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357章 秀恩爱死得快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早餐吃完之后,两人一起下山。

  顾瑾打算去镇上一趟,上次收拾邓章之后,自由市场交易顺畅很多,他和许柱子提了一下增加商品种类,许柱子立马列了清单

  喊他去确认。

  秦瑜继续去卫生站帮忙。

  “若是不忙,就早点回来。”顾瑾将自己收到的信的事刻意忘记,特地交代顾瑾。

  “好。昨天蛋糕你没吃,今天我重新做一个。”秦瑜一口答应。

  顾瑾嘴角上扬,道,“好。事情忙完,我会早点回来。”

  “那我等你!”秦瑜双手放身后,微微扭着身体羞赧道。

  这舍不得男人离开一分一秒小女人姿态,让顾瑾生气的心暖气融融。

  “还有。离沈哲远点。”顾瑾认真的要求秦瑜。

  这个男人明天就走,顾瑾不想再因为这事和秦瑜大吵。

  之前的秦瑜,他没注意。

  以后的秦瑜,他会盯紧,绝不给她想其他男人的机会。

  秦瑜心头暗笑,顾瑾这,又开始吃醋了。

  一定不能让他多想,顾瑾一这样要求,秦瑜立马乖巧点头,同样认真的要求道,“我离其他男人远点。你也一样,一定要离其他

  女人远点!”

  顾瑾有些没忍住笑意,点头,“好。我们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秦瑜点头。

  顾瑾见秦瑜这和他一样慎重和认真态度,心花绽放,将单车支撑好,走过来一把将秦瑜抱住,轻轻在她额头上轻了轻。

  秦瑜害羞,满脸通红的道,“马路上呢。很多人!”

  “那又怎样?我又没抱别人。也没亲别人。”

  “讨厌!太张扬了。你听过一句话没有?”秦瑜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反问。

  “啥话?”

  “秀恩爱,死得快!以后不准在大庭广众下这样亲我!”秦瑜白了他一眼,迅速的跑了。

  顾瑾见她溜比兔子还快的害羞模样,心头好似丝绸划过,顺滑细腻。

  若不是喜欢他,怎会如此害羞?怎会脸红?

  “城里人过日子就是不一样。这早晨分开,都要抱一抱。还要亲一亲。”

  “城里人肯定比我们这要开放一些,秦瑜这运气真是没得说。找一个这么俊俏的知青,还这么浪漫。”

  “可不是!现在公社女娃子都羡慕得不行,可她们却谁都没这运气!”

  “真羡慕人。”

  “所以,再次证明,这开始和过程不重要,结果最重要。秦瑜当初为了嫁给顾知青,那般不要脸。现在和人结婚,一张床上躺了

  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日子过起来了,穿的好了,吃得好了,什么都好了……”有人酸酸的道。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这个了,之前春婶子和吕大娘埋汰秦瑜,都被顾知青收拾了,你这还这样说,不想过好日子了。”

  “那也没法抹去当初秦瑜抢男人的手段。”那人不服气的道。

  “不要说了。大队长和秦瑜娘来了!”

  一群人拉拉扯扯离开。

  沈红梅微叹一口气,秦瑜和顾瑾两都已经将日子过起来了,可这些闲言碎语依然没少。

  “不要在意。嘴在别人身上。我们过好日子就可以了。”秦振斌安慰沈红梅。

  “听着,总归不舒服。”沈红梅有些心塞的道。

  “咋还不舒服了?这些话,不应该听着听着就习惯了。你这是瞎操心,你觉得瑜丫和顾瑾两个,有因为公社人的闲言碎语日子越

  过越差吗?他们心里明着呢。压根就没当这些人乱嚼舌根当一回事。”

  沈红梅想了想,心头舒畅了不少,笑着道,“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他们越不好看秦瑜,秦瑜日子反而越过越好了,他们日子过好了,她和秦瑜阿奶也跟着沾光。

  “可不就这么一回事?”

  沈红梅笑。

  “你看你这人,一不小心就是钻进这些牛角尖里。幸好有我开导,你看看,我是不是忒重要?”秦振斌问。

  “老秦同志,你倒挺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的。”和她在一起,这么不谦虚,这么会揽功。工作中,干活努力又拼命,却从不说自己

  功劳。“对了,上次不是说镇上要选调人么?现在结果出来没?”

  “还没!”秦振斌回答,这事他也觉得有些奇怪,往年选调公布时间,差不多和工农大学生正式公布时间差不多,今年却一直没

  啥动静。

  于大康昨天才回来,说是带郁丽波去看医生。

  可谁知道他是真带郁丽波看医生,还是去走关系。

  “不过,这事下不下来,活还是要继续干。”以前他是孤家寡人一个,上不上无所谓,那会觉得于大康上进,和他关系不错,于

  大康上更好。

  但现在,于大康伪装的脸皮被撕开。且他已经和沈红梅结婚,若有更好的前程,他也当仁不让,他必须要为家,要为沈红梅考

  虑。

  “你这心态还挺好的。”沈红梅笑了笑道。

  “和你一起。啥事都为难不了我老秦。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好媳妇,怎么能不高兴?”秦振斌笑呵呵的道。

  “嘴贫。”沈红梅娇骂一声。

  ……

  秦瑜抵达卫生所的时候,沈哲他们还没到。

  孟雪在收拾卫生所里的东西。

  “秦瑜,这边!”孟雪热情打招呼。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太需要你帮忙了。我得将卫生所所有东西都是成列一番,没标签的药品,都要进行处理。”想起昨天因为一瓶没盖子没标签的

  药剂引起的各种事端,孟雪现在都心有余悸。

  现在卫生所就她一个人,其实真出事,她也会被责罚。

  “秦瑜昨天你太沉得住气了,我佩服你!”孟雪一边整理药瓶一边转头和秦瑜道,脑袋满是疑惑的问,“你说,那瓶药啥标记都没

  有。沈医生为什么要放这上面?那东西有腐蚀作用,我们这好似没需要的地方。”

  这个问题秦瑜也在想。

  她到现在都没想明白,沈哲为什么要将那么危险的东西混在药品里。

  沈哲做为一个有经验的医生,不应该犯这种错误。

  “你真厉害。竟然知道那药瓶上有保护膜粉,还知道那膜粉被泼酒精就变蓝。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孟雪脑袋里都是疑问号

  的问。.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