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334章 这种委屈谁受的了!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别人都是,男主外,女主内!你呢,主内主外都不要我!整得爷在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我要地位,地位,知道吗?”

  “别人家,男人发脾气了,女人会吵架。你不吵,动不动就不理我。搞得我真没人管一样!”

  “别人家,哭了找男人。累了找男人。没钱了找男人!你呢?哭了不找我,爷这宽厚肩膀,有什么用?累了不找我,爷这胸膛有

  何用!没钱自己赚,爷这偌大产业,赚钱都没人花!爷委屈不委屈?”

  顾瑾言辞凿凿抗议。

  “……”秦瑜震惊顾瑾的各种理论,有钱都没人花,竟也是委屈的理由!

  秦瑜拍了拍他肩膀,犹如捋小猪一样捋顾瑾头部,感同身受的醒了醒鼻尖,“委屈,真委屈!”

  这种委屈,说起来,越想她都觉得好受不了。

  “你说怎么办?”顾瑾眼巴巴询问秦瑜。

  “……”秦瑜心要被他这模样软化了。

  受的了他的刚硬,却受不了他突入起来的示弱。

  示弱的男人真要命!

  整得她都不受控制的母爱泛滥。

  想起母爱这个词,秦瑜心骤然就酸了,顾瑾从未在她面前这般说自己委屈,何尝不是在找一种关爱?

  只是这种关爱,潘佳怡没给他,他更是不要。

  这孩子小时候,定受了天大的委屈,不然怎么会直接晾他亲娘五天,一说话都满是锋芒,字字带刺。

  “所以,以后还管爷吗?”顾瑾皱眉问。

  秦瑜猛点头,配合的双眼泪花闪闪,捣蒜一样点头,道,“管,必须要管!”

  顾瑾嘴角抹过一丝得逞笑意,嘴角收拢,瞬间切换霸道冷傲脸,道,“好。既然都管,那就等于正式过日子了。我正式宣布,我

  们之前协议完全作废。”

  “……”真不带这么玩的。

  一不小心,又入了顾瑾的套。

  可虽如此,她好似更有一种心甘情愿的感觉。

  “东西放这里,我上个厕所。”两人进车站后,顾瑾将一堆东西放秦瑜身边。

  “好!放心!”秦瑜点点头。

  上午他们出来时候,天空万里无云,太阳炙热烤在大地上,将地面和人间烤地火.热火.热,这会,天空突然阴沉下来,没有

  一丝丝风。

  又闷又热。

  秦瑜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轻轻扇了扇。

  灵溪县城车站不是很大,人也不是很多,大家穿着简朴,有些人背着包站着,有些人坐着。

  这些人看起来,好似比她还要燥热,眼睛里看起来都有些焦急,这些焦急,让人一看就多了几分紧张。

  秦瑜充满警戒心的护着自己手上买的东西。

  物质缺乏的年代,她手上有这么多东西,难免不被人多看两眼。

  她更要防备被人打劫。

  毕竟被人打劫这事,她心中依然有阴影。

  时间过去好几分钟,车站没进一辆车,也没出一辆车,顾瑾去了厕所,一直没出来,秦瑜越加感觉不对劲。

  好在心中狐疑刚起,就有一辆从省城进来的客车进车站,车上的人一个一个下来,有些人身上背着简单打补丁的包包,有的用

  花布长条背着孩子,长途跋涉让他们每个人脸上看起来都很疲倦,灰头土脸。

  在车门要关闭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穿着一身军装、高大的身影,他从车上下来时候,顿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装容,背上背着

  一个大大军绿色背包。

  秦瑜被这身影吸引,这身影,看起来很熟悉。

  等这人转头微微往车站里面扫一眼的时候,秦瑜瞬间惊喜、激动,秦颂。

  是当兵回来的、莲婶子的二儿子秦颂。

  “颂哥哥!”秦瑜站起来,大喊一声。

  莲婶子说秦颂这段时间会回来,没想到她会在这碰到下车回来秦颂。

  秦颂肤色黝黑,比几年前高了、挺拔了、结实了、也更帅气了。

  小时候一直护着他的颂哥哥回来了!

  想起上辈子,他当兵之后,她几乎没见过他,秦瑜再见秦颂,心中兴奋抑制不住,拖着身上的东西,往他这边奔过来。

  秦颂转头,发现秦瑜,嘴角倏地的上扬,只是这种喜悦还没维持半秒,他大喝一声,“回去!”

  秦瑜被他喝得顿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

  脖子上顿感一阵冰凉,秦瑜心“咯噔”一声,暗道不好。

  她隐约看到脖子上有一把刀,锃亮的刀上寒光闪闪,冰冷的触感让她浑身发麻,好似有蛇爬过一样。

  被人暴力往后拖了一步,刀锋触及脖颈肌肤,她感觉自己脖子上有被割裂的感觉,血液在渗透。

  “别动!你们谁都别动!放了我们的人!否则,我让她死!”挟持秦瑜的人,死死拖着她肩膀,刀放在她脖子上,声音又沉又冷

  的警告所有人。

  秦瑜被他这样抱在怀中,一动不敢动。

  没一会儿,厕所里出来好几个人。

  顾瑾也手上掐着一个男人脖子出来,他脸色冷毅,眸子泛着寒光。

  “放了他!”抓着秦瑜的男人,声音尖锐且冷狠的道。

  顾瑾看了一眼秦瑜,眸色暗不见底。

  秦瑜胸膛上下起伏,心提到嗓子眼。

  她这运气真好。

  就来个县城的功夫,竟然遇到犯罪。

  她还无比荣幸的成为这些王八蛋手里的人质。

  小命被别人握在手里,可她却依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刚感觉车站气氛不对,这再一看,果然都是不对的,那些看起来有些紧张和紧绷的脸庞,此刻都蓄势待发,每人手里都多了一

  把手枪。

  他们是便衣警察?

  所以,既然是要抓犯人,可为什么还要将他们放进来?

  这不纯粹给他们自己添乱吗?

  且这出现这么多警察,抓的定是很重要的犯罪分子……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上辈子她没印象。

  等等,好像有些印象。

  上辈子好似有提过一次这样的抓捕行动。

  新闻很短,地点是灵溪县某车站,从国外走私不法生意的一行穷凶极恶的人逃避至此,特警将起一网打尽,其中缴获了价值一

  千万的非法产品,且在当地进行了焚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