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453章 从未给过的安全感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没被发现,秦瑜慢吞吞回家。

  早前郭桂珍提醒她的事,今天被她探了个明白,心头舒坦了不少。

  只是,顾瑾和许柱子干的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为何要隐瞒她?

  和顾瑾相处到现在,她感觉自己其实并未完全了解他。

  他依然像一个谜团,很多事情都瞒着她。

  回到院子的时候,顾瑾并不在家。

  “瑜丫!去哪了?上午去季老那找你,都没看到。”沈红梅走进院子。

  “我去镇上买点东西。”秦瑜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是买准备去京都的东西吗?”

  “不是。”秦瑜回答,“就是买点日常家用的东西。还给你和秦叔,阿奶买了一些布料,打算马上给你们送下去的。”

  秦瑜走进屋子,将自己柜台上,放着的布料递给沈红梅。

  布料很扎实,是现在最流行也比较贵的灯芯绒布料,软软的,很暖和。

  沈红梅将布料放到一边,问道,“秦瑜,你不和顾瑾回京都吗?”

  梁军和郭桂珍两个人准备去京都,办理东西办得风风火火。

  秦瑜这一点动静都没有,今天和郭桂珍闲聊,才知道,秦瑜压根就没想去京都的想法。

  “娘,这事我还在考虑。”

  不是她在考虑,是顾瑾压根就没说这件事。

  “这事还要考虑?你是顾瑾媳妇,他回京都,你不回去,这样合适吗?而且,你秦叔这,还是收到顾瑾奶奶的电报,说给你们电

  报,你们一直不回,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沈红梅将今天收到的电报拿出来递给秦瑜。

  秦瑜头疼。

  顾瑾不和她说这个事,她总不可能死皮赖脸跟过去吧。

  “娘,我们和梁军他们一起回京都。”院子外面,顾瑾走进来,低沉声音里,都是暖暖笑意的道,“刚去县里预订的火车票据。”

  秦瑜有些讶异看着顾瑾。

  他之所以这么晚才回来,是去提前预订火车票?

  “原来你是去买票了?听说过年火车特别挤,还是小顾想的周到。”沈红梅脸上绽开一朵花,所有担忧消散,开心道,“那你们忙

  上次做的香肠我那还没吃完,你们一起带去京都。还有,我那还有二十来个鸡蛋,我给你们做茶叶蛋,可以路上吃。”

  “娘。你不用忙和。”

  那二十来个鸡蛋,是沈红梅攒了很久攒出来的。

  “你们和我客气啥?”沈红梅说完,踩着愉悦步伐下坡。

  “订了四张票。”顾瑾将票递给秦瑜,道,“媳妇,你拿着。”

  秦瑜看着这四张票,心头各种生气。

  “你让我拿,我就拿?”秦瑜气呼呼反问。

  “那我拿着。”顾瑾眉头微微一蹙,将票放进自己裤兜里。波澜不惊的模样,完全没感觉到秦瑜的小情绪。

  顾瑾这更没一点情绪的表情,秦瑜气更盛了。

  “本就该你拿着。我又没说要和你一起回京都!”

  问都不问她就把票定了,好似她就一定会跟他走一样。

  “你不回?那我明天去退两张票。你不回,我肯定也不回。媳妇在哪,我就在哪。”顾瑾看着票眉头蹙得更紧,纠结的道,“我预

  订这四张票,都是卧铺票,退了以后可能就买不到。”

  媳妇在哪,他就在哪?

  不得不说,他这句话说得还算入人心。

  且细细想了一下,关于回京的事,顾瑾什么都没说,所有一切,觉得他不想和她沟通这事,不想带她去京都各种想法,都是她

  自己想出来的。

  他没和她吵过,自然不知道她心里的各种别扭。

  “这票既然这么难买,那就先拿着。你们走的那一天,退掉也是可以的。”秦瑜将票从顾瑾手里夺过来。

  “一直没和你说,是想买到卧铺票的时候,然后给你一个惊喜的。”顾瑾笑着道。

  “谁知道,你倒底是什么意思?”秦瑜嘴犟的道。

  顾瑾没和她继续争执,道,“差不多中午了,我淘米。”

  大年二十二一大早。

  秦振斌借了公社的马车送顾瑾、秦瑜、梁军和郭桂珍四个人去了县里的火车站。

  第一次去见公婆,郭桂珍带着大包小包,带了很多很多的家乡腊味和特产,什么香肠,腊肉,干豆角等等各种。

  相对来说,秦瑜带的就少了又少,她就准备了一些香肠和蜡鸭,顾瑾更简单,就只背了一个大背包。

  “差不多回来的时候,给叔来个电报,叔那天一早来这接你。这还没到过年,火车站的人真多。”秦振斌和他们几个道。

  “叔,没事。我们会自己搞定。”秦瑜和秦振斌道。

  “瑜丫,第一次出远门,虽有小顾在,你还是要好好照顾自己,也要照顾好他们三个。”秦振斌交代秦瑜。

  “秦大队长,你这叮嘱都特别有革命特色。”秦瑜笑着道。

  只是这笑,有些心酸。

  她这不是第一次出远门。

  这个火车站,她太熟悉。

  第一次来这个火车站,是上辈子这个年头的过年前。

  第二次来这,是顾瑾偷偷离开。

  他给她留下无尽的怨恨和遗恨,一辈子的求而不得。

  站在火车站台上,看着一个劲往火车涌的人群,秦瑜好似看到顾瑾带着其他女人一直往前走,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火车鸣笛,眼帘里留下的只有他那淡漠的身影。

  第一次来了,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后来阿奶去世之后,她鲜少回来。

  在后来,灵溪镇通了高铁,这里渐渐比遗忘。

  可这里留给她的记忆,却都是悲伤和苍凉。

  “瑜丫,我们只是京都,过年后就回来。”郭桂珍见秦瑜情绪不对,眼眶微红,泪水朦胧,立马安慰道,“你这样,秦大队长若回

  去告诉婶子,婶子肯定会担心你。”

  秦瑜回神,深吸一口气。

  顺着梯子往下爬,笑了笑道,“嗯。就是突然觉得,很舍不得我秦叔和我娘,我奶。”

  秦振斌见秦瑜这要哭鼻子的模样,也极为不舍,道,“很快就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叔和你娘一起来接你们。”

  “好。”秦瑜这次没再拒绝。

  “火车来了。你们先上去。”秦振斌催促秦瑜他们。

  秦瑜点头,低头要提东西的时候,发现顾瑾将所有包包都拎在了自己左手上,空着的右手则直接将秦瑜揽在自己身边,带着她

  走。

  秦瑜一愣,转头看他。

  他目视前方,眼眸专注,鼻梁高挺,俊脸立体,步履坚实。

  以前他从未这样揽着她,给过她这样的安全感。.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