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617章 公关交际能力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挖了几眼井,但都没出水,我们还在找。”秦瑜眉头微皱回答。

  “慢慢找,不急。”顾瑾安慰秦瑜,转头给在场的人每人递了一根红塔山,“多谢大家配合我媳妇工作。”

  接过烟的村民愣了愣,手有些发颤。

  他们都是只抽土烟卷的老农民,从来没抽过这种城里人带来的烟。

  瞧着顾瑾修长手指上夹着的烟盒子,画面清晰,盒子精致,盒子边上金线闪闪发光,只看这包装盒就知道这烟不便宜。

  “顾知青,这也是我们的工作。配合秦瑜,本就是我们应该做的。”大家将烟夹在耳朵边,咧着嘴笑着道。

  秦瑜见这态度,已然知道结果。

  找到水源实打实能解决干旱事情本身没让他们心甘情愿,顾瑾这几根烟倒让他们心甘情愿了。

  顾瑾这烟从哪来的?

  家里,她每天里里外外都会打扫,就没见过红塔山。

  他将烟藏哪里了?

  且看他拿香烟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是新手。

  秦瑜疑惑还没解开,顾瑾已经点起烟,和大家一起抽起来。

  “……”烟头夹在他食指和中指之间,动作娴熟,烟雾袅袅,淡淡烟草味散发在空气中,秦瑜震惊看着他,果然,这货真是老烟

  枪!!

  特么上辈子她没发现,这辈子和他生活了一年,也没发现。

  隐藏得够深啊!

  “顾知青,你看你媳妇。”有人使劲朝顾瑾使眼色,提醒道。

  顾瑾愣了一下,转头看秦瑜清冷眼神,立马将烟掐灭,慌乱扔在地上,道,“我不小心点着的。我不是想抽烟。”

  身边的汉子见顾瑾这模样,大笑起来,“顾知青,你这么怕媳妇?”

  “……我怎么可能怕媳妇?”顾瑾梗着脖子,冷蔑道。

  “那你干嘛这么麻利扔烟?这烟头还没抽完,就这样扔了,多可惜。”那人走到顾瑾身边,将顾瑾扔的烟捡起来。

  “我,我不小心,烟自己掉了的。”顾瑾有些说话不利落的道。

  “哈哈哈,对,是烟不小心掉的。”大家附和,看在烟的份上小心翼翼维护着顾瑾的自尊。

  秦瑜看看他们一唱一和,脸色依然清冷。

  很生气。

  “……”顾瑾心头一怵,有些瑟瑟。

  秦瑜没说话,没骂她,可他却知道,这小女人生气了。

  这不言不语生气的模样,吓人。

  “嫂子,嫂子!哎,顾哥也在!”梁军从山边奔过来,冲到人群中,兴奋的道,“好似能找到地下水了。”

  “梁军,你说什么?”秦瑜转头询问,见梁军气喘吁吁,道,“慢点,深呼吸,然后慢慢说。”

  顾瑾深深松了一口气,梁军这货认识他这么久,终于发挥一次作用,成功转移准备秦瑜注意力。

  不然,她这一生气,他都不知道怎么哄。

  不哄,她会更生气。

  哄,那不是自己更没面子。

  岔开话题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我收到一封信。李卫民写过来的。”梁军将手上信扬起来,道,“李卫民在信上说,想念和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他还告诉我一个

  秘密,说以前他晚上出来抓泥鳅和黄鳝累了的时候,会躺在我们现在所处山间的草坪上,看着天空星星,听着夜间虫鸣鸟叫,

  很多次,他能听到地底下有汩汩流水的声音,他说,如果他意料没错,他躺过地下,会有一条大河,说不定河里有美.妙的风

  景。”

  “李知青真有良心,去上大学了,依然记得我们公社。”大家听着梁军说李卫民信上的内容,觉得窝心,可他们更多的是不赞同

  “梁知青,李知青这不过是随便说说,说不定只是他随便想的。我们在灵溪公社土生土长,从来就没听到过地下有流水的声音

  ”

  “梁军,李卫民躺的地方,是不是这山边这个小草坪里?”秦瑜眸光落在不远处的小草坪处,神色深远。

  “应该是的……”梁军不是很肯定的道。

  秦瑜迅速走到草坪处,耳朵附在地上听声音。

  没一会儿,她站起来,道,“挖!从这里开始挖!”

  “瑜丫,你确定?”

  “确定!”秦瑜肯定道。

  他们回来时候,给李卫民写了一封信报平安。

  那次以后,李卫民便没再给他们写过信。

  但他会写信给梁军。

  这个点,他给梁军写了这样一封信,绝对不是为了和梁军回忆过去。

  上辈子的他虽残疾,但做一直关注关心灵溪公社。

  这里开发的事,他定关注过。

  相信他,绝对没错!

  “那就挖吧。”顾瑾见秦瑜如此肯定,冲大家点了点头。

  媳妇工作必须全心全意支持。

  很明显,他说话比秦瑜更管用。

  他说挖,没一个人质疑,拿起铁楸便铲了下去。

  长期干惯农活的汉子,有使不完的力气,挖起来速度杠杠的。

  只是挖到下午时候,他们遇到了莫大得阻力。

  地下全都是硬土块,锄头一挖,非但没挖下去,反而将锄头弹了回来。

  “秦瑜,黄土坯和石头一样硬,压根就挖不下,这下面怎么可能有水?”

  秦瑜也愣了一下,这种土壤很特殊,底下不可能有地下水。

  上辈子这里开发的时候,李卫民肯定不在,他其实也不知道地下河入口的位置,只能预估个大概。

  “这里没有,但我敢肯定,地下水一定在这附近,大家继续挖。”秦瑜回答。

  没人动。

  顾瑾再次递上香烟,大家瞬间充满干劲。

  “好,那大家就在挖挖。”

  “……”秦瑜再次领教了顾瑾的公关交际能力,这水平真不是盖的。

  “大家多挖几个地方,若遇到土质松软的地方,就一直往下挖。”顾瑾拿着铁楸一边铲土,一边道。

  “……”秦瑜眉头紧紧皱起,这臭男人,身体还没完全好,就干这么重的活,气不打从一处来,走到顾瑾身边,将顾瑾手上铁楸

  抢过来,道,“站一边去,给我好好指挥!”

  “……”顾瑾。

  “哇喔,嫂子势力……宠……顾哥啊。”梁军兴奋叫起来,他早就发现了,他们从国外一回来,秦瑜就没让顾瑾干过重活累活,这

  会霸道将顾瑾手上铁楸抢走,看得他热血沸腾。

  大家也跟着起哄,“顾知青,好福气!”

  顾瑾呵呵呵呵干笑一下,努力维护着自己那要命的面子,道,“看,我不是怕我媳妇,是我媳妇太关照我了。"

  “哈哈哈!顾知青,你放心,我们相信你的家庭地位!”

  嘴上说着相信,可实际上,笑声却大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