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449章 谁在扔我?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大海,我可是你娘。你敢动我?”外头春婶子声音厉声响起。

  “你们干什么?拖我出去干吗?这是我的家。”没一会儿,院子里春婶子声音变渐行渐远。

  秦瑜微微缓了一口气,转头和徐兰芝道,“嫂子,你看,大海哥是顾你的。知道春婶子在会影响你生产,立马将春婶子拖了出去

  她不好针对你,以后你和大海哥搬出去,分家。”

  “你一定要坚持住。要活下来!你若坚持不下来,大海哥以后再娶。有了后娘,就有后爹。川川和你现在这个孩子,肯定会被虐

  待。到时候他们会过什么样日子?”

  “你相信我,你可以的!”

  徐兰芝也听到外面动静。

  春婶子控诉他们拖她出去的声音,是她听过最好听的声音。

  更是定心丸。

  徐兰芝感动,泪水再次下来。

  秦大海在护着她,她只是嫁错了家庭,没嫁错人。

  秦瑜明显感觉徐兰芝的求生欲在恢复。

  只要人想活,救起来生机就大很多。

  “嫂子,现在胎位正过来了,你听我的,我说用力,你就用力。”

  徐兰芝再次点头。

  秦瑜深呼吸一口气。

  “用力。”

  徐兰芝紧紧的攥着双手,使劲的用尽全身上下最后的一点力气。

  “哇……”一声啼哭响起。

  一个全身是血的小婴儿落到了秦瑜手里。

  小婴儿的脸,皱巴巴、青紫青紫的。

  她的哭声,很小、很弱。

  跟小猫咪似的。

  徐兰芝侧着头,看着那个全身红彤彤像小猫咪一样的婴儿,小副度的挥动着细细的小胳膊,心上一片柔软,眼眸中,有一道坚

  定的光在闪烁。

  “嫂子,是个女儿。”秦瑜用襁褓裹着小女婴。

  接生婆生生松了一口气,道,“前面是个儿子,现在生个闺女。凑成好字。真好!”

  可这种庆幸没维持几秒。

  地上的血再次如喷泉一般喷出来。

  到处都是鲜血。

  猩红猩红的。

  “血崩了。”接生婆婆惊恐道。

  “婆婆,将孩子抱出去。让秦大海进来。”秦瑜镇定和接生婆婆道,迅速将自己下来时候带的银针拿出来,手法熟练极稳的封住

  徐兰芝的一个穴位,扼住徐兰芝血崩。

  “嫂子,孩子很漂亮。肉呼呼的,很可爱。”秦瑜一边给徐兰芝扎针,一边和她温和的道。

  “可爱就好。”徐兰芝有气无力的道。

  “所以,你在坚持一下。”

  “我好似坚持不下去了。”徐兰芝扯了扯嘴角道。

  “可以坚持的。我们马上送你去医院。”

  徐兰芝产后血崩,必须要要输血,还要打消炎针。

  “兰芝,我来了。”秦大海推开屋子门,见到地上的血,吓得一颤一颤,大男人一个没忍住,泪水落了下来。

  “大海哥,弄板车,得立马送嫂子去医院。我现在用银针封住她的穴位,锁住她精气神,若拔掉,她泄气,就麻烦了。”

  “好,好!”秦大海一边擦眼泪,一边道,“我去,我立马去!”

  外面的人听到秦瑜说送徐兰芝去医院,二话没说,一起将秦家的板车拿出来,垫上稻草。

  “马车,公社马车我先用用。”秦二叔立马想到马车。

  “没事。用用就用用,救人要紧。”其他邻居立马附和。

  赶马车去镇上,肯定比人拖着就好。

  “大海,稻草上,铺上被子,上面也要盖上被子。”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给秦大海出主意。

  秦大海忙得手足无措,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帮他将马车的稻草和被子铺好。

  他立马回房,抱着徐兰芝出门,轻轻放在马车上。

  秦瑜看着所有忙碌和支招的村民,紧急关头,这些邻居们的善良和热情,真让人感动。

  抢救生命,都是在与死神赛跑。

  每一分、每一秒都格外重要。

  他们的参与和帮忙,让这场营救,看起来充满温情,争取的时间也更多。

  “干吗?干吗?这是要去哪里?”

  “去镇上?”

  “我们家的银子是水做的?随便就流出去?村里里里外外多少女人生孩子,谁去过医院?”

  春婶子从外头跑回来,一看家里这气氛不对,立马嚷嚷起来。

  “不就生了个小丫头片子,她这娘还跟着金贵起来?”

  知道徐兰芝生的是个闺女,有人想让她去抱抱她这刚出生的孙女,不要老惦记着徐兰芝,却不想春婶子,看都不看这新出生的

  孩子一眼。

  “秦大海,你真要去,那就不要花我们家里的钱!”春婶子无情冷声道,瞪着人群中的秦香,也一起警告,“秦香,你身上的钱都

  给我!”

  秦香每天都去镇上卖各种小吃,有些周转资金。

  “娘……”她虽看徐兰芝不惯,可心头并不想徐兰芝就这样死掉。

  “你们是不是从秦香身上拿钱了?不回答是不是?那今天你们休想从院子门口出去,你们若执意要出去,那就踩着我尸体过!”

  春婶子越拦越带劲,站在院子大门边,伸开双手拦着自己院子拉着徐兰芝的马车。

  她身形健硕,稳如桩墩。

  “娘,我求你了,行吧?”秦大海无奈又绝望,从马车上下来,跪在春婶子面前。

  秦二叔去拖春婶子,春婶子骂道,“死老头,你不想活了,是不是?你再动我一下,老娘我和你离婚!”

  “你们谁敢动?我若是摔着了。我就吃你们家,睡你们家!”春婶子满脸凶恶的和院子里对她不满,想动手的邻居威胁道。

  原本想帮忙的人,瞬间愣住。

  这年头大家都吃不保穿不暖,春婶子这无赖泼皮,吃住在他们家也就算了,肯定还会天天咒骂,这谁顶的住?

  “谁,谁拉我衣服?”春婶子骤感自己衣领被提起,双脚腾空,身体在漂移。

  “哎哟妈呀!哪个天杀的扔老娘?”被扔在地上的春婶子大骂道,抬头一看,还要骂的话,生生被憋了回去。

  夜色中,顾瑾居高临下冰冷的看着她,眸光里都是让人胆寒的冷光。

  春婶子犯怂,坐在地上,一动不敢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