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557章 心情有些复杂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灵溪县城某国际长途电话点。

  岑伦电话一挂完,肩膀就被拍了一下。

  一转头,便看到穿着浅灰色呢子大衣、身材高挑、脸蛋白皙、带着英气的女子眸光闪亮,笑意盈盈看着他。

  岑伦当即不受控制的打了一个激灵,“你,你,你怎么来了?”

  为了不被潘小美缠住,梁军和郭桂珍回来这天,他以担心郭桂珍在路上生产、保护他们为由头,火急火燎回到灵溪公社。

  才过了两天舒畅日子,她就来了。

  她不应该呆京都的吗?

  怎么莫名其妙的来了?

  顾瑾这可怕的嘴儿,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潘小美脸上笑容绽放得和春日里即将绽放的桃花一样,肯定的道,“岑伦,你真喜欢我!”

  “……潘,潘小美同志,你什么眼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喜欢你了?”

  “你说话结巴了!他们说,喜欢一个人,说话麻利的人,都会变得结巴。”潘小美用神侦探理论分析道。

  “我……我……说话不利落不是因为喜欢你,我是被你吓着,知道吗?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我身后,我吓的。人吓人,吓死人,

  你不知道?你以后不要这样,咋咋呼呼的,没规矩没纪律!”岑伦板着脸批评道。

  “你真是被我吓着才说话结巴?不是因为喜欢我?”潘小美皱眉问。

  “肯定不是因为喜欢你。我和你说了,我很渣,不值得喜欢。”岑伦强调,“对了,你在京都呆得好好的,怎么来这里?”

  “领导交给我两个任务,其一,他说你这两天会来这里打电话,让我在这等你就好。”

  “……”神通广大的领导,真将他行程摸得死死的。

  “他还说,让你电话打完之后,告诉我,我转达。”潘小美骄傲的道。

  岑伦白了她一眼,道,“电话已经打完!对方已经进行信息接收了。”

  他和顾瑾说的暗语,顾瑾肯定能懂。

  只是这些消息,他估计需要消化很长一段时间。

  潘佳怡是顾瑾母亲,若是平常电话,直接称呼伯母就可以。冷老头却特地交代他,让他在电话里强调潘佳怡同志!同志,只有

  自己人才能称呼为同志!

  所以……

  顾瑾一直恨潘佳怡执意要离婚,抛弃他。同志的称号,肯定会让他复杂很久很久。

  “岑伦,你真厉害!”潘小美竖起大拇指。

  “没你厉害。”

  “我还好。虽领导经常表扬我,但我不会骄傲的。”

  “……”啧啧啧啧,这还不是骄傲。就怕没将被领导表演的事写脸上了,“你还有一个任务呢?”

  “领导说,让我老大不小了,务必要将个人问题解决好。所以,接下来很长时间,我都和你在一起。”潘小美低头垂眉,羞赧道

  岑伦直接想倒地而亡,这什么狗屁任务?

  ***

  m国。

  医院病房内,顾瑾躺在床上,看着外头白.花.花得月光。

  国内和m国有时差,国内白天,这边天已经黑。

  “怎么睡不着?”躺在一边陪护床上的秦瑜,声音轻轻的询问。

  他们大年初二出发,初三到,初四手术,手术后,顾瑾躺了好几天,这又过了一个礼拜,现在好像是国内大年十四,明天是元

  宵节。

  岑伦一个电话过来,在别人看来顾瑾没什么不一样,可她却看得出,他心里有事,因为电话勾起乡愁,想爷爷奶奶吗?

  看着外头,所有人共赏的同一个月亮,出来时间不长,秦瑜却觉得,她也有些想家人了。

  每年元宵节,阿奶和阿娘都会做元宵,小小的、白白的、细腻的元宵里包裹着浓郁的芝麻馅,甜得让人回味无穷。

  “还好。有媳妇在的地方,都是家。”顾瑾转头看秦瑜,道,“媳妇,躺我身边来。”

  “床太小,睡不下。”秦瑜拒绝。

  上次被他骗上.床之后,为了他恢复得快点,后来不管他怎么说,她都不和他挤一块。

  “元宵节,全家团圆的日子。来,我保证不动。”

  顾瑾声音又低又沉,那听起来有些受伤包着乡愁的深沉感,简直让人无法拒绝。

  “那就一下下?”

  “好。”

  “说话算数。”

  “算数。”

  秦瑜见他脸有从未有过的诚恳,小心翼翼躺在身边。

  顾瑾伸手,让她头枕在自己手臂上,将她轻轻抱紧。

  秦瑜依然有些紧张,担心顾瑾不安分。

  让她没想到的是,今天晚上的顾瑾安分得不正常。

  真就抱着她,什么都没干。

  “顾瑾,你睡着了吗?”

  “没有。媳妇,我好像错了。”顾瑾声音低沉又暗哑的道。

  “?”

  “世人看问题,都会以自己角度出发,伤人而不自知。而有些真相,总掩藏在迷离和斑驳下,迷人花眼。”

  “你在谈人生感悟吗?不过这点,我确实赞同的。很多事,我们永远只能看到表面。”秦瑜回答。

  就他爱她这件事,她是剥茧抽丝后,深挖将所有表现掀开后,才发现的。

  “你一直都和我强调,让我好好学习,透过现象看本质。顾老师,你这是?发现了什么,导致自己心情复杂?”

  “可能医院住久了,想得有些多。”顾瑾嘴角微勾,满是嘲弄的道。

  此刻的他心情确实复杂,应该说,挂掉岑伦电话那刻后,就如岑伦预料的那样,就很复杂。.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