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340章 你是值得爱的?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两人滚得七荤八素。

  “不行!我感觉肚子痛!”秦瑜头大汗推开顾瑾。

  箭已在弦上……

  “不舒服?”顾瑾眸子幽深的问。

  身下女人乌黑头发散在精致脸庞边,眉头微微蹙起,脸庞、额头都是密密细汗,脸色很苍白。

  想起那天晚上秦瑜过后发烧厉害,顾瑾心瞬间提起来,所有心思戛然而止,问,“先起来休息一下。”

  “给你泡杯红糖水喝?”顾瑾裹了一件衣服,起身下床。

  “给我一杯温开水就好。”秦瑜轻轻的道。

  晚上乌漆嘛黑找红糖,估计他也找不到。

  秦瑜算了算自己经期日子,好像并不是这几天,且她日子经常不准,算也没用。

  肚子痉挛,十之八.九是今天受了惊吓。

  顾瑾很快将温开水倒过来,秦瑜喝了一口,缓了好一会儿,感觉好多了。

  “谢谢。”秦瑜将水杯递给顾瑾。

  好像,这是第一次在自己清醒的时候,被顾瑾如此细心、温柔的照顾。

  昏暗灯光下,看着他忙碌,这种感觉……真是很好,很幸福。

  顾瑾这……是不是代表,她两辈子都无法拥有的人和心,今天晚上其实已经得偿所愿?

  “要不要去看一下医生?”顾瑾眉头微蹙问,这问题一问出来,他立马加了一句,“要不,我请季老来?”

  公社下面有医生,是来做医疗服务的沈哲,但是他从心底抵触这个男人。

  “不用。我感觉现在好了……”秦瑜羞得满脸通红的答。

  顾瑾抿唇,眸子炽热落在秦瑜身上,躺在她身边,无奈又憋屈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好不容易的机会啊!

  秦瑜对上顾瑾火光,见顾瑾委屈巴巴的模样,心莫名虚起来,鬼使神差开口,“我帮你?”

  话一出,她就恨不得甩自己两个耳光。

  今天晚上一定是地心引力出了问题,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将自己送上去。

  顾瑾幽深眼眸里闪过震惊,震惊之后是狂喜。

  这一晚上,秦瑜躺在顾瑾身边,又做了好几个美梦。

  梦见上辈子的顾瑾看到她打猪草回来,站在路口等她。

  梦见顾瑾给她炖鸡汤,一口一口喂她。

  梦见他将她视若珍宝,疼她爱她。

  秦瑜看到梦中自己心花在怒放,幸福感爆棚。

  “顾瑾啊,你是值得爱的,对不对?”

  顾瑾睡到半夜,耳边传来秦瑜喃喃昵语,睡梦中的她依然眉头紧锁,她紧紧抱着他手臂,好似生怕他离开。

  顾瑾心莫名一阵心疼。

  你是我顾瑾愿意拼命救的人,是值得爱的!

  外面传来公鸡打鸣声,顾瑾看着窗外泛在天际的白光,今天晚上的他和她,没有深入浅出的实质性极致交流,可她已经完全接

  受他了。

  顾瑾嘴角微微上扬。

  终于可以在梁军那不识趣家伙面前扬眉吐气了!

  ……

  秦瑜第二天去卫生站的时候,经过前两天排队诊治之后,来看病的村民明显少了。

  “我给病人开点安神补血的药,你们按时给她扶下,每天开导她,让她不要钻牛角尖。情况会好转!”

  秦瑜听到沈哲叮嘱病人身影并没进去,因为她看到卫生所里来免费看病的人是她秦二叔和春婶子。

  春婶子自从行径败露后,她就一直自己怀疑是老王上身,神神叨叨的。

  她偷偷给徐兰芝产检时候,悄悄看过她几眼,春婶子这妥妥是做了亏心事,夜半怕鬼敲门。

  对于春婶子这种,她从心底一点都不想饶她,可看在秦小江面子上,她没再为难她,但她最多能保持的态度,就是由之仍之。

  春婶子这种情况,有些好转后,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生活没问题;若她好了以后再作妖,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客气。

  “瑜丫!”出来的秦二叔见秦瑜站在外面,叫了一声。

  “叔。”秦瑜淡淡喊了他一声。

  “我带你婶来看一下医生。”秦二叔满是歉意的和秦瑜道。

  “哦。”秦瑜声音依然很淡,神情更是淡漠。

  春婶子见秦瑜则如见鬼一样,赶紧躲在秦二叔身后。

  “哎,那秦瑜这心,也真硬!春婶子都这样了,她态度还这么硬邦邦的!”

  “哎。春婶子这模样好几个月了吧?以前能主内能主外的人,现在人鬼不像。老秦也真不容易。那一屋子人呢。”

  周边隐隐约约传来村民说话的声音。

  这两个人,平时在村子里不算活跃,总表现出一副很善良的模样。

  就现在看来,秦瑜顺风顺水,和城里来的知青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她现在学医,听说他男人要竞选公社干部,这边秦振斌和沈

  红梅结婚后,他男人要做干部肯定没问题。

  一家人越过越好。

  反观春婶子这边,大儿子秦大海赚点工分,可家里有徐兰芝大着肚子,徐兰芝还是身体不好的,秦小江那家伙则是没心眼的家

  伙,一天到晚吃里扒外,跟着秦瑜混。每天都是秦香在张罗,若秦香嫁出去,春婶子家这估计就会一塌糊涂。

  秦瑜听着他们谈论,没说话,只是神情冰冷的扫了她们一眼。

  “哎哟,你看,她还这样瞪我们!”

  “还不能说了!就她这觉悟竟然还做医生。她心这么不善,怎么好心救人!”

  讨论的两个人,有些发怵从秦瑜身边经过,走进卫生所。

  秦瑜依然什么都没说。

  两人觉得颇有成就感,更感觉自己看法正确。

  走进卫生所,笑得讨好的和沈哲道,“沈医生,我们有些不舒服。想请你看一下。”

  沈哲放下手中听诊器,推了推自己眼镜,温润声音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疏冷道,“不知他人苦,莫劝他人善!你们先给秦同志道歉

  我再给你们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