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736章 他需要一点时间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4-26 14:09: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春末初夏,梅雨纷纷,外头淅淅沥沥小雨连续下了三天,努力洗涤一切腥风血雨。

  钱建阳手术后三天才起来,一直用药水掉着的他,以看得见的速度瘦小下去,原本清瘦的脸更小,头发长长不少,脸色苍白,

  让人格外心疼。

  秦瑜大部分时间都在陪顾瑾,潘小美一直陪着钱建阳。

  “秦瑜姐姐,建阳起来了,可一直不说话,也不看我们,只呆呆看着天花板。”潘小美鼻尖发酸道,“刚主治医生过来,和他说话

  他也这样,好似什么话都听不到一样。”

  秦瑜看着床上钱建阳,心头和潘小美一样酸。

  这孩子长期受病痛折磨,早其他孩子体会人世间残酷,心智比其他孩子成熟,自己被绑架,钱大明拼死相救,所有一切在他眼

  前发生,对他视觉和心理都造成巨大冲击,现在这般,肯定是他已知道所有事情却不愿相信,只想将自己包裹在自己世界里。

  他这情况放几十年后,是需要第一时间安排心理医生的,只是这个年底,温饱都难解决,医生这职业压根没划分得这么细。

  “让他缓缓。他需要一点时间。”秦瑜回答。

  潘小美点头,“秦瑜姐姐,看建阳这样,我觉得……好难受。”

  “小美,你是你们领导最得意的守卫者,不能这么玻璃心。你要鼓励建阳,引导他。”秦瑜和潘小美认真道。

  潘小美点头。

  是啊,她心本应是最坚硬的,现在怎么变得格外优柔,动不动就觉得难受。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小美,不用担心。”秦瑜肯定道。

  “顾瑾呢?他醒没?”潘小美问道。

  “没有。和建阳一样,处于心理封闭起,不愿起来。”秦瑜回答。

  顾瑾和钱建阳睡的时间一样久。

  病症都一样,创伤应激综合症。

  潘小美微叹一口气,“秦瑜姐姐,一切都会好的。”

  她只能用刚才秦瑜安慰她的话,重新安慰秦瑜一遍。

  “嗯。肯定能好的。”秦瑜点头。

  一定会好的。

  好不容易将顾瑾从肝功能严重问题上拉回来,他不应该这样,他应该要陪她更久。

  他说过,要陪她走一辈子。

  他说话那么算数,绝对不会食言。

  她坚信他一定会好。

  “秦瑜姐姐,我已经和领导说了我们这的情况,领导说,他立马派人下来。他一定会好好保护大家的。”

  “谢谢小美。”秦瑜微微放心了一点,“这边麻烦你,我再去顾瑾。”

  早前他们带钱建阳来省城时候,钱大明说派人跟着他们的时候,她觉得有些小题大做,现在她再也不这么认为了,她觉得他们

  依然需要很多很多保护。

  恶魔太危险,比她想像中更恐怖。

  上辈子她一直生活在灵溪公社,不曾见过一丝一毫危险,而今她才明白,是顾瑾将所有的风风雨雨都挡在了灵溪公社外。

  这辈子和他一起经历这么多,她才知道这一切多可怕,血雨腥风,尸骨累累。

  “顾瑾,你睡了三天四夜了,可以醒来了。你再不醒来,孩子们都变懒了,都不爱在我肚子里蹦跶了。我摸他们,他们一点感觉

  都没有。他们希望你起来陪他玩。”

  秦瑜站病床边,将顾瑾手放置自己肚皮上,肚里孩子好似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一脚一拳,“顾瑾感觉到孩子们在和你玩了吗?他

  们真的很喜欢你。你这爸爸这么受欢迎,赶紧起来履行父亲指责啊。”

  顾瑾无动于衷。

  “算了,你不想起来就算了。没关系,我和孩子可以等你。”

