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356章 终究舍不得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公社知青宿舍。

  沈哲涂了一些消青肿的药膏在自己脸上。

  这些药膏一涂,他脸上明天都可以恢复,只是现在脸依然火.辣辣的疼。

  顾瑾打起人,可真狠!

  “沈医生,你这脸怎么回事?”李卫民从外面回宿舍,一进来就看到沈哲脸不对劲。

  “摔的。”沈哲没打算和李卫民说实话。

  他和他接触不多,但是知道他和顾瑾关系很好。

  且李卫民并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很多时候,他很沉默,好似在沉思。

  他对他还算热情,可他却很明显感觉,他在他身子外面筑了一层保护膜,谁都靠近不了他内心。

  “下次小心点。”李卫民淡淡回答。

  “好。”沈哲回答。只是这么明显的敷衍答案,李卫民却完全不怀疑,更没过多关心。

  沈哲突然对李卫民充满好奇,问道,“李知青,你有对象吗?”

  “没有。”李卫民回答。

  “你和顾知青,梁知青关系好。他们都在灵溪公社找了对象,你不着急?”沈哲不露声色的询问。

  “急什么?”李卫民反问。

  “听说,顾知青之前并不想娶妻。是秦瑜强逼的?”

  “沈医生,你听错了。我顾哥娶我秦瑜是心甘情愿的。”李卫民眸子落在沈哲脸上,脸上浮现一丝嘲讽的笑意,非常确定的道,“

  沈医生,你这脸是被我顾哥打的!秦瑜和顾瑾感情很好,你没机会!”

  “……”沈哲心咯噔一下,不想李卫民竟知原委。

  李卫民眼睛微微一眯,沉沉道,“谁都机会。你去挑衅我顾哥,那是自讨苦吃!”

  “……”沈哲发现他完全看不懂李卫民。

  这个人看起来比顾瑾还要可怕。

  好似对所有事都漠不关心,可实际上,他比谁都清楚。

  “秦瑜从见到顾瑾一面开始就喜欢他,你后天就要离开公社,不要心存幻想,也最好和赵朝霞离远点。”

  沈哲讨厌被人警告,冷笑道,“李知青,你在警告我?你又不是秦瑜,你怎么秦瑜在想什么?她和我写过很多信,都是情书!”

  “不可能!”李卫民直接否决。

  “有什么不可能?她说她喜欢我,她在等我!”沈哲继续道。

  “你在做梦!”

  “李知青,你这反应,和顾瑾的差不多的。你不要告诉我,你也喜欢秦瑜?你喜欢上自己兄弟的女人?”沈哲好笑问道。

  “你果然很欠打!”李卫民愤怒道,抡起拳头,沉沉要锤下去的时候,沈哲迅速从床上滚下去。

  “好了。我开玩笑。你这么开不起玩笑。行了,我什么都不想好了吧?反正我是后天要走的人!”

  沈哲认服。

  李卫民作罢。

  沈哲重新躺回床上,沉沉扫了一眼李卫民。

  顾瑾和李卫民都喜欢秦瑜,这两个人都这么嚣张放肆,动不动就揍他。

  他们越是这样,他就越要让他们绿。

  秦瑜他要定了。

  他现在不想知道秦瑜是抱什么心态给他写那些情书,可开工没有回头箭。

  这件事回不了头。

  ……

  秦瑜想了一个晚上,都没想明白顾瑾为什么这么对她。

  以前不想和他过日子的时候,他可劲追。

  她家双枪没人帮忙,从未下田地的他,被镰刀割了,被蚂蟥咬了,他都坚持。

  她背不起猪,他不顾自己白衬衫会弄脏,一定要给她背。

  鸭子要出公社治蝗虫,他一直陪着。

  她说葡萄好吃,他跑了好几个公社,寻了好几个品种的葡萄藤,说这样让她吃到整个夏天的葡萄。

  秦瑜不适应,特别不适应他突然而来的冷漠。

  好似夏天突然下的飞雪,让人从炎热直接落入酷寒,真是受不了。

  难道男人都犯贱。

  你不理他的时候,他天天追。

  一旦入了你心房,他就无所谓?

