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333章 这便宜你倒是占啊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过,我这也只是随便想想。”秦瑜见顾瑾满眼睛惊叹,骤感自己这思维有些跳脱了。

  不用说,未来几十年来,百货发展最好的模式,就是连锁商超。

  商超之后,互联网时代来临,线上线下相结合,行业再次进行洗牌。

  经济腾飞,但同行之间的竞争只能用厮杀来形容,各行各业风起云涌,却也百花齐放,那时候的祖国,海晏河清,时和岁丰。

  盛世繁华,国泰民安。

  只是现在,连个体经济都不允许的情况下,她说这些,太不符实际情况了。

  “我觉得你这想法很好。看来,我媳妇并不是我媳妇!”顾瑾声音低沉,看着秦瑜的眼神愈加幽深。

  “对。”她迟早会不是他媳妇。

  “我媳妇是宝藏。看来,足够我挖一辈子。”顾瑾满是感慨的道。

  “……”

  “和我说说,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顾瑾找了一家看起来不错的餐馆坐了下来。

  “酱板鸭的制作方式,我交给桂珍姐姐、柱子兄弟之后,这以后,他们只要一卖酱板鸭,我就能收到属于自己的技术分红。我就

  想,以后,若是做生意,那也是可以进行技术分红。这技术,其实就是我刚才说的商品,人工,地址等等。“

  “卖货的人很重要,其他卖货人和柱子兄弟相比,肯定没得可比性。东西多且质量好,物美价廉,那买的人肯定多,很多东西,

  要进货的东西一多,那我们就可以和供应商谈判,拿到最低价,很多东西都可以通过量变产生质变。这不就是你教我政治时候

  说的内容么?”

  秦瑜喝了一口水,搜刮脑袋,用最简单、最笨拙的语言方式谈自己的见解。

  这个东西,若是谈太专业,就显得诡异。

  那天晚上,顾瑾都已经在怀疑她到底是谁了。

  “这点,还真会学以致用!”顾瑾声音中带着些许怨气的道。

  关于透过现象看到本质这件事上,她愚笨得差点将他气死。

  在量变积累后可以变成质变这件事,却是无师自通,想法运用得让人觉得惊.艳。

  所以这个女人,其实本质更爱钱。

  既然爱钱,那好,他就一直赚钱,赚足够的钱。

  “是你这个老师教的好!”秦瑜压住自己心虚,喝了一口水,笑了笑道。

  “不敢当。不过我有个提议。”顾瑾眸色深邃,手指不断轻轻敲打桌子。

  “啥提议?”

  “我们可以开个夫妻店。”顾瑾道。

  “哈哈。你这摆明着,给我占便宜。”秦瑜笑。

  她现在虽赚了点小钱,可和顾瑾的比起来,那就是九牛一毛,若要做大生意,那都是要启动资金的。

  “那你倒是占!”顾瑾瞬间摆出一副,我就在这,媳妇你来,我随便你蹂.躏的模样。

  “你行了!”秦瑜笑着看了他一眼,一边笑一边迅速别开眼神。

  顾瑾这,真有些小贱贱模样。

  这和他平时作风完全不一样,这反差,秦瑜更笑得有些止不住。

  “不过,说到这里。我还真有件事想和你说。”秦瑜笑够之后,正色道。

  “嗯?”顾瑾神色也跟着她端正。

  “以后,若是,我是说,你若是离开灵溪公社,也请不要忘记柱子兄弟他们。更不要直接撂下所有的生意!”

  和邓章以后得逞相比,她更希望顾瑾继续下去。

  他若真走,许柱子、梁军还在,也应该在走的时候,将所有一切都安排好。

  上辈子他离开之后,许柱子开了一个还算规模的公司,但这个公司和邓章的比起来,差了很多。

  许柱子机灵,可在目光和格局上,还是有短板的。

  “你为什么总觉得我会离开这里?”对于这个问题顾瑾极为愤懑,他刚拒绝潘佳怡的时候,说得还不够清楚吗?

  “我说的是如果。”秦瑜笑了笑道。

  “我会证明给你看!”顾瑾郑重的道。

  秦瑜心微微振了振,鼻尖有些酸。

  每次听顾瑾说这些保证的话语,她总觉得有些泪眼湿润。

  她能看到他的认真,他的真诚,可……心依然不安稳。

  “嗯。那我等着。”秦瑜点了点头。

  顾瑾抿唇笑了起来,眼睛里荡漾着星星点点,那些星星点点好似心间开出的满天星。

  以前他只要一说这些话,她要么不屑,要么不相信。

  而今天,她说,她等着。

  她起码开始相信他说的话。

  两人点了几个菜,在秦瑜面前,顾瑾简直就是一个挑食的孩子,这个菜里,吃两口,不好吃;那个菜吃两口,也不好吃!

  秦瑜觉得还行,看顾瑾这模样,特别想揍他一顿。

  这饭吃饭,剩了好多菜。

  浪费!

  肉疼。

  最后她还是不舍,找老板要了一个尼龙袋子,打包走了。

  “兴家犹如针挑土,败家好似浪淘沙。精打细算,油盐不断。我顾瑾上辈子一定烧了高香,才修来一个这样勤俭持家的媳妇。”

  走出餐馆后,顾瑾感慨了一声,脸上都是幸福满足。

  “行了吧。还上辈子!”上辈子你都不知道有多混蛋,哪有时间烧高香!

  “好似,你对上辈子很熟一样。”顾瑾笑问。

  能不熟吗?

  幸好她这人爱恨分明,不然真已经削了他了。

  “你也知道兴家犹如针挑土,败家好似浪淘沙,可为什么就不节俭点?出来一趟,就买这么多!”秦瑜板起精致的小脸,反问道

  别人家都是女人家买,买,买;他们家则是男人买,买,买!

  “我工资收入给你,你不要!那不只能我买?有个媳妇在,也不管管我。哎,这种委屈,也只有我一个人受得了!”顾瑾一脸颓

  败,声音都是憋屈的道。

  媳妇不管,也算委屈?

  这理论,听的秦瑜觉得自己会笑出内伤,打趣道,“我到底有多刻薄你啊?”

  “哪哪都刻薄!罄竹难书!”顾瑾不客气的道。

  “我这么罪恶多端。那你给我说仔细,一个不仔细,我就削了你!”她要听听,顾瑾对自己到底有多不满。.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