眸深邃。

  他从来就不是不修边幅的人,每天都将自己搞得白白净净的,现在却胡子短短浅浅,格外扎眼。

  顾瑾非常享受秦瑜对他的偷瞄,坐的挺直,从鸡汤里找到鸡腿,不动声色的夹到秦瑜碗里,道,“生病了的人,吃点鸡腿。”

  小女人躺床上三天,原本就很精致的脸变的更小。

  他好不容易用精瘦肉、五花肉才养得有些肉的女人,又这么瘦了!

  秦瑜被感动得心底有些犯酸,将鸡腿夹回给顾瑾,道,“刚好不能吃太荤的东西,我要吃清淡的。这几天,娘说是你在照顾我,

  辛苦你了。这个鸡腿,奖励你。”

  “……”顾瑾眸子皱了皱,道,“哪里来的谬论?”

  “小顾,你吃,你吃。瑜丫这是看你天天照顾她,心疼你。这里还有一只鸡腿,你们每人吃一个。”沈红梅将汤里另外一只鸡腿

  夹出来,放进秦瑜碗里。

  桌上终于太平。

  见秦瑜和顾瑾两人如此为彼此着想,沈红梅和秦振斌相视一笑,乐得不行。

  “瑜丫,瑜丫是在婶家吗?”院子外头突然间想起郭桂珍的声音。

  “桂珍姐姐,我在。”秦瑜立马起身,走到外面一看,发现郭桂珍满头大汗,一脸焦急,“发生了什么事?”

  “快快跟我走,我郁姨不行了!”郭桂珍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通红通红。

  “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从屋子里面走出来的沈红梅,惊讶的问。

  这两天他们经常看到于大康带着郁丽波在公社马路上散步,郁丽波还和她打招呼。

  撇开于大康这个人,大家对郁丽波的印象其实还不错。

  为人勤勤恳恳,干活任劳任怨。从没有,因为于大康是书记而嚣张跋扈搞特权,也没有因为于大康在外为公社工作,家里面活

  干不完而乱发脾气。

  将家里家外收拾得妥妥帖帖。

  “是啊,昨天还好好的!可就在刚才有人听到,他们家很大动响,一看是我郁姨和于大康打一起!”

  “于大康这小兔崽子!”罗红叶听到郭桂珍的描述,大骂了一声。

  “我刚和梁军一起去找了卫生所同志,担心卫生所同志搞不定,还找了季老医生,季老说让我来找你,说你是他现在带的徒弟,

  所以我立马跑过来。”

  “好,我先跟你过去。”秦瑜和郭桂珍道,转头看顾瑾,“我的医药包在家里,可以帮我去拿一下吗?”

  顾瑾抬眸看了她一眼,眉头皱了皱,问道,“称谓呢?”

  喊他做事连个称谓抬头都没有吗?

  秦瑜哭笑不得,这么重要的时刻,竟然和他计较这个?

  他有时间和她拗着,可她现在必须要先去现场,作为医生,哪怕现在只是赤脚医生,医用包和战士的枪一样,都要走哪带到哪

  现在必须要他帮忙,所以只能耐着性子和他道,“男人!可以吗?”

  男人?

  有些粗鄙,却野性十足。

  很适合他。

  他很满意。

  眼眸中阴霾迅速散去,嘴角微扬,“可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