  “对了。建阳起来了,不是很好。我觉得你睡很久了,其实可以起来了。”

  “顾瑾啊,希望你好好的。你以前已经好了,难道不是吗?那些都过去了。”

  秦瑜每天都在顾瑾身边和他说很多很多话,然顾瑾依然没起来。

  ***

  京都。

  冷老司令看到的潘小美电报后,立马联系省会的特警部门,专调人手去护卫顾瑾、秦瑜他们人生安全。

  他这一安排,立马被顾瑾爷爷顾烈知道。

  老头子一听孙子病情再犯,一直不信,急得在家不断踱步。

  “老头子,别走过来走过去了。咱孙子肯定能好。以前不就好了,况且,现在咱们儿媳妇也在他身边。他最听她话,最喜欢她,

  肯定会醒来的。”胡菊道,说完她还肯定加一句,“对,肯定会好的。”

  “哪有那么容易好?以前我老战友,也是这情况,一辈子没和自己和解。死的时候,依然在愧疚。”顾烈气呼呼答。

  “老头子你会不会说话?咱们瑾儿是你老战友吗?咱们瑾儿还这么年轻,前段还生病,手术做完这才多久,人生才开始?你怎么

  知道他不能和自己和解?你怎么这样说话?你是想他一直这样吗?”

  “他为什么要愧疚?他只是在执行命令。老冷都说了,是因为当时情况太糟糕,公安那边的人,完全没把我毙杀对方,才让瑾儿

  临危受命。他没错,他一点错都没有,为什么要愧疚。”

  胡菊一边说一边飙泪,“臭老头子,本来我好好的,你非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是想气死我吗?”

  顾烈见老伴哭,立马乱了手脚,道,“我只是说其他人情况。没说咱们孙子。咱们孙子吉人自有天相,不会的,不会的。不要哭

  了,哭得人更慌了。”

  “你也知道慌!想当年,早知道,我死活都不会答应你将他带进部队。咱不盼孩子有多大出息,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好。”

  “哎呀呀,你怎么又提这事?这事都过去老久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翻着没意思嘛。”

  “有意思有意思!很有意思!”

  “你这就是典型的胡搅蛮缠!”顾烈吵得头疼,索性摊开道,“反正现在事就是这么个事,瑾儿是大人,他要自己克服自己人生难

  关,我们老两口,吵过来吵过去,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是啊,是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可不吵就能解决问题了?”

  顾烈被怼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你这做了几十年主编的人,真是骂人都充满知识水平。我认输,我认输行了吧?”

  胡菊脸色好看一点,道,“知道错就好了。知道错了,那你赶紧想补救方法。”

  顾烈再次为难,他能想出什么补救办法,思量好一会儿,“要不,胡大主编同志,我们去南方看看孙子,孙媳妇,孙子还真厉害

  一下子就来个双胞胎。”

  “生物没学过吗?怀双胞胎和父亲有什么关系,那都是孙媳妇厉害,有双卵,才有双胞胎。”胡菊无情回怼顾烈。

  再次被教训的顾烈老先生,蹬鼻子吹眼的看着自己老媳妇,“……”

  “不对,你刚说什么?去南方看孙子?”胡菊反应过来。

  顾烈冷哼一声,傲娇转头,不想理她。

  胡菊瞬间兴奋,兴奋道,“好,好,去南方看孙子。我去收拾衣服,咱们马上走。”

  “哼!没一点端庄稳重样。”老头表示鄙视。

  “自己孙子孙媳面前,我要什么端庄稳重?”胡菊反问。

  “太不想理你了。”老头站起来,冷巴巴起身,双手置于背后,说完便往外走。

  “不理我就不理我,你干嘛出去?哎,你去哪?”

  顾烈转身瞪眼,道,“我能去干嘛?我不买火车票,我们走路去?”

  “哈哈哈哈。”胡菊终于笑起来,道,“老头,今天的你最可爱。比我重孙还更可爱。”.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