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572章 她疯了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姐姐。”

  “姐姐。”

  一家人饭刚吃完,院子门口突然冒出两个小脑袋。

  “秦小江,李振宇,你们这是不好意思?”秦瑜看两人偷偷摸摸探着脑袋、小心翼翼喊她模样,忍俊不禁问。

  沈红梅朝他们两个招手,笑道,“这两孩子,你们没回来的时候,天天都要在家里转一转。你们这一回来,自己不好意思起来了

  ”

  “赶紧进来!”秦瑜手上抓了一把糖,道,“还不进来,这糖我就一个人吃了。”

  秦小江和李振宇双眼亮光,火速跑过来。

  秦瑜将巧克力和糖果塞他们手里,笑眯眯看着他们问,“姐姐不在家这段时间,你们乖不乖?”

  秦小江一边吃糖一边道,“很乖。”

  李振宇也点头,“很乖。”

  顾瑾坐在一边,深邃眼眸略带笑意看着他们,低沉声音响起,“今天好像是礼拜五。”

  秦小江脸色一变,立马道,“姐夫,我们有上学,这是下课时间。马上要上课了,我们走了。”

  李振宇也意识到大事不妙,“姐夫,我们就来看看。”

  “这些糖拿着。”秦瑜又每人抓了一把糖果,塞他们兜里。

  秦小江和李振宇立马跑了。

  “刚回来,你吓唬这两个孩子干吗?”秦瑜一边擦桌子,一边哭笑不得和顾瑾道。

  顾瑾这一开口,两人好似老鼠见猫一样,吓得逃窜了。

  “我一不在,两个皮成这样,不好好收拾,以后得翻天。”顾瑾眸子微微眯起,嘴角微微上扬笑道。

  “有吗?他们两个,我看还好。我们这一回来,两人看起来,都好像有些胆小了。”秦瑜不太认同顾瑾看法。

  顾瑾笑而不语。

  ***

  “黑狗子,去抓蛤蟆不?”两人一从沈红梅院子里出来,秦小江将兜里糖果捂得死死的,一边走一边问。

  “抓什么蛤蟆?你分明是想去抓老鼠和蛇。我才不要抓这些恶心的东西。我要去上课。”李振宇回答。

  “马上要下课了!你去也听不了什么课,那莫老师,每天只会啊啊啊啊说话,那课有啥意思?”秦小江鄙夷道。

  李振宇沉默,莫翠莲的课他其实也不想上,说话嗡嗡嗡嗡,声音很小,特别没气势,完全听不见她在说什么内容。

  学的东西他都会,只要一上课,他就昏昏欲睡。

  但他逃课不敢和秦小江那般光明正大。

  “那我也得回学堂。”

  李振宇一走,秦小江便慢悠悠往人多的地方走过去。

  “秦小江,你今天又不没去上学?不看着你娘吗?”有人笑得幸灾乐祸的问。

  秦小江冷了一眼,脑袋一昂,下巴一抬,道,“上什么学?今天我秦瑜姐姐回来了。看,我秦瑜姐姐给了我好多糖。”

  话说完,秦小江从兜里抓出两个糖果,在那人面前的孩子鼻子边炫了炫,“这糖纸皮都这么好看,比大白兔奶糖还要好吃。”

  那人刚好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孩子对糖果素来没抵抗力,见秦小江嘴里含着得糖,手里握着的糖,馋的眼巴巴,口水吞了

  又吞。

  “妈妈,我要吃糖。”孩子可怜巴巴的道。

  “秦小江,你有两颗糖,给我家崽崽一个呗。”

  秦小江歪嘴一笑,将糖果夸张又缓慢放自己嘴里,嚼得犹如吃山珍海味一样,道,“我才不给!”

  话一说完,他立马跑了。

  “秦小江,你这小兔崽子,你咋这么坏?故意用糖逗我家崽崽,下次别让我看到你。”

  女人的骂声和孩子的哭声在身后响起,秦小江笑得特别嘚瑟。

  接下来,只要秦小江走过的地方,都引来了孩子们想吃糖又吃不到急的哇哇的大哭声,伴随着孩子哭声的是大人们的骂人声,“

  秦小江,你这小兔崽子,有吃的好好藏着。不要炫过来炫过去!你个有娘生没娘教的短命鬼!赶紧死开!”

  大人们骂的声音越多越大,秦小江逗别人家小孩就越过分。

  哭声越多,他越觉得有成就感,觉得解恨。

  只是这种成就感没维持多久,骂声和哭声就不见了。

  秦小江见势不对,赶紧往回走。

  “来,来,都有糖,每人都有。”

  “不要急,不要急,不要摔着了。”

  “不用谢,吃吧。”

  沈红梅院子外面的大樟树下,秦瑜拿着一个带袋子,给围着她的小朋友一一发糖。

  “瑜丫你这太客气了,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这国外带回来的糖,就是不一样,包糖的纸都特别好看,金光闪闪的。”

  “可不是。瑜丫,m国长啥样的?听说那边的人又高又大,凶神恶煞,身上长满毛发,散发出难闻的狐臭味?”

  “那边的人和我们这的人差不多,有高也有矮,也凶的也有和善的,他们皮肤很白,头发金黄,至于体味,确实比我们这的稍微

  多一些,但没那么夸张。”秦瑜回答。

  “听说那边的人都很有钱,要什么有什么?”

