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446章 业务能力退化了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岑伦愣了一下。

  顾瑾这情况,说不是病,可严重的时候,也需要用药物控制情绪。

  说是病,不是很严重的时候,运气好,找到一个契机,也可以自然痊愈。

  他曾经身份,只有寥寥几个人知道,他真实档案是最高机密级,连他父亲都不知道,这里更没人知道。

  他的病情,更没人知道。

  他来这里,是上面的命令。

  “他是病了。是心理障碍,对不对?”秦瑜清冷眸子定定锁住岑伦,不是很肯定却又很肯定的问道。

  “……”岑伦又愣了一下。

  “你认识他这么久,又是医生,他这种情况,什么时候开始的?”秦瑜继续问道。

  发现顾瑾情绪不对劲后,询问过李卫民,当时李卫民一头雾水,这说明李卫民压根不知道顾瑾最真实情况。

  岑伦不一样。

  他和顾瑾认识很久,他是医生。

  且他刚问她,顾瑾能控制自己情绪了?

  这说明,他一开始就知道,顾瑾会失控。

  “呃……”岑伦不想就这样被秦瑜看出端倪。

  顾瑾看上的女人,果然很不一般。

  冰雪聪明。

  既她已看出来,那就不瞒她了。

  “是的。他有一丢丢创伤后应激障碍。”岑伦微叹一口气道,“以前,我们是好兄弟,有一次,我们打架,其中一个兄弟,因为救

  他,惨死。那次之后,他变的自责,愧疚,一被刺激,他就特别容易失控。”

  真相是不可能和秦瑜说的,但是编个类似的事件骗一下她还是可以的。

  反正导致得结果一样。

  “他那性子,天生重情。宁愿自己吃亏,也想让的朋友吃亏。那个兄弟,死的时候,很惨,帮他拦住敌人的时候,被刀捅了很多

  刀,还当着他的面,被开肠破肚,场面血腥,极为残暴。”

  秦瑜心惊胆颤,不想顾瑾曾经还有这么一遭事。

  “这事,让他性情改变了不少。他应该没和你说过这些事,他喜欢将所有事都压心底,有些事,越压就越容易出问题。可他依然

  是个好人。”

  “他不想回想以前的事,更不敢和任何人说曾经的事。今天,我告诉你这些,他若知道,肯定会扒我皮,你能保密吗?”岑伦眸

  光略带乞求的问道。

  “我会保密。我一直觉得,我不是很了解他。谢谢你今天告诉我这些。”

  “那就,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秦瑜儿,他就这么一丢丢毛病,你可以帮他对吧?”

  岑伦朝着秦瑜眨了眨眼睛,“有些事,可以让人沉醉,发现人世美好,彻底忘记痛苦,也能提升生活质量,和技能,润滑彼此感

  情,总之,这事,只要一开启,就再也停不下。其实,这些,你可以配合他一起开发,达到人生巅峰。见过最美风景,享受最

  极致的体验,他也就是自然痊愈了。”

  “?”她自然要帮他克服这个问题,但是岑伦这眨眼和润滑、人生巅峰这些莫名其妙的词、是什么鬼?

  “其实,你可以和我分享一下。他和你一起的具体情况。”岑伦眨巴眨巴眼睛,满是八卦的问。

  “?”秦瑜。

  “你和我说一下,我才可以以医生的角度,给你们最正确的指导。”岑伦一本正经解释道。

  “?”

  “你们完事后,你有没有将脚置放床头,抬高臀.部?”秦瑜没回答,岑伦继续问。

  “?”秦瑜云里雾里。

  “岑伦,有完没完?你想知道什么?”门口,一记清冷声音传进来。

  顾瑾眉目冰冷的看着岑伦。

  “我给秦瑜儿复查。”岑伦严肃回答,说完立马冲秦瑜使了一个颜色。

  秦瑜立马会意。

  “不需要你复查。”顾瑾一口拒绝,眸光落在秦瑜身上,“跟我走。没事不要见他。”

  秦瑜起身,立马跟了出去。

  “他还和你说了什么?”一走出来,顾瑾便问道。

  “没什么。就问我这段时间恢复得可好,问我,你温柔吗?”秦瑜回答。

  她自然不会将岑伦说他的情况说出来。

  只是,这细细品位岑伦询问的问题,秦瑜脸猛的就红了。

  她终于明白,刚为什么觉得岑伦问的问题那么奇怪。

  他那问的都是什么虎狼之词?

  极致的体验,人生巅.峰……这不是那啥啥事多年后,言情小说最爱描写的词语?

  抬高臀.部,双.腿置放墙上……这不就是妇科医生给难以受孕女子最常规的姿势指导?

  他还说,他要知道细节,然后指导他们……

  更让她没法见人的是,她竟从头到尾没听出岑伦的真实意思。

  曾经,她也是在妇产科呆过的人啊啊啊!

  她这业务退化得太严重了。

  “什么都没回答就好。没事。”顾瑾见秦瑜脸红,声音低沉安慰道。

  秦瑜心跳加速,脸色绯红道,“可我刚没听出来。”

  “他段位素来高,这不怪你。”他都经常被他调.戏,词语隐晦,内容却无比黄暴。

  “那怪你。”秦瑜咬牙,有些恼怒的道。

  “嗯?”

  “因为你的拒绝,导致我实践太少了,以至于业务能力差劲,被岑医生问询我都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事。”秦瑜眸光定定看

  着顾瑾,正色严肃的控诉。

  “……”顾瑾被气笑,“你要什么业务能力?”

  秦瑜踮起脚尖,手攀他脖颈,迎了上去,堵住顾瑾薄唇,唇.瓣相拥,身后泛黄树叶经风一吹,簌簌落下,地上一片绚烂。

  “……”顾瑾。

  秦瑜松开顾瑾,抿唇笑,梨涡浅浅眼眸清亮,大胆迎上他略带疑惑的双眸,道,“这种,懂了吧?”

  “……”顾瑾心顿时炸开一朵花,花蕊开得噼里啪啦,热闹又繁华。.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