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619章 还不说实话?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队干部以最快速度赶到现场,为避免人不小心掉进去,对现场进行了封锁。

  天色已晚,大家决定第二天进里面去看看。

  “这里面若真有水,山上的水渠是不是就不用挖了。反正已经输了。”在山上修水渠的人听到可能会找到地下水的消息,也兴奋

  不已。

  工程开展已经差不多一个礼拜,参与的人很多,水渠已经通了几公里了,要全通,起码还要二十多天,若能停下来,就不用这

  么辛苦了。

  “大队长说,不管有没有,都要挖。打井的这边现在还只挖了一个坑,鬼知道里面有什么?”

  “这挖空了,里头会不会是墓穴,有很多宝藏什么的?”

  “你想多了。”

  这一天大家都有些兴奋。

  几乎是一路聊回家的。

  秦振斌亦如此。

  “瑜丫,大家觉得挖空的地方,不一定是水,可能是墓穴啥的。我们这,以前也没听过有什么大人物葬这里。可这事也说不准,

  我们这山脉相连,风水很好。说不准是有。”秦振斌抽了一口旱烟,眯着眼睛,很矛盾的喃喃自语。

  “秦叔,我娘怀着孩子,你这抽烟,会影响孩子发育。”秦瑜一见烟,心头就不顺畅,立马警示道。

  “啊!这么严重?”秦振斌被吓着,将烟头扔地上,用草鞋用力摩.擦,烟上火苗摁灭得干干净净。

  “以后不要抽烟了。吸烟有害健康!不仅会危害你自己健康,可能会得膀胱癌,食管癌,肺癌等大病,二手烟会引起的胎儿早产

  还会损坏孩子对腔、气管、肺部等身体各部位。”秦瑜言辞严厉的劝告道。

  “不抽了,以后都不抽了。”秦振斌立马表态。

  “你秦叔以前不抽烟的,这段也不知他从哪搞来了一些烟,才搞了土烟卷,抽了起来。”沈红梅见秦振斌被秦瑜教训得好似做错

  题目学生一样,走出来打圆场。

  秦瑜脸蛋紧绷,一点都不退让道,“以前不抽烟,现在为什么抽烟?我又没说错。直树才一个多月,你肚子的才四五个月,孩子

  都很娇贵,都得注意点。”

  “你这孩子,得理不饶人了。学了点医术,教训起人来一板一眼。”沈红梅笑着道。

  抽烟这事不是什么大事,公社很多男人都抽烟,他们生的孩子,都非常健康,活蹦乱跳的。

  秦瑜让秦振斌不抽烟,这是好事。

  但也没她说的这般严重。

  顾瑾坐在凳子上,抱着直树,摇啊摇,秦瑜为什么这么生气,他门清着。

  他家小媳妇这是典型的敲山震虎,指桑骂槐。

  晚上他们都在沈红梅这吃,顾瑾这顿饭没吃好,以为秦瑜说了秦振斌后,会教训他。

  让他意外的是,秦瑜并没有。

  反而和他、还有秦振斌说起今天挖水井的事。

  “秦叔,今天挖的坑,深不见底,初步估计,起码有八.九米深,明天先放蜡烛进去,蜡烛燃着,人再下去。若灭了,就暂时不

  能下去。”秦瑜一边吃饭一边道。

  “若是不能下去,那你们的发现,就浪费了。”秦振斌皱眉道。

  他听以前盗墓的人听说过,进墓穴,灯燃能进,灯灭玩玩不可进,“瑜丫,难道这真是墓穴?”

  “你都说了,我们这以前没王孙贵胄,怎么可能有这么深墓穴?蜡烛燃,说明里头有氧气,人进去有空气可以吸。蜡烛灭,那就

  是里头没氧气,人进去会缺氧。”秦瑜笑着解释。

  “原来是这样。”秦振斌若有所思。

  饭吃完,秦瑜和顾瑾带着直树回家。

  忙了一天,秦瑜浑身都是汗,回家立马热水洗澡。

  顾瑾将直树放在床上,随手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看一下,便往厨房那边看秦瑜有没有出来。

  没过多久,又看了一下。

  再看一下,秦瑜蓦地从门口闪进来,额前头发湿漉漉搭在她精致脸蛋上,长长睫毛上也有水珠,唇色红晰,刚出浴的女人总让

  人遐想万分,格外诱.人。

  顾瑾心头微动,眸光滚烫。

  却不想没等到秦瑜的回应,反而被秦瑜的一记冷眼杀得心头咯噔一下。

  在沈红梅那,她啥都没说,她这是酝酿了很久,想在家里收拾他。

  之前各种涟漪想法哪里还有,顾瑾装作啥都不知道,转头看躺床上的小娃子,道,“媳妇,这娃子真安静。不哭不闹,他这是太

  省心,还是天生傻憨憨?”

  秦瑜没应声。

  “梁军家小虎子,月子里好像挺乖的,这一出月子,就开始闹腾了。梁军媳妇每天都背在背上,可那娃子还是哭不停。咱们家这

  娃子就不一样,在哪都不哭。多好,多省心。”

  “拿来!”秦瑜伸手,眼神清冷看着他。

  平常没见他这么多话,今儿个说这么多,不就是心虚?

  “啥?”顾瑾装作不懂。

  “还装。”秦瑜走到他身边,手伸进他裤兜。

  顾瑾闪躲,嘻嘻哈哈道,“媳妇,找什么?你搞我老痒。要,也得等我洗完澡。”

  秦瑜眸色依然清冷,将从他兜里掏出来的烟盒扬在手里,冷冽问道,“哪里来的?”

  “去许柱子那,他那进了一些烟。我顺便拿了一包,想着大家干活时候每人给一根,大家干劲足点。”

  “我没想抽烟。那会见大家都吸,我就顺便点了一根。”顾瑾立马解释。

  “呵呵,顺便?我看你抽烟姿势挺老道的,说吧,什么时候染的烟瘾?”秦瑜无情戳穿他。

  “那会,就抽着玩玩。”

  “还不说实话?”抽着玩玩,能抽出那般登峰造极的夹烟姿势?

  “没说慌。真只是抽着玩玩,没上瘾。李卫民和梁军他们不爱抽烟,我一个人抽着没意思,有段缺钱花,就没抽了。没戒烟,自

  然而然没抽的。我很能控制自己的。”

  “你能控制自己?你能控制自己,就不会点燃那根烟!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还处于恢复期,要注意饮食,注意睡眠,方方面面都要

  注意,我每天都担心你身体休养不好,你倒好,拿起烟就抽!若因为抽烟引起什么身体不适,你让我怎么办?”

  秦瑜冲着顾瑾一顿臭骂。

  话骂完,她自己也哭了。

  好不容易才将他的命救回来,他却如此不爱惜自己。.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