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366章 我变心了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瑜一站在顾瑾屋子中间,就想起昨天晚上花尽力气和心思给顾瑾过生日,想在顾瑾清醒下成为顾瑾最亲密爱人的事。

  蛋糕,蜡烛,长寿面,丰盛的菜肴,她故作酒醉,想诱.惑他,最后都变成一场只要一想就觉得是耻辱的事。

  她相信,在昨天之前,在蒋臻没来之前的顾瑾,对自己是有感情的,只是那感情太不走心,大概只是他为了得到她的心而产生

  的强烈征服感。

  素来,没有深厚感情基础的感情都经不起考验。

  因为没信任。

  所以她哭得无助无奈想挽留他、央求他听他解释的时候,他留给她的话只有,给彼此一个体面。

  顾瑾站在秦瑜身后,走到她身侧的时候,竟然看到她低头在笑,只是那笑容太过于惨淡,让他有些胆寒发竖的感觉。

  “秦瑜,刚……”顾瑾开口。

  秦瑜收敛嘴角笑意,倏地抬头,眼眸定定看着顾瑾,平静的道,“你们要找的信,我藏起来了。”

  “……”因没经过她同意翻了她屋子的道歉的话,被生生卡在喉咙中。

  不是没收到?而是她知道他们要来找,提前藏起来?

  秦瑜没给顾瑾思考时间,嘴角微微上扬,声音微微拔高道,“你没看错。我亲了沈哲,信是我写的,我喜欢的人是沈哲!”

  顾瑾感觉自己被外面的雷劈了,心好似被火烧了一样,被灼烧的感觉蔓延到身上每个角落,眸子死死盯着她,沉沉道,“秦瑜,

  你再说一遍!”

  秦瑜没闪躲,眼眸直视道,“我喜欢的人是沈哲。地震那会,我就喜欢他!他温尔儒雅,学识渊博,他年纪轻轻,就在医学界站

  稳脚跟,我找他,以后学医更容易上手。”

  秦瑜这话,好似枪林弹雨,直接将顾瑾的心打成筛子。

  “……”顾瑾眸中愤怒火焰点亮,只是光亮很快被他摁住,沉声道,“你在骗我。你喜欢的人是我,你爱的人是我的。”

  “以前是这样的,我确实喜欢你。但人是会变的,就如别人所说的,我秦瑜朝三暮四,水性杨花。当初为了嫁你,不折手段,现

  在喜欢其他的人,为你让你离开我,所以故意在大庭广众下和沈哲亲亲我我。又用手段,其实很正常。”秦瑜道。

  “为什么要这样说你自己?”顾瑾压抑怒气的声音满是无奈,沙哑着问。

  “顾瑾,难道你心中,不是这样想我的吗?”秦瑜反问,眸色瞬间凌厉。

  蒋臻当着他的面这般诋毁她的时候,他一句话都没说,那是在默认。

  他嘴上不说,可当初他们之间发生关系,他被逼婚这件事,他其实从来没忘记。这些事他不说,只是藏得深而已。

  如果他足够爱她,足够信任她。

  不会像今天这般无情。

  不会像今天这般她哭得没力气了,只希望他给点时间,他却不给。

  顾瑾一愣。

  他扪心自问,确实如此。

  他恨透了她之前为了嫁给他用的手段,可他现在爱上她,却也是真的。

  “顾瑾,你我之间,并不合适,你比我更清楚。所以,我们一早决定的离婚是正确的。离婚也是我一早决定的,因为我一早找了

  备胎。”

  “你当我顾瑾没脑子?我们还没去灾区时候,你就说了离婚。你现在要和我说,因为认识沈哲,所以才和我离婚?”顾瑾低沉声

  音中逻辑缜密的反驳。

  “那会不是沈哲。因为听莲婶子秦颂要回来,所以我要离婚,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秦瑜脸微微涨红的争辩。

  “秦瑜,你现在说多少诋毁你的理由,我都不会信。我不信信是你写的。我不信,你真喜欢那个四眼医生!”顾瑾眸子沉沉道,“

  我会查清所有真相,还你清白。”

  秦瑜眸中闪过震惊。

  不得不说,顾瑾思维辩证能力却超出她一截。

  她说了这么多诛心的话,他依然保持着不被外界任何因素干扰的缜密判断。

  所以,她爱的人,其实一直都很优秀。

  格外优秀。

  鼻尖酸得厉害,所有支撑她的愤怒和怨恨在这一瞬间轰然不见。

  遇到这种事,他生气,愤怒,不信任,其实情有可原。

  可他终究是要离开的人,上辈子红衣女生已经出现,他走是迟早的事。

  “不需要,因为本就如此!顾瑾,国外现在发展很好,经济发展以及经营理念都超前,蒋臻来了,你不要让她久等了。我错了,

  哪怕离婚,我娘和秦叔也不会觉得我吃亏。”

  这样,不会像顾瑾突然离开那样,刺激她娘。

  “秦瑜,谁和你说的我要和蒋臻去国外?我顾瑾,生是中国人,死是中国鬼。永远不会去国外谋生。”

  秦瑜看着顾瑾,看着看着就笑了,顾瑾这现在将话说得这么满,却不知道,上辈子的他是真在国外生活的风生水起。

  “这是你的选择,顾瑾。”

  “秦瑜,你别笑。”她这一笑,他心就惶惶然,”我们就不能好好谈?你为什么不愿意在信任我?”

  秦瑜承认自己心在这一刻泛酸泛软,可她更知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既然是要来决裂的,那就狠点。

  “顾瑾,你非要我和你吵一顿吗?为什么不信任你?那是因为我有信任的人!我不想和你过日子,我现在不喜欢你这种狂妄自大

  固执还觉得自己很真心的人。若你安生过日子,你不惹我,我不惹你。我们两个在这屋檐下,日子过起来,安安然然!你偏

  要证明你的魅力!证明了一番又如何,到头来结局还不是一样?”

  他反正是要离开的,优柔寡断只会让她自己以后受伤更深。

  上辈子的后来,她也是一个人过的。

  除了感情空了点,其他都好。

  “我不同意!”

  “你同意不同意!我都已经变心!”秦瑜决绝的道了一句,打开门,看了一眼从凳子上起来的沈红梅和秦振斌,平静的道,“秦叔

  娘,等我一下。我跟你回家。”

  “……”沈红梅转头看了一眼秦振斌,秦瑜还要跟他们回去,这是谈崩了?

  梁军也是一头雾水,道,“嫂子,这不就是你的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