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629章 三个月,双胎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3-18 06:12: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潘小美迅速反应过来,离开岑伦。

  而后像刚才她推了岑伦,岑伦嫌弃她拍袖子一样,将自己面前用力拍了拍。

  嫌弃。

  同样嫌弃。

  “……”岑伦脑袋嗡嗡嗡,震惊看着潘小美,羞辱感传遍全身,“潘小美,你什么意思?你扑我身上,你还嫌弃我!”

  “不可以吗?”潘小美昂头,眸光倨傲反问。

  “不可以!”岑伦坚决回答。

  “呵呵。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也知道我这动作伤人自尊,早前你那样对我,我就没自尊?”

  “……我那是习惯性动作。”

  潘小美眸子冷眯盯着岑伦,气势冷漠,只是冷漠没过三秒,她再次扑进岑伦怀里,道,“给你一个挽回自尊的机会!”

  “……”

  潘小美用力踩了一下岑伦鞋,蛮横道,“抱我!不会抱了?”

  岑伦脚传来阵痛,手比脑袋更懂识时务,抱上潘小美。

  “岑伦,你喜欢就是喜欢我!喜欢抱着我就直说,非要我陪你玩这种蜿蜒曲折的感情游戏。讨厌!”潘小美害羞从岑伦怀里钻出

  来。

  “……”岑伦脸上一个大写的冤字,大写的莫名其妙。

  一边的秦瑜和顾瑾,被他们两个这操作看得面面相觑。

  “你们几个孩子呆外面做什么?你秦叔说你们都在,晚上就在我家吃饭吧。”沈红梅抱着顾直树从院子走出来,热情的招待道。

  “好。我同意。”秦瑜举手。

  她现在都还有点虚,回家做饭太困难,顾瑾黑暗料理,她也不想吃。

  “我随你。”顾瑾回答。

  “那太不好意思了。我把我们卫生所的腊肉拿过来。”潘小美特别开心。

  “在婶家吃饭,还用你们自己带菜吗?不用。”沈红梅笑着道,只是话还没落音,潘小美已经跑没影了,“哎,跑这么快做什么?

  ”

  “娘,没事。小美是在害羞。”

  “在我们这吃个饭还害羞?小美同志太可爱了。”

  秦瑜抿唇笑,没解释,只是转头看岑伦的时候,岑伦一脸坦然,没任何异常,至于他心头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秦瑜儿,你这样看我做什么?”岑伦很快发现秦瑜在看他,“你这小身子板,说虚就虚。还是让岑伦哥哥给你检查检查。”

  “好。那你给我检查一下。”秦瑜没拒绝,也没停止打趣他,“毕竟,人心虚的时候,是需要找点事来缓解一下。”

  “秦瑜儿,你非要你岑伦哥哥下不了台阶是不是?”岑伦手搭在秦瑜手腕上,瞪着眼睛看她。

  秦瑜继续笑,道,“你会把脉吗?”

  岑伦学的体系是西医,和中医接触不多。

  只是渐渐的,秦瑜有些笑不出来,不管岑伦懂还是不懂,他此刻冷凝的神情,让秦瑜心瞬间提了上来。

  岑伦抬眸看了看秦瑜,又看了看顾瑾,平素看起来笑语盈盈的脸上半点笑意都没有,素来都不蹙的眉头蹙了起来,严肃、沉凝

  “怎么回事?”他这模样,不仅将秦瑜吓住,也将顾瑾吓住。

  岑伦眸色依然冷凝,抬头和顾瑾道,“你赶紧骑车去将季老先生请过来!”

  顾瑾脸色一变,心头咯噔一声,秦瑜这是病得岑伦都没把握诊断出来?

  哪里还敢停留片刻?骑着自己单车,一阵风一样出去了。

  “气氛搞得这么紧张?你这模样把顾瑾吓死了。你再这样,等会我娘看到,我娘也会吓着。”秦瑜皱眉看着岑伦,道,“我自己看

  看。我平时身体挺好,不会有任何吓人情况出现。”

  “你这么虚,还能给自己把脉?”

  “怎么不能?”

  “医者不能自医。”

  “那是西医,我们中医完全可以。”

  “行,你自己来吧。”岑伦索性站起来,看着秦瑜。

  很多医生不敢给自己号脉,秦瑜并无此担忧。

  她上辈子心支离破碎,可身体并没什么大碍。年纪大的时候,有些肩周和脊椎疾病,但都不致命,多注意和多保养,身体就会

  很快好转。

  右手搭左手上,脉搏没平时那般充盈有力,但绝对是健康的。只是,突然间,她感觉抚.摸的手指上有东西划过,往来流利,

  如盘走珠……

  秦瑜惊了惊。

  脑袋有些空白。

  惊喜,震惊,可更多的是不确定。

  没一会儿,这种感觉好似又没了。

  秦瑜紧张得心如在打鼓,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算了,不要把了。说了,你把不出来了的。等你师傅来吧。”岑伦将秦瑜手拿走,道,“医不自治。你还不信。”

  秦瑜泪水盈眶看着岑伦,她紧张,是真紧张。

  害怕,也是真害怕。

  季老先生很快来了。

  “这是咋了?我看看,我看看。”季老先生一进院子,便看到秦瑜一脸懵然坐在一边,“被吓着了吗?”

  沈红梅一听,抱着直树,问道,“瑜丫,是不是古知青刚和你说了什么?把你吓着了?”

  秦瑜更是七上八下,特别艰难道,“古翠兰讲了一个特别可怕的笑话。”

  她说她这辈子孤苦伶仃,说她无儿无女无父无母无丈夫。

  “来,我来看看。真被吓着,给你多配两副安神汤。”季老先生端正坐在秦瑜对面,态度严肃的开始号脉。

  谁知,他这把脉的脸越来越严肃,一遍又一遍。

  老眉头皱得紧紧的。

  站一边的顾瑾再次被吓着,“老先生,你倒是说句话。”

  季老先生没理他,继续把脉,眉头依然没舒展。

  许久,许久,他放开秦瑜手,嘴角笑容扬起,掩都掩不住。

  “老先生,这是?”顾瑾没得到准确答案,继续问。

  季老先生自然感受到顾瑾的紧张和忐忑,转头看着他,含颌点头,道,“秦瑜男人,表现不错。”

  “看您这夸的。她是我媳妇,我不担心她,我担心谁?”在长辈面前,顾瑾从来不倨傲,态度非常恭敬。

  季老先生笑意掩不住,没卖关子,直接道,“你媳妇怀上了。”

  “……”顾瑾惊讶不已。

  “三个月了。”

  “……”顾瑾深邃眼眸中,惊喜和震惊交换,眸底跳跃这无法掩饰的喜悦。

  “双胎。”

  “……”最后两个字落下,这次激动的不只是顾瑾一个人,整个院子的人,都高兴得差点飞起。.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