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367章 这是哪门子事?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瑜沉默。

  没回答。

  谁都没说话。

  大雨下个不停,从房檐上流下来的雨水在瓦片上汇集成一条条小溪,滴入屋檐下,溅起无数水花,耳边都是哗啦啦的雨滴声

  可堂屋的气氛却冷凝得可怕。

  梁军转头看顾瑾,顾瑾眼眸如深潭一般漆黑。

  “顾哥。”咋办?

  顾瑾摇了一下头。

  “顾哥,真让嫂子走?”梁军放下拦着秦瑜的手,疑惑又不解的问。

  顾瑾伫立门边看着秦瑜。

  秦瑜眼无他物,走进自己屋子,收拾了几件衣服,走到沈红梅和秦振斌身边,道,“秦叔,娘,我们走吧。”

  沈红梅满肚子的话卡在喉咙里,她很想问秦瑜,也想劝秦瑜。

  可见秦瑜这淡然到骨子里的平静,就一句话都问不出,怕秦瑜比她还更伤心。

  “衣服湿了,洗热水澡,早点睡觉。”秦瑜撑伞刚踏入院子雨幕中,顾瑾低沉清冽声音便在身后响起,夏末微凉的雨水好似骤然

  间有了暖意。

  沈红梅眼眶骤然发红,转头看秦振斌。

  他们离开老宅,顾瑾虽没挽留,可他说话确实暖的,他是在意秦瑜,担心她淋雨生病。

  所以他们两个之间,并他们想象中那么糟糕。

  起码顾瑾是没说不要秦瑜的。

  秦瑜脚步微微一顿,以极快速度将顾瑾温暖的话语从心间心头抹去,快速走出院子。

  ……

  “顾哥,你和嫂子这是要分居?”梁军着急的问。

  秦瑜这说走就走,顾瑾就只说了一句话,让她洗洗热水澡,早点睡。

  这个时候,不应该直接拦着,死活不让走的吗?

  住这一屋子,本来就分房睡,现在好了,还分屋子睡了!

  “李卫民,明天麻烦去找一下邮递员。信上笔迹是你嫂子的,退回来的信地址也是公社。查一下,倒底是谁冒充你嫂子写信。”

  “梁军,这两天,让你媳妇陪你一下你嫂子。”

  顾瑾幽黑眸子里火光跳跃,至于沈哲那,他一定要去查个明白,他那个让人产生幻觉的东西,倒底是个什么?是医用品还是违

  禁品,他都要完完全全弄个明白。

  “好。”李卫民应道。

  “一定完成任务。”梁军立马欢喜答应。

  ……

  第二天。

  秦瑜一起来,就看到外面阳光亮堂堂的,院子里杨梅树绿叶子在阳光照射下泛着五颜六色的光。

  夏末雨后的清晨,气温和没下雨之前截然不同。

  昨天都在穿短袖,今天太阳虽出来,却也凉意阵阵。

  秦瑜披了一件外套起床。

  她娘在喂鸡和鸭,秦振斌在劈柴,她阿奶在厨房做早餐。

  院子里,母鸡咕咕咕叫,鸭子嘎嘎嘎叫,烟囱青烟袅袅升起,秦瑜靠在门上,静静看着院子里安静又热闹的早晨。

  自己过日子的时候,鸡自己喂,鸭自己喂,柴自己劈,一日三餐自己做,这一回来,她瞬间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宝宝。

  有爹有娘有阿奶,有屋子有鸡有鸭,生活安然富足。

  “瑜丫,洗脸洗手,阿奶这早餐差不多都做好了。”罗红叶走出厨房时候,看到秦瑜站在门口,大嗓音里带着温柔的道。

  这丫头昨天回来的时候,整个人失魂落魄。

  他们听说了她和沈哲的事,不好问,也不敢问。

  秦瑜素来是个好孩子,他们相信她。

  后来她从老宅回来,洗澡之后,除了沉默还是沉默,他们更不敢问。

  担心一问秦瑜这心情更不好。

  “好。”秦瑜嘴角微微上扬,道,“马上来。”

  罗红叶脸一怔,顿时松了一口气,秦瑜这还能笑,那就代表没事,笑容染上眉梢,道,“那快点!早点还想吃什么,阿奶可以多

  做点。”

  “罗大娘,大队长,红梅妹子,哎呀怎么回事?”外面莲婶子匆匆忙忙走了进来,道,“刚有人看到顾知青带着上次于大康在路上

  捡回来的妹子走了!他是送那妹子回去,还是有其他打算?”

  “啥?”沈红梅手上的鸡食顿时掉地上,脸上都是震惊。

  罗红叶也惊了一下。

  秦振斌放下手上的斧头,镇定的问道,“莲婶子,你说清楚点。”

  莲婶子用力拍了一下大腿,痛心疾首的道,“原来你们都不知道?还真坏事了!顾知青昨天晚上没来你们这?早晨也没来?”

  “没有。”秦振斌回答。

  “我刚从菜地摘了一点豆角回来。碰上公社周大婶,她说,她亲眼看到顾知青骑单车载着那姑娘离开公社,那姑娘在车上和顾知

  青说,表哥,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离开了就不要想了。”

  “周大婶一听,就急了,大喊顾知青,问他去干吗?顾知青没回答。”

  “他这模样,不会是真和他那表妹一起走了?他那表妹,听说一直都和顾知青娘在一起,顾知青娘在国外很有钱,一直想顾知青

  和她一起出国。”

  “他这走,也没和你们打个招呼,倒底是要干啥?不会真就这样走了吧?”莲婶子脸上都是担心的问。

  “振斌,小顾一定是抛下瑜丫走了。”沈红梅脸色苍白,惶惶不安的道,“不行,我要去问问他。”

  打个招呼就算是个交代,是要走还是去送人或者还有其他事,让大家心里还有点底。

  这没和一个人招呼就走了,叫门子事?

  秦瑜静静站在院子里,看她娘的反应,越看心越痛,杏眸中泪水泛满眶。

  她娘这反应,和上辈子顾瑾不辞而别的反应一模一样,她不信顾瑾会抛弃她离开,装了一堆东西去追顾瑾,希望追到他,他只

  是没时间和他们道别。

  只可惜,真相那般残忍。

  她也因此一急就没了性命。

  “瑜丫,不哭!不哭!我和你秦叔现在就去找他,他肯定会去火车站,我们现在追得上。”沈红梅见秦瑜泪水满眶,心疼的安慰

  道。

  “娘,不用了。我没哭。”秦瑜笑着和沈红梅道,只是眼睛一眨,泪水就很不配合掉了下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