  莫不是顾瑾从头到尾享受的都是,追她的过程?

  秦瑜越想越气,早餐煮面条的时候做到一半,直接将锅铲扔在地上。

  可看着灶台烧得旺旺的火焰,她又将扔在地上的锅铲捡起来,洗干净。

  这过日子,应该和烧火一样,谁能保证入灶台的柴都是干的?偶尔也会有没晒干的柴入灶台,然后烧得满是烟子,熏人。遇这

  种情况,总不能拆灶台。

  这柴火要么拿出重新晒干,要么被其他的柴火烘干。

  这没干的柴火烧完之后,灶还是灶台,日子还可以继续过。

  所以要将柴火烘干。

  遇到问题,不能自暴自弃。

  要解决!

  面条做好后,放在餐桌上。

  顾瑾昨天晚上也没睡好,想起沈哲那不可一世的挑衅,想起秦瑜给沈哲写的那肉麻情书,他恨不得将秦瑜从床上抓起来进行拷

  问一番。

  可一想秦瑜那拗脾气,他突然间没勇气。

  这一起来,就看到桌上秦瑜做的热腾腾的面条。

  顾瑾一肚子气在香喷喷面条中消失。

  不管秦瑜是否给沈哲写信,可秦瑜始终是他妻子,是他实打实的妻子。

  秦瑜现在想和他实打实过日子也是真的。

  他为什么要纠结在秦瑜给沈哲以前写的信中,他以前对秦瑜还很差呢,现在他不是也改变了,怎么看秦瑜怎么觉得好看。

  同理,秦瑜也应一样,中间心思有偏差,可人是会变的,她再怎么给沈哲写信,也没和他过过日子。

  且沈哲就在公社呆几天,这一走,他们压根没时间见面。

  他竟因为一个毫无战斗力的男人气馁没斗志,被沈哲一挑衅就情绪波动,这做法,实在不成熟。

  用筷子夹起面条,面条喷香有嚼劲,汤料醇正,面里的哨子都满是滋味。

  “味道还好吗?”秦瑜见顾瑾吃得津津有味,一直悬着的心瞬间落回原地,只是询问的时候,依然有些忐忑不安。

  “好吃!”顾瑾抬眸,脸庞柔和,嘴角带着浅浅微笑回答。

  “还要吗?”秦瑜看着自己碗里的面条问道。

  顾瑾倏地一笑,声音故作冷沉道,“又想看小猪恨食那样充满成就感?”

  秦瑜一愣。

  以前他吃东西的时候,她笑话他吃东西那努力劲好似抢食的小猪。

  “吃饱了。我不想变成你养的小猪,吃得毫无节制。”

  “……”顾瑾这算是在和她开玩笑吗?

  “昨天心情不是很好。你不要在意,一般睡一个晚上,我就好了!”顾瑾声音带着歉意的解释道。

  秦瑜鼻子一酸,突然想哭。

  “我没其他意思。”

  秦瑜点了点下头,更想哭了。

  “怎么了?”

  “想着,昨天我欢欢喜喜给你准备生日,你不闻不吃;我的玻璃心,差点就碎了。”秦瑜醒了醒鼻子,半开玩笑半当真的回答。

  玻璃心是真碎了。

  其实她更想哭的是,她好似她自己,她变得没自我,因为顾瑾伤心而低沉,因为顾瑾不开心而彻夜不眠;又因为他高兴而高兴

  因为他一句话释怀,甚至不记得憎恨。

  “傻女人!”顾瑾心微疼,纤长手指摸了摸她脸。

  终究,他还是舍不得她。

  舍不得她难过。

  舍不得她伤心哭泣。.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