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447章 信念轰塌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瑜眼眸笑意坦然,“还要吗?”

  顾瑾脸瞬间薄红。

  “香吗?”秦瑜继续问。

  顾瑾喉咙发紧,深邃眸底闪过一抹晦涩不明的微光,微微沙哑道,“有人。”

  秦瑜抬头问,“你怕被人看到?”

  “当初你在公社,对这所有大山大河喊喜欢我的时候,你可有怕?那般肆意妄为,就怕公社没人听到。你现在在怕什么?怕伤害

  我?”秦瑜询问。

  顾瑾心底微漾,推开秦瑜,“我先去上课。”

  他怕他再不走,真会做出让自己无法控制的事。

  秦瑜休养好第一天去学医,季老头没留她,傍晚便回家。

  这段时间饮食清淡,她决定晚上做点口味稍微劲道的菜。

  买了猪蹄。

  将猪蹄洗净剁开,锅里放油,将猪蹄放入锅里大火后,慢炖。

  顾瑾坐在灶台上,一边烧柴火,一边看书。

  要将猪蹄煮烂,需要一些时间,秦瑜慢慢准备食材;灶火旺盛,好似灯光,照得灶台边通亮,顾瑾拿着书,看着看着,目光移

  到秦瑜身上。

  秦瑜带着灰色围裙,站在砧板面前笔直切菜。

  头发又黑又长,后背修长,身段窈窕。

  他想起书里的某些描写,女人胸部挺俏,腰身纤细,肌肤雪白,双眸如秋水般含情,优雅,诱人……

  不由得舔了舔嘴唇,这唇,秦瑜下午主动吻过。

  只是看着,想着,感觉身体着了火。

  都是火焰在沸腾。

  “呃……”顾瑾将书扔到灶台一边柴火上,站起来,大步走到秦瑜身边。

  从后面将秦瑜抱住,用力的,速度的。

  这力度将秦瑜往前微微冲了一下,身体微微一僵。

  “唔……”

  顾瑾将秦瑜脸从前面扳过来,捧着她的唇,霸道的吻下去。

  不带半点犹豫。

  秦瑜霍然瞪大双眼,唇在发麻,所有空间都是顾瑾的气息。

  大脑一片空白,完全呼吸不过来。

  这强势的进攻的让她感觉自己完全受不住,想要抗拒,可脑袋和心却无比诚实,只想迎着他。

  灶台火焰越烧越旺,锅里煮猪蹄的水发出“汩汩汩汩”沸腾的声音,难道他们要在厨房?

  “啊……”秦瑜吃痛哼了一声,眉头紧皱起。

  顾瑾完全没停下来。

  将她衣服往下扯的时候,突然摸到她手上有黏黏的东西,不是水,不是油。

  是……血腥味液体……

  顾瑾一个激灵,停下自己所有动作。

  低头一看,秦瑜手上都是血。

  “这……”

  “刚我在切菜,你二话没说把我脸扳过来的时候,我没控制住自己手上菜刀,切我自己手上了……”秦瑜低头委屈的道。

  她是想着他能回应。

  可没想到,他这般野蛮,暴力。

  顾瑾眼眸沉沉看着秦瑜手上的伤,神色黯然,眸底都是愧疚和自责。

  “不过这不是什么大事,我用纱布包扎一下就好。”秦瑜抬头,扬唇和顾瑾道。

  “哧哧哧哧……”灶台边发出哧哧带噼里啪啦的声音,秦瑜转头一看,柴火烧出灶台,直接往置放了一些柴火的灶台边燃了过去

  “完了,着火了!”

  顾瑾转身,从外面拎起一桶水,速度泼在燃开的柴火上。

  还好,火势不是很大,两桶水就扑灭了。

  只是这火一扑灭,灶台的火也灭了。

  炖的猪蹄也冷了下来。

  “没事,外面还有干柴火。收拾收拾,还可以燃起来。”秦瑜安慰道。

  “嗯。”所有火焰,被自己拎着两桶水浇得一干二净。

  他果然不能有其他想法。

  不能碰她,只要一碰,她就受伤,这会厨房都差点燃了起来。

  这顿菜做了很久,菜出锅后,虽没想象般那么好,却也劲道味道很不错。

  秦瑜吃得很满足,顾瑾却有些郁郁寡欢。

  她安慰了他很长一段时间,他却始终没从自己情绪中走出去。

  晚上,他继续拒绝和秦瑜呆一个房间。

  “顾老师,你已经很久没给我上课,今天,是不是可以上课?”秦瑜拿着书本走进顾瑾房间。

  顾瑾瞬间觉得头疼,道,“今天早点休息。”

  “现在还很早。”

  “早点休息。或者你自己看看书。”

  “?”

  “都说你冰雪聪明,看不懂我现在想静一会儿吗?”

  秦瑜愣愣站在顾瑾面前,感觉自己所有自尊都被踩了个干净,嘴角扯了扯,“看不懂!你要靠近我的时候,你不问我,我受伤了

  我反过来安慰你。厨房差点烧了,我也安慰你。凭什么你要靠近我的时候,你就可以靠近。我想靠近你的时候,你可以这样

  无情将我推开?”

  “顾瑾,你是有些障碍,情绪容易失控。但是,这些都不是你伤害我的借口!”

  秦瑜摒着呼吸,努力不让自己泪水掉下来。

  她鼓了多大劲,才这样死皮赖脸挨在他身边;她做了多少心理建设,才让自己忘记上辈子他对她做的一切,想重新和他来过。

  他靠近她一点点,她那么欢喜。

  可他却又用这种无情、淡漠的语调和她说话,恶语伤人六月寒!

  “爱谁谁!以后我爱谁就是谁,和你没一点点关系。我看不懂你,你也不要干涉我!”秦瑜拿着书一甩,愤怒转身,回自己屋子

  心都要被伤透了。

  以后都不想理他。

  “姐姐,姐姐!”秦瑜心还没完全舒缓,院子外面突然传来秦小江急.促、喘的厉害、哭得厉害的声音。

  “怎么回事?秦小江。”秦瑜开门问道。

  “嫂嫂在生孩子,血从屋子里流到屋子外面,接生婆说,嫂嫂是难产,活不了,姐姐,你是医生,你救救嫂嫂!”秦小江一边擦

  眼泪鼻涕,一边哀求道。

  秦瑜眸色一沉,差不多确实是这个点,徐兰芝最凶险的时候,就是这个时候。

  她上辈子就是死在这个生孩子的夜晚。.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