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瑜顾瑾 第738章 姐姐,我只有一个人了

小说:秦瑜顾瑾 作者:山有木兮 更新时间:2021-04-27 15:49: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建阳,来喝个粥,好不好?”秦瑜端着玉米白米粥坐钱建阳面前,清香味道弥漫病房中,淡淡的,诱人的。

  “听说,这个粥是你爸爸最擅长熬的,也是你最喜欢吃的,对不对?”秦瑜用勺子舀起一勺,轻轻吹了吹,笑盈盈道。

  她和潘小美用过很多办法,拿玩具逗钱建阳,没用,拿动画书给钱建阳,没用,给他唱歌,和他说开心的事,各种,都没用。

  最后,秦瑜只能来点猛点。

  钱建阳起来后,他们害怕他受刺激,一直没和他说过钱大明,今天只能用钱大明来试试他反应。

  “对啊,这粥真的很好喝。秦瑜姐姐煮饭炒菜是一流的,熬粥技术也一样。我喝了一碗,都没饱。这味道太好吃了。”潘小美附

  和道。

  “小美,这么好喝的,和钱局长熬得一样好喝的粥,建阳他不喝就算了。我们两个喝。”

  “那我还要再喝一碗。秦瑜姐姐,你不要全喝完。不要啊,你只能吃这一勺了,再吃下去,我不敢了。哎呀,怎么只剩这么一点

  点了?隔壁病房闻到我们这边粥香味,馋的不行,说想从我们这搞点过去喝。秦瑜姐姐,给还是不给?”

  “这个,我要想想。这粥熬了之后,我不想熬第二遍了,若送人,那建阳不是没得喝了?”

  “可人家建阳也不喝啊。”

  “若真是这样,那送人吧。”

  秦瑜和潘小美两人一人一句一边唱双簧,一边看钱建阳。

  说到最后一局,“那送人吧”的时候,一直看着天花板的钱建阳微微转头,目光呆呆看着秦瑜。

  “建阳,我们说笑的。粥肯定是你的。”秦瑜有些激动,目光怜爱看着钱建阳,将粥送他眼前,“你看,给你的粥,姐姐一点都没

  吃。你一直不吃东西,姐姐们担心你,所以故意这么说。”

  钱建阳眸光落粥上,白黄相间的玉米白粥上面,撒着点点葱花,散发这玉米和葱花的清香,看起来让人很有食欲。

  “现在吃一点,好不好?”秦瑜见钱建阳目光终于有了聚焦,立马抬头示意潘小美。

  潘小美秒懂,立刻走到床尾,将床头摇上来,钱建阳没抗拒。

  秦瑜将粥送钱建阳嘴边,钱建阳轻轻抿了一口,动作小心翼翼,而后咽下。

  秦瑜笑容有些挂不住,钱建阳明明已经开始吃东西,她心却依然格外难受,可不能表现出来,脸上笑容满满的问,“是不是很好

  吃?”

  钱建阳没应话,只是一口一口喝粥。

  没一会儿,他便停了下来。

  “不吃了吗?才吃了十口粥。”秦瑜温柔问道。

  钱建阳微微低头,双手紧紧抓一起,声音轻轻问,“秦瑜姐姐,我以后都没爸爸了,是不是?”

  秦瑜眼眶倏地红了。

  潘小美则眼泪直接决堤。

  她就知道,钱建阳肯定什么都知道。

  “建阳,你爸爸是英雄,他要去其他地方完成任务,保护国家,保护人民。他希望你好好的,你如果想哭,就大声哭出来。”秦

  瑜和钱建阳道。

  “可是,他再也不回来了。姐姐,我只有一个人了。”我只剩一个人了。

  轻轻的话语,却让人疼得无法呼吸。

  无助、绝望,满是孤寂。

  他还只是一个孩子,母亲早早去世,没爷爷奶奶,没叔叔伯伯,唯一父亲也去世,这些对钱建阳来说,何其残酷,何其凄凉。

  秦瑜甚至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他,只能做床边,抱着他脑袋,轻轻道,“建阳,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还有小美姐姐,还有顾

  瑾哥哥,还有很多很多亲人。”

  眼眸中一直波澜无波的钱建阳因为秦瑜这拥抱,所有伪装的坚强和封闭全然决堤,抱着秦瑜痛哭起来,“可是,姐姐,爸爸是因

  救我死的。我害死了爸爸。是我害死了他。”

  “建阳,这不是你的错。和你没关系。该死的人是那些坏蛋。他们该死。”

  “姐姐,我真的很想很想爸爸。姐姐,我想要爸爸。”

  秦瑜泪水决堤,除了轻轻拍他安慰他,她没有其他更多能让他不悲伤的办法。

  也好,这样狠狠哭一顿后,将悲伤释放出来总比他一直憋心里强。

  钱建阳狠狠哭一顿后,沉沉睡去。

  秦瑜内心依然沉重,却轻松不少。

  “秦瑜姐姐,建阳我看着,你去看看顾瑾。”

  “好。”秦瑜起身。

  钱建阳已从他自我封闭的空间缓过来,顾瑾也要起来才好。

  “可以自己走回病房吗?”潘小美见秦瑜起身后微微趔趄一下,皱眉问道。

  “刚没站稳。回病房肯定没问题,顾瑾病房离这又不远。”秦瑜笑着回答,缓缓走病房。

  去顾瑾病房的路确实不远,可她走着走着却越来越吃力,很累很累,头好像有些晕,眼前分明很平坦的走廊晃晃悠悠,不对劲

  秦瑜赶紧找墙扶,让自己站稳。

  可不管怎么走,都走不到墙壁边,脚和踩棉花一样,轻一脚重一脚,眼前又花又朦胧,身体也不稳了。

  千万不要摔跤,千万不要摔跤。

  秦瑜不断默念,她肚里有两个孩子,摔跤意味着什么,她太明白了。

  在她感觉自己完全支撑不住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一记模糊又熟悉身影。

  这熟悉的感觉让她熟悉,秦瑜放心的,沉沉倒了下去。

  秦瑜做了一个梦,梦很恐怖。

  梦见自己孩子出生了,她一手抱一个赶路,一直往前走,太累了,她决定坐下来休息,将其中一个孩子放一边地上,然后打开

  身上水壶喝水,水喝完,她感觉自己轻松很多,没那么累,准备再次出发的时候,她霍地发现自己放身边的孩子不见了。

  她前后左右不断寻找,却怎么都见不着孩子。

  她的孩子呢?

  刚刚孩子明明在她身边的!孩子哪去了?

  她怎么能把自己孩子弄丢,这是她和顾瑾的孩子啊。

  秦瑜跑去追,可怎么都迈不开脚步。

  要命啊!救命啊!来人,帮我,孩子,我的孩子,被人抱走了!.onclick="hui"