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410章 姐姐是狼?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香果真如春婶子说的一样,做了糖炒粑粑去自由市场卖。

  将糖炒粑粑摆在箩上,站在自由市场入口的位置。

  让她惊喜的是,站在自由市场大半天没生意,可在工人下班那一会儿,所有的糖炒粑粑都卖完了。

  这个点,大家上了一天班,又累又饿,看到她那摆着色泽金黄且糖汁浓郁的粑粑,立马有人询问。

  糖炒粑粑不贵,一个只要2分钱,一毛钱6个。

  价钱实惠,味道也不错,特别顶饱,一下子就卖完了。

  秦香第一次尝到东西售完的喜悦感。

  之前她做的酱板鸭,被人嫌东嫌西,最后什么还搞得春婶疯疯癫癫。

  今天她卖的糖炒粑粑,大家赞不绝口,都说好吃。

  不仅赚钱,心头还有莫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原来,她也可以不偷学任何人的配方赚钱。

  “娘,娘,你看到了吗?除了成本,我赚了有五毛钱!”秦香兴奋的和春婶子道。

  比不上秦瑜买酱板鸭的暴富,可五毛钱可以抵她在公社干两天多!

  “我看到了。做这个能赚钱,那就好。以后我们天天卖。”春婶子开心的和秦香道。

  秦香将两毛钱递给春婶子,自己留了三毛钱,道,“那不行。天天吃会吃腻的。我还得开发一些心的小吃。这些小吃,是市场没

  有的。”

  若市场有,其他一直在这做生意的老板一定会针对她。

  只有做新奇,别人没有的东西,才能卖出去。

  就像秦瑜一样,因为市场里没酱板鸭,所以她的东西特别有识别性,一直畅销,供不应求。

  这些都是她这段时间受挫悟出来的道理。

  “行吧。你说什么就什么。”春婶子也学乖了。

  只要秦香能赚钱,不管多还是少,起码赚钱了。

  而且她也发现了,这丫头,对赚钱有执念,对做生意更有执念。

  前段时间,被人骂,想来自由市场,这里的人都不准她来,可她压根就没放弃,只要找到机会,她又来了。

  “谢谢娘。那我们回家了。”

  “娘。回家了!”

  秦香叫了春婶子一声,春婶子愣愣的站着。

  再叫了一声,春婶子才回神。

  “你在瞅啥呢?喊你,你都没看见。”秦香挑起箩,皱眉问春婶子。

  春婶子眉头皱了皱,道,“我刚才好像看到以前我们公社的贺知青了。”

  “谁?”秦香惊讶问。

  “就是前段被整个公社人抓住和男人干不要脸事的贺青莲!”

  “不是说她啥都不要,回城去了吗?”秦香问道。

  “谁知道呢?可我没看错。那个人就是她,她也看了我一眼!”春婶子肯定道。

  “难道她没回城,而是一直都在黑市?可也没见她做生意。”

  “回城?她那德行,怎么回得了城?回京都也是没工作的,她娘估计也容不下她。没饭吃,没地方住,做乞丐啊?”春婶子道。

  “哎,这贺青莲还真是焉坏焉坏的,看她那模样,一副温和无害模样。可没想到,心都是坏的。不要脸,恶毒,歹毒!”春婶子

  感慨道。

  “娘,你虽看到她。但是她若要耍什么心眼,千万不能上当。我觉得,她若真看你,一定是想利用我们!”秦香叮嘱春婶子。

  他们之所以能知道秦瑜在养猪场做的酱板鸭,那都是贺青莲故意给糖给她大侄子,她娘以为她好,她貌似随意实则故意的说秦

  瑜的养猪场有好东西。

  她就是在利用她们。

  利用他们和秦瑜之间的矛盾。

  虽之前就将这事想明白,可现在在回想一下,依然后背汗涔涔。

  若不是后面种种贺青莲自己的事也破绽百出,他们定不知道她的心思。

  她被公社抛弃,大学生名额也被李卫民取代,她对象马响还被关进了监狱,以她那黑暗的心,那口气怎么会咽的下,她一定是

  在等在时机报仇。

  再想想,秦瑜一个人,斗赢了公社两个优秀女知青。

  可见她这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

  秦香越想越觉得,自己之前真是典型的螳臂当车,不知量力。

  再想之前自己对顾瑾那赤果果的想法,简直就是不要命。

  好在他们之前被秦瑜教训得够狠,不然他们也肯定和他们一样惨。

  “好,好,你娘我也没那么蠢!”春婶子点头,只是心头很不畅快的道,“我这段时间,就是看你嫂子特别不爽。怎么看,怎么不

  顺眼!”

  “那你不看她不就可以了。嫂子天天呆在家带着川川,她也没惹你。”

  “可我就觉得不顺眼。”她就觉得心里别扭,总感觉,徐兰芝没和她一条心。

  “哎呀,我的娘,你才好点。可不要在和别人闹别扭了,算我求你了。”秦香怕了。

  “你这死丫头,你觉得你娘我是天天搞事的人吗?”

  秦香呵呵笑了一声。

  “还好。我生了一个闺女,有话还能找个人说一下。哎,先回家吧。”

  国庆很快到了。

  公社大队部、学校的围墙上,五角星闪闪发光,鲜红的红旗在天空中飞扬。

  国庆代表放假。

  秦小江和李振宇想着要放假,每天都高兴得撒丫子乱跑。

  自然,每次都被顾瑾教训。

  可这教训和之前的教训完全不一样。

  之前的顾瑾教训他们几个,又冷又严厉,那眼神好似刀子似的,吓得人半句话都不敢说,想提意见都不敢开口。

  现在顾瑾依然会教训他们几个,也是又冷又严厉,可明显,他态度温和了很多,有时候,他们见顾瑾要发怒,指着后面道,“哎

  秦瑜姐姐!”

  顾瑾就会往后看。

  他这一往后看,他们就立马跑掉。

  结果不会太好,依然会被顾瑾逮回来被罚站罚跑步,可他们却明显开心快乐了很多,因为顾瑾的脸不再如冰霜,而是有人情味

  很多。

  “姐夫,姐姐来了!”这会,秦小江因为上课玩泥巴又被顾瑾逮着罚站。

  “秦小江,站好!狼来了的故事给我背出来!同样理由,只有第一次好用!”顾瑾沉沉看着秦小江。

  秦小江眉头皱了皱,仰头问道,“姐夫,你的意思是。你是农民,我是坏小孩,我秦瑜姐姐是狼?”

  顾瑾冷哼一声,秦小江皮越来越痒了。

  “看来,在你心中,我秦瑜姐姐真是狼。是不是在你心中,她不仅是狼,还是母老虎?”

  顾瑾看了他一眼,严厉道,“给我老实点!”

  秦小江并不畏惧,微叹一口气,用肯定的口吻道,“你不回答就是默认。看来在你心中,我秦瑜姐姐就是饿狼!”

  这话顾瑾越听越觉得有蹊跷,眸光落在秦小江身上,准备继续教训他的时候,秦小江突然咧开嘴唇,露出洁白的牙齿,往他身

  后笑眯眯喊了一声,“姐姐!”

  顾瑾微微一顿,一转身,就看到秦瑜手上提着医药箱,站在他身后。

  而他并不知道她听了多少他和秦小江的对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