  “每个地方都有有钱人,也有贫穷的人,m国也一样。不过东西确实比我们这边要多一些,好东西也多一些。但只有一些些。”

  秦瑜尽量将此时的m国描绘得和现在的祖国差距小一些,她并不希望在大家眼中,m国物资丰富经济开放人人富有。

  “那边的房子是不是都好高?几十层楼那般高?”

  “有一些是,不过京都也有高楼。那边大多和我们这边一样,很多都是独门独户,住得很远,平常都不见着人,很多人住了几年

  都不认识。”

  “哎呀,这么说来,还是我们这好。大家住一个公社,有事没事就聊个天,有什么事,大家一起帮忙,多好。”听秦瑜这描述,

  大家伙立马找到了安慰。那冷冰冰的地方,房子再大,可大家都很冷漠,谁都不认识谁,多没劲。

  “对,对!我也觉得我们这好。”秦瑜附和。

  “瑜丫,你婆婆没留你在那边?你婆婆那么有钱,你在那边,可以住好的,吃好的。”

  “我回来,也可以吃好的,住好的啊。”

  “瑜丫,你这孩子有良心。你和顾知青这么久都没回来,我们都以为你们也要移民不回来了!没想到还是回来了!”

  秦瑜笑。

  “以后走出去,别人说自己公社有多牛的时候,我们也可以说,我们公社秦瑜不仅去了京都,还去了国外!”

  出国游玩,多牛气!

  够他们炫耀自己公社吹牛吹很长一阵子!

  早前因为秦小江将孩子逗得哇哇哭迁怒秦瑜的火气统统被秦瑜给的糖果抚平了。

  看着大家手里都有糖果,逃课的秦小江瞬间觉得自己兜里揣着的这些糖果都不甜了。

  秦瑜不是只给他和黑狗子两个人糖果的吗?

  现在,每个孩子都有。

  这代表,在秦瑜眼中,他和其他孩子一样,没任何特别。

  “秦小江,你不是和李振宇去上学了吗?怎么还在这?”秦瑜见秦小江走过来,眸色清冷的询问。

  刚顾瑾说这两孩子皮的时候,她还不信。

  后来听到院子外头哇哇都是孩子哭声,她才知道,秦小江这还真是皮!

  不去上课,拿着她的糖到处逗孩子,只给看不给吃,孩子们气得嗷嗷叫。

  秦小江看着秦瑜,顿觉得一肚子委屈,瞪了她一眼,将刚秦瑜给他的糖果统统扔出来,一阵风一样跑了。

  “……”秦瑜莫名其妙。

  她没问他到底是什么事,他倒先发脾气了。

  小臭脾气,不得了了。

  “秦小江,你给我站住!”

  秦小江紧急刹车,身体还是往前面打滑了好几步,转头看着秦瑜。

  “秦小江,你想干吗?你为什么要去逗那些孩子?”

  “我看他们不爽!”

  “那你知道你这行为很恶劣么?”

  “是他们恶劣。我不恶劣!”秦小江咬牙切齿答。

  “秦小江,你皮痒了?”

  “姐姐,你一点都不喜欢我。在你眼中,我和他们都一样!你给我糖果,也给他们一样的。”秦小江哇的一声哭了,越哭越伤心

  秦瑜一靠近,他跑更快,一哧溜不见人影了。

  “……”这是吃醋了?

  这个想法让秦瑜觉得哭笑不得。

  “我呸!我呸!你是谁?你当你是谁?你有钱你了不起!”

  “我是七仙女下凡,你们这些死鬼,看我一个个怎么收拾你!”

  “哈哈哈!死了吧?死了吧?都死了!”

  “想欺负老娘,老娘我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一个熟悉又疯癫的声音传过来,秦瑜顺着声音往不远处一看,便看到已经春回大地、气温上升得大家只穿单衣的天气里,春婶

  子穿着一层又一层的棉袄,拿着一根棍子这边甩一下,那边甩一下,一下哭一下笑一下叫。

  “疯了!年前,你和小顾去京都后没几天,她和秦香出去卖糖炒粑粑,不知道是路上被什么东西吓着,还是遇到了什么,回来之

  后,就是神志不清。”

  “你秦二叔带她找了神婆没用,找了季老先生看,季老说她这是疯了,基本没办法。还带他去看了公社的岑医生,岑医生诊断说

  她这是神经分裂。秦二叔,还带她去精神病院看了,住了半个月,回来后,也没啥改变。”

  沈红梅走到秦瑜身边,和秦瑜说春婶子的情况。

  秦瑜有些惊讶。

  不想自己出门这两个月,春婶子真疯了。

  “不过好在她不走远,就只在自己家门前晃悠,也没之前那般泼辣刁钻惹事。有人骗她,要她走远点,她都不走。每天神神叨叨

  恍恍惚惚。”

  “春婶子这一疯,公社很多人就笑话秦小江。说他是疯子的儿子,以后也会变疯子。有些人有事没事逗他,说他大哥分家不会管

  他们,你和顾瑾出国,也不管他了。这两个月,秦小江没和大家少干架!刚他刚故意去逗哭公社小孩子,估计就是为了报复大

  家前段时间对他的嘲笑。”

  “……”秦瑜微叹一口气,唏嘘不已,想起刚秦小江的表现,蓦地泛起心疼。.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