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385章 长痛不如短痛!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瑾四平八稳的将秦瑜抱着,周边打趣、揶揄他们的声音越大,他抱得越紧。

  “……”秦瑜感觉这人是故意的。

  使出浑身力气想要挣脱顾瑾,顾瑾嘴角微微上扬,手一丝都不放松,对她的反抗视若无睹。

  秦瑜在他怀中扭动,想寻找空隙,压根没机会。

  更糟糕的是,她越想找着机会,顾瑾抱她更紧了。

  她挣扎了一下,反而和顾瑾靠得更紧,两人挨的几乎严丝合缝。

  她用力掐了一下顾瑾手臂,顾瑾没反应。

  她踢了一下顾瑾另一条腿,顾瑾一样没反应。

  “顾瑾,你放开我!”秦瑜沉沉警告道,“你若不放开我,我……”

  她就要下口,开咬了!

  “你再不老实,我现在就亲你!”顾瑾凑在秦瑜耳边,耳鬓厮磨,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

  暧.昧气息吹过耳膜,拂在心头。

  愤怒且羞恼的心,兵荒马乱得张牙舞爪。

  秦瑜身体僵直,再也不敢挣扎。

  顾瑾说的话,她信。

  一个这样保守年代,敢在公社马路上喊喜欢我媳妇、喊我爱秦瑜的男人,天知道他胆子有多大!

  有些戚戚然转头,她有些心惊胆颤,可他却神色平静的看着远处的幕布,一脸坦然,好似他们两个之间关系没任何不雅。

  打不赢,骂不赢,威胁不赢。

  秦瑜气恼得磨牙。

  “小板凳,坐我身边!”

  顾瑾右手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条小板凳,摆在自己凳子左边。

  秦瑜如释重荷。

  她再也不想和顾瑾这样坐着,她要跑!

  只是没想到她刚起来,就被顾瑾拉住,顾瑾抬头,眸子有不达眼底的笑意,好似在说,你走一个看看!

  “……”秦瑜气呼呼瞪了他一眼。

  若不是这里这么多人,她觉得自己肯定会愤怒的将顾瑾办了!

  周边见顾瑾和秦瑜这小两口吵吵闹闹模样,笑个不停。

  没见过这么欢乐的小两口。

  啥都敢。

  “瑜丫,你婆婆刚在家里吃饭了。”沈红梅一来广场,看到秦瑜和顾瑾手拉手一起坐板凳上等电影开幕,立马忘记刚秦瑜在厨房

  一个人偷吃的事,笑盈盈的道。

  “哦。”秦瑜转头看她娘,她娘这么晚来,原来是去招待潘佳怡了。

  招待了就招待了,还能怎么着?

  电影开始。

  第一场播放的是苏联经典电影《奥赛罗》。

  剧情不复杂,奥赛罗是骁勇善战的大将军,元老的女儿苔丝狄蒙娜爱上了他,但因奥赛罗是一名黑人,婚事遭到了元老的反对

  两人决定私定终身,这个秘密被一直嫉妒奥赛罗的旗官伊阿古偷听到,伊阿古决定破坏这段姻缘。哪知道伊阿古的捣乱,反而

  促成了这段婚事。

  伊阿古并没有善罢甘休,奥戴罗和苔丝狄蒙娜结婚之后,伊阿古通过伪造定情信物的手段开始挑拨这对夫妻之间的感情。

  占有欲极强的奥赛罗很快就走进了伊阿古设置的圈套之中,怀疑妻子出.轨,继而杀死自己妻子。

  当他得知真相后,悔恨至于拔剑自刎,倒在妻子身边。

  顾瑾以前几乎不这种电影,今天因为秦瑜坐在旁边,一场电影看下来,死死拉着秦瑜的手,心虚缓缓的松开。

  这电影,说的何尝不是他?

  赵朝霞冒充的信,沈哲的药剂,被愤怒和嫉妒冲昏头脑的他,还有满是委屈却无处诉说的秦瑜。

  唯一庆幸得事,他们之间并没酿成无可挽回的悲剧。

  秦瑜看完电影后,站了起来。

  这样的电影,周边的乡里邻居,看的是外国人得头发很卷,外国人的眼睛是碧绿色,外国人很奔放,喜欢的时候,可以在大街

  上搂搂抱抱,哪个人是坏,哪个人可惜。

  甚至有些人特别着急,对这屏幕喊,不要相信他,伊阿古是坏人!

  电影里的人听不到。

  剧本早就写好。

  你看戏,周边的人何尝不是在看你的戏?

  奥赛罗和苔丝狄蒙娜悲剧在种族歧视,可更在于奥赛罗的不信任和猜忌。

  犹如她和顾瑾一样。

  想起那天事发后,她拉着顾瑾,苦苦央求他,希望他相信她,给她一点时间。

  可他给的却只有一个句话,给彼此一个体面。

  秦瑜堵得有些难受。

  早知道看个电影,会看得自己触景伤情,她这么积极来干嘛?

  “媳妇!”

  “一边去!”秦瑜用力甩掉抓着她手的顾瑾。

  “秦瑜,你要去哪?”顾瑾再次将秦瑜拉住,将她死死扣住,脸上是极致的忍耐,整个人处于情绪边缘的道,“我已经和你道歉了

  ”

  秦瑜转身,用力推了顾瑾一把,道,“顾瑾,你当你是什么?你道歉了,我就要原谅?我和你说了,我们两个已经一拍两散了!

  你不要纠.缠我!”

  “为什么?”

  “答案你知道。因为我爱上其他人!”

  “沈哲的事,已经明白了。你不喜欢他。”

  “我喜欢其他的男人不行吗?秦颂不可以吗?他和我一起长大,他无条件……宠……我爱我。当初我以为他在部队不回来了,所

  以才赖上你。”

  这话好似一把冰冷的利剑,顾瑾的心好似生生被剐下一块,钝痛不已,“你再说一遍。”

  秦瑜闭上眼睛,而后坚定睁开,“顾瑾,这个世界不是非你不可!同样,你也那不是非我不可!你以后会有一个和你相亲相爱的

  妻子,你们会有孩子,那才是属于你的生活!”

  顾瑾眸光泛冷,犹如冬天里的一直孤兽,死死盯着秦瑜。

  “顾瑾,你想啊,所有人都知道,我当初为了嫁你躺你身边,耍进手段和心机。其实,我本不是这样的人,只是你的优秀,激起

  我的从没有过的斗志,别人越说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就越要打别儿的脸。”

  “后来我想了想,我这压根不是爱。只不过是占有欲!我其实不爱你,我只是爱我自己。我这样的女人,并不值得你停留!”

  秦瑜几乎要哭出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可她知道,如顾瑾离开迟早要来,那她不如早点和他分开。

  她能改变李之鸣的命,能拯救李卫民的双.腿,可顾瑾的人生,她怎么改变得了?

  蒋臻只来一两天,她的生活就一团混乱。

  她那边还有潘佳怡,他们都不留余地得将他往上辈子的轨迹上拉,她几乎无胜算。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长痛,不如短痛!

  顾瑾如深潭一般漆黑的眸子沉沉盯着秦瑜,秦瑜倔强抬头,眸眼无波和他对视。

  时光凝固。

  气氛冷凝。

  一阵风吹过,只能听到水中月亮破碎的声音。.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